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三百零二章 巧舌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元佑帝忽然会问出这么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王皇后高涨的怒火,如同被浇了一盆冷水,不得不立刻平息。

    元佑帝既是张口了,她这个皇后就不宜再插言,只能坐在一旁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顾莞宁,你真的不怕死吗?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身处漩涡中,如何还能平静?

    顾莞宁不无自嘲地抿了抿唇角,抬眼和元佑帝对视:“蝼蚁尚且偷生,谁能不怕死?谁能不惜命?”

    “回皇上的话,其实我很怕死。我想好好活着,想一直陪伴祖母,想看着定北侯府兴盛下去,想找到惜我懂我的良人,想安然幸福地一直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我天生就是宁折不弯的性子。我也因为太过倔强,吃过许多苦头。祖母曾经劝过我数次,让我以后说话行事温软一些。还说女子太过固执了,并不讨喜,说不得什么时候就会撞得头破血流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道理,我都懂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做不到。我从不肯委屈求全,也不愿折腰低头。宁愿被人误解,也不屑为自己辩驳。这么别扭不讨喜的性子,这辈子怕是也改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椒房殿里一片安静,只有顾莞宁清亮的声音回响。

    此时的顾莞宁,身上尖锐凌厉的锋芒已经收敛了大半,神色格外平静,语气也很镇定:“其实,刚才我也有错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明可以跪下请罪,待皇上和娘娘消气了,再出言辩解。以皇上和娘娘的心胸,绝不会和我这个尚未成年的少女斤斤计较。此事也就过去了。我偏偏出言顶撞,接连触怒皇上和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是看准了皇上圣明娘娘仁厚,才斗胆放肆。现在想来,也实在有些羞愧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这位顾二小姐也不是一味地横冲直撞,话锋一转,不动声色间就捧了元佑帝和王皇后一记。

    这份功力,让人不得不拜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元佑帝定定地看了顾莞宁片刻,忽然笑了起来:“你这个丫头,倒是很有趣。朕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么有趣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圣心难测!

    之前还铁青着脸的元佑帝,此时忽然怒气全消,变得温和起来。

    王皇后心中一凛。

    夫妻多年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没人比她更了解更清楚元佑帝的脾气。刚才元佑帝的话语里竟暗含着一丝欣赏之意。

    这个顾莞宁倒是好运道,闯了这么大的祸,没跪地求饶,反而据理力争。竟意外地入了元佑帝的眼。

    幸好刚才她还没来得及说出无可挽回的话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也暗暗舒出一口气,不失恭敬地应道:“皇上乃千古明君,胸襟宽广,令人钦佩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挑了挑眉:“朕不计较你的言语冒失,就是千古明君胸襟宽广。朕若是计较,是不是就成了小鸡肚肠的昏庸天子?”

    顾莞宁镇定自若地答道:“我相信,皇上绝不会让自己成为后者。”

    问得刁钻,答得巧妙。

    元佑帝饶有兴味地笑道:“你这么一说,朕倒是真的不好计较了。”

    王皇后安稳地做了数十年的中宫皇后,有大半都是因为熟知元佑帝的脾气,从来都和元佑帝一条心。

    元佑帝态度一缓和,王皇后瞬间就将之前的怒意都抛到了脑后,也随着笑了起来:“顾二小姐的脾气倒是和高阳有几分相似。一犯起倔劲来,不管不顾,谁也拉不回来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微笑应道:“祖母常对我说,有祖母在,谁敢让你受半点闲气?高阳郡主有皇后娘娘宠爱着,想来也是一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高阳郡主年幼失怙,被王皇后接在身边养大。

    顾莞宁也是自幼起就在太夫人身边长大,几年前顾湛一死,也和高阳郡主一样成了丧父之女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两人确实有些共通之处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思敏锐洞悉人心,犀利起来令人无法忍受,想讨好一个人,似乎也不费多少力气。

    王皇后刚才还怒不可遏,现在却又觉得,顾莞宁不过是一个待字闺中的少女,难道还真为几句口舌就治她的罪不成?

    王皇后眉头一动,舒展开来:“听你这么一说,日后高阳犯了错,不该怪她,都该怪本宫这个祖母才是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笑着接口:“皇后此言差矣。有朕在,怎么也怪不得皇后,第一个错在朕才对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忽地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元佑帝挑眉笑问:“你为何忽然叹气?”

    顾莞宁轻声道:“高阳郡主有皇后娘娘疼爱,还有皇上这个祖父撑腰。我看在眼中,着实羡慕。如果我祖父尚在人世,想来也会对我百般呵护怜爱。从这一点来说,我实在不及高阳郡主。”

    又是一记恰到好处十分巧妙的马屁。

    元佑帝龙心大悦,朗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的反应也都很快。

    窦淑妃第一个笑着张口道:“臣妾还从未见过谁能将皇上哄得这般高兴。顾二小姐伶牙俐齿,令人折服。”

    孙贤妃也含笑道:“窦姐姐说的是。臣妾也觉得顾二小姐聪慧伶俐,世间罕有。”

    窦淑妃年龄虽比孙贤妃大,奈何肚子不如孙贤妃争气。孙贤妃生了二皇子之后,她才怀上身孕。韩王在众皇子中排了第四。

    这一步迟,自然也就步步都迟了。

    大皇子病逝,二皇子顺理成章被立了储君。孙贤妃也一跃居于众妃之首,仅在王皇后之下。

    窦淑妃心中嫉恨,却也无可奈何。说话时少不了柔中带刺。

    窦淑妃见孙贤妃言笑晏晏,立刻又笑道:“这般聪慧可人的姑娘,真不知道哪一个儿郎有福气娶回去。”

    总之,太孙是别想如愿了。

    孙贤妃对顾莞宁生不出好感,不过,被窦淑妃这般明晃晃的打脸,心里也颇不是滋味。也不接话茬,只微笑不语。

    窦淑妃压了孙贤妃的话头,颇有些扬眉吐气意气风发之感,又对着元佑帝笑道:“不知皇上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元佑帝笑容一敛,淡淡地瞥了窦淑妃一眼:“此事容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窦淑妃碰了个钉子,顿时笑容讪讪,不再吭声了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浙江11选5基本走图 福建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山西11选5技巧 河北11选5技巧高手群 天津11选5遗漏任5
澳门赌场有哪些 幸运飞艇开奖 甘肃十一选五的开奖结果 七星彩开奖号码 pk10计划软件app
内蒙古11选5走势图坐标 安徽的十一选五 贵州11选5推荐 捕鱼达人安卓版 安徽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
云南11选5彩票控 新疆时时彩开奖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前三组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 宁夏11选5开奖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