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二百三十四章 婆媳(一)
    顾莞宁生气不是,不气也不是,抿着唇角,眼中漾起些微懊恼。

    使性子闹别扭的她,没了往日的锐利冷静,倒是显得格外的可爱。

    太孙极少见到这样的她,心中不由得一阵荡漾,下意识地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顾莞宁立刻警觉地看了过来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太孙一脸正经道貌岸然:“我就是想靠你近一些,说话方便罢了。你以为我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当她是傻瓜吗?

    顾莞宁轻哼一声,迅疾后退两步,再次拉远距离。

    太孙:“……”

    瞧瞧这避他如虎狼的样子!

    追妻之路,果然漫长又艰辛啊!

    顾莞宁定定神说道:“前世你病重不起,是由徐沧治好的。如今你将徐沧早早地接到身边,也是好事。只要觉得身子不适,立刻就让徐沧为你诊治。免得延误了病症。”

    前世太孙病倒后,一直缠绵病榻。后来虽然治好了,到底伤了根本,要修身养性,情绪不宜过分激动,还要长期服用补药。

    说句不好听的,就算没有那场宫变,太孙的寿元也不会太长。

    这辈子想健康长久地活下去,这场重病,一定得早些治好才行。

    太孙目光微微一闪,意味深长地说道:“放心,我绝不会再像上辈子那样病倒不起,很快就会好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分明若有所指话中有话。

    莫非……太孙这场病是别有隐情?

    前世太孙生病的时候,她和太孙还素不相识,一颗心都放在齐王世子身上。也因此,对太孙的病情并未关注过。也不知他的病从何而起……

    顾莞宁心里一动,正要追问,就听门外响起了穆韬刻意扬高的声音:“属下见过太子妃娘娘!”

    太子妃来了?!

    顾莞宁下意识地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太孙将她的神情尽收眼底,不由得无奈地笑了一笑。

    婆媳之间,大概是这世间最微妙难言的关系。

    上辈子因为他的病症,太子妃整日忧虑难安。眼看着他一病不起,定北侯府嫡出的二小姐愿意嫁给他冲喜,太子妃心中自是高兴不已,对顾莞宁也充满了感激。

    顾莞宁嫁进太子府后,太子妃对她十分和善亲切。

    而顾莞宁,看着骄傲好强,实则最重情义。只要别人待她好,她不但会领受,也一定会以相同的善意回报。

    这对婆媳,虽然说不上亲如母女,也是婆善媳孝,堪称婆媳相处的典范。

    这一世,情形却正好相反。

    太子妃对顾莞宁百般挑剔,顾莞宁不愿再嫁进太子府,故意时时挑衅。两人争锋相对,一张口都是火药味。实在令人头痛!

    现在,他和顾莞宁独处还不到半个时辰,太子妃就急急地找了过来……

    看来,今天是没有机会再独处了。

    太孙暗暗叹口气,打起精神安抚顾莞宁:“阿宁,母妃脾气确实不太好。你看在她是长辈的份上,就多忍让担待一二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扯了扯唇角,冷不溜丢地扔来一句:“她现在又不是我婆婆,我为何要让忍让担待?”

    太孙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短短两句话的功夫,门外已经有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然后,太子妃的声音在门外响起:“阿诩,开门。”

    声音有些紧绷,透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不悦。

    顾莞宁微不可见地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太孙又开始隐隐觉得头痛,打起精神应了一声,然后上前开了门。

    一身华服神情端庄的太子妃傲然屹立在门外,目光在禅房里淡淡扫了一圈,然后才不疾不徐地迈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上前一步,弯腰行礼:“莞宁见过太子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扯了扯唇角,淡然说道:“顾二小姐不必多礼。”神色颇为冷淡,没什么笑意。

    顾莞宁谢了恩,然后站直了身子,眉目淡淡,同样没什么笑意。

    然后,无人再说话,屋子里陡然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太孙清了清嗓子,打破沉默:“母妃,你不是在听慧法大师讲解经书吗?怎么这么早就过来找我了?”

    慧法大师和慧平大师同是普济寺里的高僧,慧平大师擅长佛法和医术,这位慧法大师同样擅长佛理,又精于占卦。若论名气声望,更在慧平大师之上。

    太子妃嗔怪地瞄了太孙一眼:“你说这话是何意?莫非是怪我不该来找你?”

    太孙立刻笑道:“母妃实在是误会了。我是在想,母妃难得到普济寺来一回,听慧法大师讲完经,少不得要再求上一卦,肯定耗时颇多。没曾想到母妃这么快就过来了。莫非慧法大师今日不肯占卦?”

    “这倒不是。”太子妃这才舒展眉头,笑着说道:“我刚才替你求了一卦,慧法大师说卦象极佳,还说你否极泰来喜事连连。我听了心中高兴,这才特意来寻你。”

    否极泰来喜事连连?

    太孙下意识地看了顾莞宁一眼。

    太子妃来了之后,顾莞宁已经迅速地恢复了平日的冷静镇定。之前的羞恼可爱已经消失无踪了。

    太孙心里不由得暗暗遗憾,口中和太子妃闲话了几句。

    太子妃有意无意地将顾莞宁晾在一旁,顾莞宁也丝毫没有插嘴的意思,就这么气定神闲地站着。

    太孙忍不住看向顾莞宁:“顾二小姐怎么一直没说话?”

    当着太子妃的面,那一声亲昵的“阿宁”自是叫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神色淡淡地应道:“太子妃娘娘和太孙殿下说话,我怎么好随便插嘴,既不合礼数,也会扫了娘娘和殿下的兴致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柳眉一挑,似笑非笑地说道:“多日不见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顾二小姐倒是比以前懂事多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仿佛没听出太子妃语气中的那一丝讥讽,泰然应道:“多谢娘娘盛赞,莞宁愧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看顾莞宁那副目中无人的样子,太子妃就气不打一处来。可恼的是,太孙一门心思认定了要娶顾莞宁,太子对这门亲事也十分赞同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她这个堂堂太子妃,倒是常被噎了一肚子闷气却又无可奈何了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极速时时彩怎么玩稳赚 安徽十一选五前二组遗漏 浙江11选5彩票走势图 广东11选5开奖记录 云南十一选五遗漏导航爱彩乐
黑龙江11选5遗漏 北京赛车pk10软件破解版 新疆35选7开奖结果 真人二八杠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查询
江苏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北京赛车pk10开奖 彩票平台开户送钱 天津11选5实时图 北京赛车pk10免费试用
湖北十一选五走势图top10遗漏 足球竞猜 河南快赢481开奖视频 pk10杀号软件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