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二百五十四章 探病(三)
    太孙深深地看了顾莞宁一眼,轻描淡写地应道:“就像你现在想到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神色一变,心中掀起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太孙的“病症”果然不简单!

    到底是谁在暗中动手害他?

    齐王父子?

    应该不是。

    此时太子还安然无恙地活着,他们父子就是出手,第一个对准的也应该是太子。更何况,若是他们父子这么轻易就能将手伸到太子府来,太子府上下早就有人遭殃中招了。

    能在太孙身上做手脚的,一定就是太子府里的人,也一定是太孙极亲近信任的人……

    “是于侧妃母子吗?”

    顾莞宁声音压得低低的,似呢喃轻语,不竖长了耳朵,根本听不清楚:“是不是他们母子暗中做的手脚?”

    一定是!

    这样想来,前世安平郡王忽然“病逝”,紧接着就是于侧妃“伤心过度”也跟着离世,也绝不像表面这般简单。

    太孙目光一闪,低声应道:“前世我就疑心是他们母子动的手,只是一直苦无证据,无法揭穿他们母子的真面目。”

    “我病重不起,父王一开始十分焦虑着急,为我四处寻访名医。后来,大约是觉得我无药可救了,便有意栽培二弟。”

    这也不难理解。

    太子一共两个儿子,长子最受元祐帝偏爱,太子对长子自然也器重有加。幼子身体康健活泼讨喜,其实更得太子欢心。

    眼看着太孙病中不治,太子便也动起了扶持小儿子的心思。

    安平郡王资质虽不及太孙,也是极聪慧出众的少年。而且,安平郡王自小无无病无痛,身体比太孙结实多了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一切落在太孙的眼中,又会是什么样的滋味?

    “其实,我心里一直清楚,父王心中更疼二弟。我这个长子,若不是得了皇祖父的欢心,父王也不会这般看重我。”

    看重和疼爱,当然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太孙神色淡淡,语气也格外淡然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中却一阵恻然,这种被忽视被冷落的滋味,没人比她更清楚。太孙口中说的淡然,心里又怎么会不介怀?

    一个冲动之下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她又走近几步,微微俯下身子,握了握太孙的手:“殿下不必难过。你父王待你平平,你母妃却是全心疼你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纤细修长白皙柔滑的手指,轻轻地碰触到他的手,然后很快又要缩回去。

    太孙不假思索地反手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双手交握,他的手宽厚温暖,紧紧地覆住她的手背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里陡然漏跳了一拍,用力地抽回手。

    这一年来,她一直练武不缀,力气远胜过普通女子。太孙又在病中,身体虚弱,没多少力气。

    她猛地一用力,太孙力气竟然不及,却又不肯撒手,身体便顺势地跟着前倾,“不巧”地倒入她的怀里。

    太孙对这个巧合显然颇为喜欢,赖在她的身上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鼻息间萦绕着少女的幽幽体香,令人心醉神迷。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的俏脸陡然红了,既羞又恼,咬牙切齿地低声道:“萧诩!你再这样,我真的走了。”

    色厉内荏的纸老虎一个!

    太孙忍住笑,慢慢地坐直了身子,然后一脸歉然地说道:“对不起。我病了几日,全身酸软无力,力气也不及你。刚才不是有意要轻薄于你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心跳急促不稳,面上红晕未褪,瞪眼的力道更胜平日:“先松开手再说话。”

    太孙依依不舍地松了手。

    顾莞宁轻哼一声,迅疾退开几步。

    看着板着一张俏脸的顾莞宁,太孙一脸无可奈何的笑意:“阿宁,我真不是有意的。夫妻几年,我是什么样的人,难道你还不清楚吗?我怎么可能是借机轻薄女子的轻浮之人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又轻哼一声:“太孙殿下太过自谦了。你的手段,哪里是那些登徒子比得了的。”

    太孙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吧!既然被看穿了,再装模作样确实有失男子风度。

    太孙竖起右手,一本正经地保证:“刚才我心存不轨,故意轻薄你,都是我的不对。从现在开始,我保证再也不靠近你半步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睥睨坐在床榻上的太孙一眼:“你倒是想,也得我肯靠近床榻才行。”

    太孙:“……”

    怼了太孙两回,顾莞宁心里的羞恼才慢慢平复,又说起了正题:“你的话还没说完。当年,你虽然疑心于侧妃母子,却无凭无据。后来你可曾将心里的怀疑告诉你父王?”

    说起当年,太孙脸上的笑意悄然隐没,温和的声音里多了一丝冷冽:“父王本就偏爱他们母子两个,又觉得我要奔赴鬼门关了,怎么会追根问底。别说我没证据,就算我拿出证据,也断然不肯舍弃萧启。”

    就两个儿子,一个眼看着没了指望,还剩下的那一个,当然不能再折进去。

    太子不仅仅是一个父亲,更是大秦东宫储君。自然要以储君之位的安稳为先。

    一个没了子嗣的太子,还如何做储君?

    看着眉目冷然的太孙,顾莞宁心中涌起丝丝怜惜和柔软,声音也不自觉地放软了:“这么重要的事,你为什么一直都没告诉我?”

    太孙凝视着顾莞宁,轻声道:“当年我病将不治,以为这辈子就这样完了。没想到你竟然闯进我的生命中,成了我的妻子。我拼命地挣扎,熬过了这一劫,想和你白头到老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道:“我病好了之后,便暗中动手,除掉了于侧妃母子。父王猜到是我暗中下了手,曾经质问过我。我并未承认,和父王大吵了一回。父王只剩下我一个儿子,他没有勇气将此事曝露开来,只能隐忍不发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让你过上无忧无虑的安定生活,这些阴暗腌臜的事,我都暗中处理了,没有让你知晓。”

    阿宁,其实我并不如你想象中的那般风光霁月,也不是什么谦谦君子。

    我有心狠手辣的一面,也有冷血无情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样的我,你一定会觉得陌生又可怕吧!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重庆幸运农场官方网站 幸运飞艇预测软件 幸运飞艇 重庆幸运农场历史开奖号码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官方网站
幸运农场长龙一般开多少期 重庆幸运农场预测 幸运农场玩法 幸运飞艇冠亚包赢钱 北京赛车pk10改单电话
幸运飞艇计划手机版 幸运飞艇免费计划数据 幸运农场分析软件 北京赛车微信群 重庆幸运农场推测技巧
幸运飞艇历史开奖记录 幸运农场开奖号 重庆幸运农场预测 幸运飞艇怎么玩 重庆幸运农场网上购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