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二百五十九章 羞臊
    太孙似没听见一般,动也没动。

    顾莞宁瞪了他一眼:“莫非是要我亲自替你更衣不成?”

    太孙立刻道:“那当然是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想得美!”顾莞宁再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太孙笑着叹道:“什么都做不了,难道想想也不成吗?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旦牵扯到此类话题,女子天生居于弱势。哪怕是性格再强势再骄傲的女子也不例外。顾莞宁忍住脸红的冲动,镇定地说道:“我来了这么久,也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太孙眼巴巴地看着她:“那你什么时候再来看我?”

    顾莞宁嘴角抽了抽,想讥讽几句,到底还是忍住了,淡淡说道:“等过了年有空再说!”

    太孙立刻追根问底:“那你什么时候会有空?”

    顾莞宁恼羞地瞪了过来:“再啰嗦半个字,我再也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太孙低低地笑了起来:“你就是嘴硬心软,其实根本舍不得我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佯装镇定地说道:“大哥在外面等了这么久,一定早就等得急了。我先去叫大哥进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转过身走到门边。

    眼尖的太孙早已瞄到了顾莞宁泛红的耳尖,嘴角高高地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谨行在门外早已等得急了。

    虽说太孙此时大概做不了什么,不过,男女独处一室这么久,到底不太妥当。如果不是碍着二妹的颜面,他早就忍不住咳嗽几声“提醒”一二了。

    听到推门声时,顾谨行顿时松了口气,转过身,舒展眉头:“二妹,你总算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顿时觉得失言,忙又换了句:“太孙殿下身体不佳,不宜说话劳累,我们来了这么久,也该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点点头:“大哥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奇怪,二妹的脸颊怎么泛着红晕?

    顾谨行心里觉得奇怪,忍不住多看了两眼。

    顾莞宁本就满心的羞恼,被顾谨行这么一看,愈发懊恼。

    这个可恶的萧诩,总是装可怜搏同情。她以后再也不能对他心软了!过了年,至少也要过了上元节再来看他。

    顾谨行识趣地没多问,等进了屋子,看到衣襟湿了一片的太孙时,顾谨行终于忍不住了,脱口而出问道:“二妹,你到底做了什么?殿下的衣服怎么湿了?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这辈子都没这么狼狈尴尬过!

    太孙善解人意地张口解释:“这怪不得阿宁。都是我的不是。”

    ……解释得含糊不清暧昧不明,还不如什么都别说!

    顾莞宁气恼地瞄了太孙一眼,然后故作坦然地张口道:“刚才是我不小心,将茶水洒落到了太孙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顾谨行意味深长地看了顾莞宁一眼。

    到底是怎么不小心,才会将茶水撒到太孙身上?

    至少也得靠得很近很近才行吧!

    有些事,果然是越解释越不对,越描越黑。

    顾莞宁也察觉出不对味了,索性什么也不说,干脆利落地闭上嘴。

    顾谨行这才拱手,正色道:“请殿下多保重身体,我和二妹就此告辞。”

    太孙略一点头,含笑道:“多谢你们兄妹今日来探望。可惜我身体有恙,不能送你们出府了。”

    目光在顾莞宁的身上打了个转。

    顾莞宁目不斜视,不肯和他对视。

    太孙唇角一弯,眼中漾起笑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直到走出寝室外,顾莞宁的神色才稍稍松懈下来。一转头,就见顾谨行正笑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顾莞宁故作镇定地问道:“大哥,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顾谨行对顾莞宁骄傲又好强的性子十分了解,倒也没直言令她尴尬,只随口笑道:“我就是觉得,殿下虽然病了,心情倒是颇佳,还有说笑的兴致。”

    看来,太孙的病情并无大碍。

    回去告诉祖母一声,祖母也该放心了。

    想到故意饮下有毒茶水的太孙,顾莞宁既有些心疼,又有些恨恨:“放心,他一时半会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顾谨行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谨行咳嗽一声,压低了声音提醒:“我们还没出梧桐居,你可别乱说话,免得被人听见了。”

    私底下说什么都无所谓,若是被别有用心的人听进耳中,可就不妙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以后到底是要嫁到太子府的。还是别给人留下这等话柄才好。

    顾莞宁知道顾谨行是好意,也不便多说什么,点了点头应下了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行人迎面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莞宁抬头看了过去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当看到来人的脸孔时,目中寒光一闪。

    十二三的少年,相貌俊秀,目光明亮,眉眼间满是奕奕神采。虽不及齐王世子英俊夺人,也不及太孙雍容俊美,也是极出众的少年。

    这个少年,正是安平郡王萧启。

    顾莞宁前世嫁进太子府后,一直忙着照顾病弱的太孙,和于侧妃母子没什么来往。对这位安平郡王也没深刻印象。

    太孙病愈不到一年,萧启和于侧妃就先后“病逝”。当时的她正怀着身孕养胎,得知这些消息的时候,并未多想。下葬的时候,怀有身孕的她也不宜露面。

    这对母子,在她的脑海中,一直是可有可无的存在。

    她压根没想过,太孙的“病症”,竟是于侧妃母子一手谋划出来的。

    想到前世那个病弱不堪奄奄一息的太孙,顾莞宁忽然觉得一阵揪心的疼痛。

    当太孙猜到对自己动手的人竟是自己的亲弟弟时,心里会是何等的愤怒和凄凉?下决心动手除掉于侧妃母子的时候,心里也少不了矛盾挣扎吧!

    她对这一切竟然一无所察,实在不是一个好妻子。

    顾莞宁停住脚步。

    顾谨行也随之停下脚步。待萧启走近时,顾谨行恭敬地抱拳行礼:“谨行见过安平郡王。”

    萧启脚步一顿,打量顾谨行一眼,笑着问道:“你是哪一个府上的?”

    顾谨行恭敬地答道:“回郡王的话,我姓顾,是定北侯府的长房长孙。听闻太孙殿下身子有恙,今日特意前来探望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顾家的人。

    萧启目中闪过一丝了然,看向顾谨行身边的美丽少女:“这位姑娘,莫非就是顾二小姐?”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福布斯娱乐城开户送体验金88元网站 黑龙江十一选五直播 福建体彩36选7开奖结果 江苏十五选五最新开奖 内幕爆料一码中特
七乐彩和双色球的区别 快乐十分精确公式 pk10走势图 106彩票真的能获利 广西快乐十分官网
pk10冠军技巧5码公式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系统 黑龙江交通违章查询 汇博娱乐手机网 海天娱乐时时彩APP
博加娱乐营商 财神爷六合图库 2018最快开奖历史记录 幸运农场走势图 广东11选5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