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二百三十七章 心思(一)
    定北侯府的马车,很快便驶出了普济寺。

    顾莞宁端坐在马车上,抿紧嘴唇,沉默不语,眉宇间藏满了心事。

    这副心事重重的样子,落在琳琅和玲珑的眼底。

    两个丫鬟对视一眼,心里俱都涌起了一丝奇异的感觉。

    小姐和太孙独处了这么久,到底说了什么?为什么小姐没有半点娇羞欢喜,反而是这副心情纷乱的模样?甚至没心思遮掩,就这么拧着眉头,一直默默地想着心事。

    玲珑想张嘴询问,琳琅却迅速地冲她摇摇头。

    这是暗示她别多嘴的意思。

    玲珑对琳琅素来信服,立刻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一个多时辰,就在静默无声中悄然度过。

    当马车停在定北侯府门前的时候,天色已近黄昏。

    琳琅终于轻声打破沉默:“小姐,已经到了,该下马车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似从一个悠远冗长的梦境中被骤然叫醒,目光有刹那的茫然,无意识地重复一句:“到哪里了。”

    琳琅柔声道:“已经到侯府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已经到家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长长的睫毛闪了一闪,轻轻嗯了一声,在琳琅和玲珑的搀扶下,平稳地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夕阳照出的余晖,洒落在定北侯府正门的匾额上。

    历经百年风雨的匾额,早已不复昔日的光鲜,有些斑驳陈旧。上面的定北侯府四个大字,也早已黯然褪色。

    这块匾额,是当年高祖皇帝赏给顾家的。从顾家先祖那一辈开始,一直传承至今日。

    顾家只要还有人在,这块匾额就会继续传承下去。顾家的家业,也会代代相传。再不会像前世那样凋零。

    而她顾莞宁,也会竭尽全力守护顾家,令顾家门庭更为显赫,无人可撼动。

    顾莞宁静静地站在门口,一直皱紧的眉头,终于平复舒展。

    太孙重生了,对她而言,其实也是一桩幸事。

    她不必再纠结于过去。

    既然逃不开纠缠的命运,那就挺直了腰杆面对眼前的一切吧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和堂里。

    太夫人半躺在床榻上,顾谨行坐在床榻边,为太夫人轻声念着经文。太夫人听的很专注,时不时地看神情专注的顾谨行一眼,心里有欣慰,也有淡淡的酸涩。

    往日,坐在她身边读经书的是顾谨言。

    现在,换成了顾谨行。

    好在顾谨行是个孝顺懂事的孩子,性子也沉稳。往日对他多有疏忽,如今时常召他来相伴,倒是渐渐察觉出他的好处来。

    顾谨行似是察觉到太夫人的心思浮动,却未询问什么,依旧认真地读着经文。

    还是个聪明又体贴的孩子。

    太夫人心中轻叹一声,脸上露出和蔼的笑容:“行哥儿,读了这么久,你喝杯清茶,歇上一会儿吧!”

    顾谨行也不逞强,笑着应了一声,放下经书,先为太夫人倒了一杯茶,伺候太夫人喝了半杯。然后才为自己倒上一杯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心性品行如何,从细微处就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太夫人的眼中闪过一丝满意和赞许。

    等顾谨行喝完茶,太夫人才笑着说道:“你白日里要读书习武学习兵法,散学之后还得来读经文给我听。真是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顾谨行笑着应道:“能陪在祖母身边,孙儿心里不知有多高兴,半点都不觉得辛苦。”

    话语真挚,发自肺腑,一听可知。

    太夫人心中动容,面上却未流露出来,反而打趣道:“你这般哄祖母高兴,是不是想探问祖母要为你娶哪一家的姑娘做媳妇?”

    顾谨行红了脸,却没否认。

    到了娶妻的年龄,嘴上纵然不说,心里哪有不惦记的。

    这可是关乎一辈子的大事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谁,总之,香姐儿是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屋子里只有祖孙两个在,太夫人说话也不遮掩,直截了当地说道:“吴家是你的外家,你以后不妨多多提携。只是,再提携也得有个限度,你的终身大事,万万不能随意轻忽。”

    顾谨行顾不上害臊了,正色应道:“祖母说的是。孙儿一定会和吴表妹保持距离。”

    下一句话,到底没好意思问出口。

    祖母不中意吴莲香,莫非是想将娘家的侄孙女姚若竹许配给他?

    太夫人何等精明世故,明明看出了顾谨行的心思,却也不多解释,只笑着说道:“这件事你就别多问了。我已经让人去探了女方的口风,只要对方点头,过了年,我的身体也该大好了,就开始为你操持亲事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已经这么说了,顾谨行也不好再多问。心里依旧忍不住思忖着,到底会不会是姚若竹?

    姚若竹的父亲是泉州知府,官职不高不低。姚家人丁不旺,到了这一辈,只有姚若竹一根独苗。姚若竹的父亲身边只有一个侍妾,也没有再续娶的意思。日后,姚家的家业,大半是要留着给姚若竹做陪嫁了。

    姚若竹温柔清丽,又是太夫人的侄孙女,感情亲厚自不用说。

    他和姚若竹也算一起长大,彼此熟悉,在一起也能说得上话。

    如果娶她做妻子,倒也合适……

    顾谨行正在胡思乱想,就听丫鬟进来禀报:“二小姐从普济寺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谨行立刻回过神来,起身到门口相迎。

    顾莞宁眉间沉重的心思,已经悄然散去,此时俏脸一片平静从容,谁也看不出她之前经历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二妹,你总算回来了。”顾谨行含笑道:“祖母今天不知念叨你多少回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抿唇一笑:“有大哥陪着祖母,我放心的很,便在普济寺多待了片刻。”

    顾谨言就在普济寺,顾莞宁去普济寺,自然去探望顾谨言。

    顾谨行很自然地询问了几句:“四弟现在身子如何了?”

    顾莞宁随口道:“病症还没好,精神还算不错。”便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顾谨行也不再多问。

    待顾莞宁给太夫人请了安之后,顾谨行便起身告辞:“有二妹陪着祖母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顾莞宁一定有什么话,要独自和祖母说。他在这儿,多有不便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广西十一选五彩票 北京快乐8和开奖规律 体彩快乐扑克3玩法 快乐扑克三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
网上投注 北京快乐8稳赚技巧 上海时时乐历史开奖记录 北京赛车pk10保本 幸运农场历史开奖表
凤凰彩票平台好不好 八马彩票官网登录 大乐购娱乐 体育彩票江苏11选5 北京赛车害死多少人了
江苏十一选五怎样选号 江西多乐彩术语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 福彩双色球走势图 山东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