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二百三十三章 相认(四)
    顾莞宁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他曾经默默地跟在她身边二十多年。她做过的所有事,都落在他的眼中。顾家所有的隐秘,他都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想来,他对她和萧睿之间的恩怨也是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“阿宁,其实我对你早就心生怀疑了。”

    太孙徐徐说道:“不说别的,只说你和萧睿之间,就处处透着不寻常。前世这个时候,你们两个还是感情甚笃的表兄妹。这一世,你对萧睿却一直格外冷漠疏远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暗中试探你,所以那一日才会特意在杜鹃树下等你。后来,又去了顾家,打着探望太夫人的名义见你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你一直隐藏的极好,我一时也不敢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你今日来了普济寺,我便也跟着来了。又特意和你独处见面,就是为了试探你。”

    所以,那一声“阿宁”,是他故意为之。

    顾莞宁霍然抬眼,看向太孙。

    好一个狡猾的萧诩!

    前世她竟然一直以为他是世间难寻的谦谦君子!

    原来,她根本就不曾真正地了解过他。

    他似乎洞悉了她的心思,无声地扯了扯唇角,意味深长地说道:“阿宁,我们两个虽做了四年夫妻,却不曾真正交过心。我了解熟悉你的性子,你却不了解真正的我是什么模样。”

    被他这么一说,顾莞宁莫名地生出几分心虚,口中却不肯承认:“我嫁给你的原因确实不单纯,不过,成亲后,我一直努力做一个合格的太孙妃。这一点,你总不能否认。”

    是,她确实是一个合格的太孙妃,也是一个合格的好妻子。

    他病重每日要泡药浴,她总会亲自陪在一旁。虽然从不说什么温柔动听的话,可她的陪伴,对他来说已经是最大的安慰。

    病愈后,他们便圆房,做了真正的夫妻。

    她性子不够柔顺,也格外刚强。不过,对他这个丈夫一直很敬重。

    后来,他骤然离世。她一个纤弱女子,领着刚满周岁的孩子逃出京城,收拢忠于太子府的文官武将,历经磨难艰辛,杀回京城,收复江山,入主慈宁宫,打理朝政。将儿子抚养成人。

    别说是女子,男子能及得上她这份刚毅坚强的,世上也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她真的很好,什么都很好。

    她只是不爱他而已。

    太孙黯然轻叹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唇角的笑意里多了几分苦涩:“阿宁,你一直都是一个好妻子。可是,我想要的,不止是这些。”

    我想要的,是你全心全意的恋慕。

    我想要的,是心心相印两情相悦。

    我想要的,是白头偕老至死不渝。

    你那么聪明,怎么会不知道我的心意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她怎么会不懂他的心意?

    顾莞宁看着目光复杂难言的太孙,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半晌,顾莞宁才低声道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夫为妻纲,世间对女子诸多苛刻,男子地位生来就高女子一等。嫁为人妇之后,女子更要以夫为天,应该将一颗心都放在丈夫的身上。更何况,他是高高在上的太孙,身份尊贵。她身为太孙妃,理所当然地应该敬他爱她。

    可他们彼此都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前世夫妻一场,一直占尽上风的都是她。

    有句话说的没错,谁先动了心,谁就彻底地输了。情场如战场,太孙从一开始就已失了“先机”,自然也就“节节败退”了。

    “阿宁,你不用说对不起。感情的事,没有谁对不起谁。”

    太孙凝视着顾莞宁,眉宇间是一贯的从容温和:“而且,前世的事,都已经过去了。你我都不必再提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世,我们重新开始。”

    重新开始吗?

    顾莞宁一怔,被动地看入他的眼眸。

    那双眼眸闪着熠熠的自信光芒,耀眼夺目,宛如一块磁石,散发出强大的吸引力。牢牢地吸引住她的目光。

    此时的太孙既熟悉,又有些陌生。

    身为一个妻子,她其实一点都不合格。她竟不知道,雍容温和只是他的表象,真正的他坚定自信,拥有着令人无法抵挡的霸气和魅力。

    顾莞宁抿了抿嘴唇,似是故意要和他较劲一般:“如果我不想和你重新开始呢?”

    太孙挑了挑眉,从容一笑:“当日太夫人病重,我登门去探望。我说过的那些话,都是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阿宁,我不会强迫你嫁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除了我,你还能嫁给谁?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和强迫她嫁给他,有什么区别?!

    “当然有区别。”太孙像是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,立刻又道:“我没有请旨赐婚,就是想让你慢慢地想清楚。也让你重新认识我,等你心悦于我,才会登门提亲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反问:“万一一直没有那一天,你又待如何?”

    太孙认真地想了一会儿,然后颇为遗憾地说道:“那我只好先娶你过门,一心待你好,然后等着你喜欢上我的那一天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,还是非嫁他不可了!

    其实,自从知道他也重生的那一刻开始,顾莞宁就已经清楚地知道,她再也无法逃避。只是,看他那副信心满满的样子,她就忍不住想唱反调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,前世你就是在今年年底生了一场重病,之后一直卧榻不起,差点就一命呜呼。”顾莞宁挑了挑眉,声音故意显出了几分刻薄:“你不在府里好好待着,还敢往外乱跑,莫非是嫌自己命长了么?”

    太孙不说话,只一个劲儿地冲顾莞宁笑。

    顾莞宁瞪了他一眼:“你笑什么。”

    太孙眼里的笑意更深了:“我在笑你,明明是关心我,却非要这么说,口是心非的样子,真是可爱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是羞是恼,抑或是两者兼而有之。总之,顾莞宁脸颊悄然发烫,就连耳后和脖子也是一片滚烫:“谁关心你了,你别自作多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是我自作多情。”太孙一本正经地道歉,就像在哄一个任性又别扭的孩子:“都是我不好,你别生气。”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彩票投资技巧 七星乐彩票提现失败 2012年特码生肖歇后语 香港六合彩现场开奖 新宝娱乐城博彩打不开
下彩网骗人 网易足彩 十一选五怎么赚钱 澳洲幸运10投注 蓝网球比分在哪
全程打闲一年100万 哪里app能玩快乐十分 新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11选5缩水软件 盛源彩票手机版
神州彩票素材 海南4+1技巧 辽宁快乐12走势图表 11选5公式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