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二百六十四章 愤怒(一)
    太夫人冲顾莞宁招招手:“宁姐儿,到祖母身边来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将那一丝羞涩的臊意按捺下去,走到太夫人身边。

    太夫人握着顾莞宁的手,看着难得别扭不自在的孙女,露出会心的笑容:“在祖母面前,还有什么可忸怩害臊的。你既是下定了决心,以后迟早是要嫁给太孙的。现在多培养培养感情,也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低低地嗯了一声,想到之前和太孙亲近的画面,耳后又悄然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太夫人又叹道:“可惜太孙还在病中,等太孙病好了,倒不如早些给你们定下亲事。也免得惹来风言风语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和太孙尚未定亲,便主动登门探病,传出去,总是不太好听。

    顾莞宁定定神应道:“提亲定亲的事,由祖母做主吧!只是,我已经答应了他,等过了上元节再去看他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脸颊又微微一红。

    太夫人忍俊不禁地笑了一笑:“放心好了。祖母还能拦着不让你出府不成?”

    顾莞宁娇嗔地喊了声祖母。

    太夫人朗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自从顾谨言的身世曝露以来,太夫人还是第一次笑得这般开怀畅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祖孙两个正说着话,顾柏前来求见。

    太夫人很快召了顾柏进来。

    顾柏是府中家将统领,身手过人,一把长刀罕逢敌手。李山和玲珑的武艺都是学自顾柏。

    玲珑生的娇俏可人,容貌大半承袭了母亲。顾柏的相貌并不如何出众,身材高大结实,目中满是精光,步履沉稳。

    顾柏统领家将侍卫,守护侯府安危。顾松负责府外的交道应酬,掌管所有的田庄管事商铺掌柜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都是太夫人一手栽培出来的,对太夫人和定北侯府忠心耿耿。

    “顾柏见过太夫人,见过二小姐。”顾柏平日不多话,声音略显低沉。

    太夫人含笑道:“快些平身吧!”

    因为玲珑的缘故,顾莞宁对顾柏也格外多了几分亲近,笑着打趣:“顾统领有要事禀报,我是不是也该回避一二?”

    顾柏当然清楚顾莞宁在太夫人心里的分量,闻言笑道:“属下禀报太夫人的事,太夫人转脸就会告诉二小姐了。二小姐又何须回避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和太夫人对视一笑。

    太夫人很快正色问道:“你有什么要事禀报?”

    太夫人深谙用人之道,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。所有家将都交给顾柏之后,侯府内外安危便一并交给了顾柏负责,平日并不多过问。

    顾柏心细沉稳,行事缜密。日常的家将训练,到巡逻护卫的安排等等,都安排得周全,从未出过差错。

    今日顾柏如此郑重其事地来回禀,显然是有要事。

    顾柏露出一丝犹豫之色。

    太夫人眉头皱了一皱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心里隐隐地有些不太妙的预感。

    果然,顾柏的话听了让人心中一凉:“太夫人,这些日子,一直有人在暗中窥视我们侯府里的动静。我发现之后,一直没声张,也没惊动这些人,只暗中派了高手,悄悄调查这行人的行踪和来历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眸光一闪,声音也冷冽了起来:“顾统领是不是已经查出结果来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顾柏看了顾莞宁一眼,目光颇为微妙:“他们是齐王府的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齐王府三个字一出口,屋子里陡然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太夫人的神色难看至极,半晌才张口问道:“顾柏,你真的查清楚了么?这些人,真的是齐王府的人吗?”

    顾柏敛容应道:“这么重要的事,属下绝不敢打半句诳语。”

    顾柏当差多年,从未出过差错,也绝不会拿这么重要的事情开玩笑。必然是调查得清清楚楚了,才会来禀报。

    齐王府……

    这到底是齐王的意思,还是齐王世子派人所为?

    太夫人眼中满是愤怒的火苗,身子微微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看在眼里,不由得暗暗心惊,忙扶稳了太夫人的身子:“祖母,你先消消气。别为了这点小事动怒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倒是轻巧,这哪里是小事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心痛如割,声音里竟也有了哽咽之意:“你姑姑是齐王妃,这些年来,齐王府和我们定北侯府不说亲如一家,也是格外亲近。”

    “你姑姑和齐王在藩地待着,不能回京。他们和顾家的书信来往从未断过,每到年节,都会让人送丰厚的年礼来。我不贪图这些东西,不过,女儿女婿孝敬我这个老婆子,我心里也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我待齐王世子如何,你也是知道的。犹胜过行哥儿他们几个。”

    “却没想到,他们竟在暗中提防顾家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能这么做!他们这是在往我的心头插了一刀啊……”

    太夫人再也说不下去了,闭上眼睛,眼角渗出两滴泪水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中一恸,紧紧地握着太夫人冰凉的手:“祖母……”

    喊了这么一声后,却也不知该如何出言安慰。

    做出这等举动的,肯定是齐王世子。

    不过,这其中也少不了齐王首肯。齐王妃或许知道此事,或许也曾阻止过,只是这都改变不了最终的结果。

    至此,脉脉温情的假象被全数撕开,露出来的,是残忍又凉薄的疑心戒备。

    顾柏站在那儿,看着愤怒伤心不已的太夫人,心里也是一阵沉痛。定定神道:“请太夫人平心静气,免得动怒伤了身体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哪里还说得出话来,无力地摆摆手。

    顾莞宁取出丝帕,轻柔地为太夫人擦拭脸上的泪珠:“祖母,你别难过了。其实,这一日迟早是会来的。早些知道,我们也能早做防备。”

    是啊!

    往日亲密无间,是因为齐王父子一直竭力拉拢顾家,也想和顾家亲上加亲的缘故。

    一旦顾莞宁和太孙的亲事定下,必然会惹恼齐王父子。齐王府会派人来盯着定北侯府里的动静,其实也不算稀奇。

    太夫人深呼吸一口气,再次睁开眼。

    眼底还有掩饰不去的伤心难过,不过,到底冷静了下来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福彩20选5开奖结果 七乐彩基本走势图 七乐彩走势图表 赛车pk10机器人 陕西十一选五技巧
足彩大杂烩 白小姐论坛 重庆幸运农场怎么注册 秒速赛车有没有做假 南国彩票论坛七星彩
极速赛车手电影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 广东十一选五贴吧 广西11选5任5遗漏 新山西十一选五
新疆时时彩 北京赛车平台 豆豆网幸运28 新疆11选5一定生 北京pk10害死多少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