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二百五十五章 奸细
    这一刻,顾莞宁似和太孙心有灵犀。

    她定定地看着太孙,略略蹙眉:“你确实做错了。”

    太孙目光一暗。

    她果然不会喜欢这样的他吧!

    “当年我既是嫁给了你,和你成了夫妻,自然要和你同甘共苦。这样要紧的事,你怎么可以瞒着我?”顾莞宁声音冷然,目中满是不快:“如果你告诉我实情,我就能帮你一起对付他们母子。”

    太孙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太孙不敢置信地看着顾莞宁,心中被巨大的狂喜攫住,瞬间开出绚烂的花朵:“阿宁,你真的不怪我心狠手辣?”

    顾莞宁白了他一眼:“这算什么心狠手辣。他们母子心怀叵测,意图谋害你的性命,夺走你的太孙之位。如果不是徐沧治好了你,他们就真的得尝所愿了。对付这样的人,难道还要心慈手软留下祸根不成?”

    “我做了太后,当朝执政数年,不知杀了多少人。有些人死有余辜,有些人是受家人牵连,死的不免冤枉了些。不过,在其位谋其政,为了江山安稳,不得不硬起心肠。”

    “你既是一直跟在我身边,也该清楚我的行事为人。你会不会觉得我太过心狠手辣?”

    太孙想也不想地说道:“当然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就是了。”顾莞宁淡淡说道:“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我必不饶人。居上位者,太过心慈手软,难成大事。”

    一提到心慈手软,顾莞宁不免就想起了前世的儿子,然后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太孙显然猜到了顾莞宁的心思,轻声说道:“阿奕的性子大部分随了我。”

    其实,父子两个并不完全相似。

    儿子萧天奕遗传了父亲的温和宽厚,却少了他的精明睿智,也没有她的聪慧果决。性情温软,优柔寡断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喟然轻叹,目中满是黯然:“我虽将阿奕抚养成人,又教导他为帝之道,扶持着他坐上皇位。可他一直都和我并不亲近。他敬我怕我听我的话,却又小心翼翼地应付我提防我。”

    说到后来,顾莞宁的声音愈发苦涩:“我既不是一个好妻子,也不是一个好母亲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的眼中依稀闪过一丝水光。

    她不愿让太孙看见自己的脆弱,将头扭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太孙心中陡然一痛,轻声喊着她的名字:“阿宁,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自己。在我心里,你是世上最好的女子,也是最好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没有转过头来,声音似有些哽咽:“你不过是随口哄哄我罢了。在你心里,根本未曾真正的信任过我。否则,怎么会事事都瞒着我?”

    太孙无奈地解释:“我不是有意要瞒你。只是此事关系重大,牵扯到许多人的性命。他们母子敢动手一回,就敢有第二回第三回。我不能时时刻刻提心吊胆地防备,只能抢先一步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后来也想过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是不是该将此事的原委告诉你。却又没勇气让你知道我的真实性情,这才瞒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也不知听进了没有,兀自侧着头不肯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太孙好言好语地哄道:“你别再生气了。以后你想知道什么,我都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这才转过身来:“这话可是你亲口说的,不准反悔。”脸上干干净净的,哪有半点哭过的样子。

    太孙:“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是故意装模作样地诓他!

    太孙哭笑不得,正想说什么,顾莞宁又斜睨他一眼道:“说出口的话,你该不是想耍赖吧!”

    太孙笑着叹了口气:“罢了,你想知道什么,只管张口问就是了。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,这总行了吧!”

    这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顾莞宁唇角微微翘起,眼中也有了笑意。

    太孙也情难自禁地扬起了唇角。

    能搏佳人一笑,就是退让几步又有何妨?

    更何况,她这般斤斤计较,也是因为在意他的安危。一想到这一层,他的心里就像燃起了火苗,一片滚烫炽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于侧妃母子两个,到底是怎么对你做的手脚?”顾莞宁收敛笑容,低声问道:“莫非你身边有人被他们暗中收买了?”

    太孙点点头:“是,我身边有一个宫女,被于侧妃用重金收买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似笑非笑地瞄了他一眼:“哦?原来是美人计?”

    太孙正色应道:“想对我用美人计,至少也得顾二小姐这样的美人才可以。那些庸脂俗粉,哪里入得了我的眼。”

    “巧言令色!”顾莞宁瞪了过去。

    太孙神色如常,一脸正气:“我说的都是肺腑之言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不理他的“肺腑之言”,继续追问:“那个宫女叫什么?”

    太孙如实答道:“她叫云墨。”

    云墨!

    顾莞宁眉头微微一动,脑海中闪过一张模糊久远的女子脸孔。

    杏眼桃腮,面容娇媚,身段玲珑有致,一双水汪汪的眼眸,仿佛会传情说话一般。

    时隔多年,还能让她留下如此深刻印象,自然不是普通宫女。

    没记错的话,这个云墨是太子妃身边的人,到了梧桐居后,专门在书房伺候笔墨茶水之类。

    “云墨是你母妃赏给你的。”顾莞宁皱着眉头:“你母妃肯定是精挑细选,才特意挑了她到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既然是太子妃精心挑选的人,在忠心上应该绝无问题才对。怎么会被于侧妃母子收买?

    太孙不无自嘲地笑了一笑:“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,所以对她并无防备之心。却没想到,我的宽容,滋长了她的贪念。”

    “她想在我身边‘伺候’,被我婉言拒绝,羞愤不已,怀恨在心。”

    “于侧妃暗中许诺她,只要她听从吩咐,暗中给我下毒,事成之后,就让二弟娶她为侧妃。”

    “她心动之下,很快就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慢性毒药,是天下难寻的奇毒。分量极其的轻微,一开始毫无异样。中毒两个月之后,才会慢慢见效。而且,症状和风寒几乎一模一样。医术再高明的大夫也难察觉。”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查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pk10北京赛车开奖记录 幸运农场开奖时间 重庆幸运农场怎么玩 幸运农场破解
北京赛车pk10保本 北京赛车pk10高手心得 幸运飞艇冠亚包赢钱 北京赛车pk10保本 北京赛车机器人
幸运飞艇手机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10现场 幸运飞艇几点开始 重庆幸运农场快乐十分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系统
幸运农场走势图表 幸运飞艇有什么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网上投注 幸运飞艇走势 幸运飞艇六码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