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二百二十六章 姐弟(二)
    顾谨言略一犹豫,低声道:“姐姐,我想随慧平大师学医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有些意外:“你怎么会忽然想学医?”

    在顾莞宁面前,顾谨言也没了遮掩的必要,坦然说道:“这些日子,我仔细想过了。以后我没机会再考科举。说不定,要在普济寺里住一辈子。只要我一天还姓顾,就不能落发为僧。这么一来,总得有个合适的借口继续住下。”

    “慧平大师医术超卓,闻名京城。我若是正式拜他为师学医,一来能掩人耳目,长期住在普济寺也不突兀,不会惹人疑心。二来也能学一些真正的谋生本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抬起漂亮精致的小脸,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姐姐,这样可以吗?”

    顾莞宁心里一软:“当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一个七岁的孩童,能想得如此周全长远,实属难得。

    顾谨言见顾莞宁答应得干脆利落,不由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以后没机会再考科举,也不能再以顾家嫡孙的身份出现在人前。若是能学一手好医术,将来能走出京城做一个游方郎中就再好不过了。或是干脆一直留在普济寺里,像慧平大师那样,钻研佛法,行医救人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有事可做总是好的。

    他不想一辈子做一个废人。

    不过,想学医的事,必须得顾莞宁点头才行。慧平大师肯收他做俗家弟子,完全是看在顾家的颜面。想求慧平大师将医术倾囊相授,自然也不是易事。

    顾莞宁肯出面说情,慧平才有应允的可能。

    顾莞宁温和地说道:“待会儿我见了慧平大师,自会和他说起你学医的事。你就不必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姐姐。”顾谨言由衷地感激道。

    顾莞宁的目光柔和了一些:“阿言,我是你的亲姐姐,为你做这些都是应该的。你不必一直谢我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轻叹一声:“我也曾不止一次地想过。如果没发生这些事该有多好。我们姐弟两个相亲相爱,陪伴在祖母身边,日后相互扶持,一起将顾家传承下去发扬光大,也能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事与愿违,事情偏偏到了今天这个地步。既已如此,你也只能挺直了腰杆往前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在你是个聪明又听话的孩子。你知道什么该做,什么不该做。你也懂得感恩感激,不像母亲那般贪得无厌令人憎恶。只要你安分守己,我一定保你一生平安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凝视着顾谨言,目光温柔,声音也格外的和缓。

    顾谨言眼中闪着水光,唇角却扬了起来,用力地点了点头:“姐姐,你放心,我什么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嗯了一声,伸手摸了摸顾谨言柔软的头发,缓缓说道:“沈家人已经到京城来过了。”

    顾谨言一怔,抬起头来:“他们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说道:“三叔暗中对沈家出了手,沈耀沈武都被革除官职,关进了天牢。沈老太爷沈老夫人心急之下,便求到了侯府。”

    顾谨言对从未谋面的沈家人没有半分好感,闻言皱了皱眉:“姐姐答应帮他们了?”

    顾莞宁扯了扯唇角:“沈老太爷答应我,以后再也不登顾家的门。又出了二十万两银子,将沈耀沈武还有沈青岚一并带回了西京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沈老太爷信守承诺,以后不再来京城,也不打着顾家姻亲的名义生事,顾家不会再动手对付沈家。如果沈老太爷言而无信出尔反尔,也就怪不得我赶尽杀绝心狠手辣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一句,透出森森寒意。

    顾谨言沉默片刻,才说道:“姐姐,只怕沈家人不会就此消停安分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没见过沈老太爷,却从亲娘沈氏的身上,看到了沈家人的贪婪无耻。再想到当日沈氏被逼着嫁到京城来,沈家人的性情如何,也可见一斑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一冷:“我身上到底有一半流着沈家的血,所以我给了沈家最后一个机会。如果他们不知悔改,以后落到什么样的境地,都是他们咎由自取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又道:“那二十万两银子,我已经交给信得过的属下,让他在京城外替你置买良田。”

    “按着此时的地价,全买最上好的水田,也能买上万亩。地契上是你的名字。日后,田地每年所产出的银子,会有人亲自送到你的手里。光是地租,也足够你吃喝花用了。”

    顾谨言震惊不已:“姐姐,这些银子你怎么都给了我!”

    以太夫人的性子,沈家的银子她是万万不会要的。这二十万两银子,应该都属于顾莞宁才对。

    顾莞宁却将这么一大笔银子,全部都给了他,还为他考虑地这般细心周全……

    顾谨言既是感动又是羞愧,立刻又说道:“姐姐,我在普济寺里,衣食住行样样都不缺,要银子有何用处。我什么都不要!这些田地都给你。”

    一个人说的是假话还是心里话,其实并不难分辨。

    顾谨言目光清澈,言语真挚,显然都是肺腑之言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中涌起温软的怜惜,还有丝丝的感动。

    人无完人,顾谨言确实胆小怯弱了一些。不过,一个七岁的孩子,又能对他有多高的要求?

    能看明白想透彻,已经很不容易。更难得的是,他半点都不贪婪。这么一大笔银子,也没能让他迷住心神。

    也不枉她为他细心思虑谋划了。

    “这银子既是给你了,你就安心拿着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笑着安抚道:“这是沈家的银子,给你也是顺理成章的事。至于我,日后祖母的私房体己大半都会留给我,总不会缺银子用的。”

    顾谨言还想说什么,顾莞宁又道:“阿言,你还小,不懂得银子的重要。等你将来大了,你就知道了。一个人拥有的多,才不会被富贵迷了眼,不会走上歪路。”

    “你虽不是顾家的人,却在顾家出生长大。你的性子脾气,也和沈家人全然不同。姐姐希望你能一直保持这份赤子之心,不要为金银俗物迷失了自己。”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