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三百零五章 风波(一)
    马车在定北侯府门口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秋韵客气地笑道:“侯府已经到了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顾二小姐请自行下马车,我就不送小姐进府了。”

    态度也不算不客气,不过,和来时的热络殷勤,却是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中冷笑,面上却不显露,微微笑道:“今日有劳秋韵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领着琳琅和玲珑一起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琳琅手中捧着宽大的锦盒,玲珑虚虚地扶着顾莞宁,一脸忿忿之色:“这个秋韵,今儿个早上来接小姐的时候,脸上笑得像朵花似的,现在不冷不热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琳琅也有些恼意:“这种势利小人,委实让人生厌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说道:“宫中多的是这种捧高踩低的小人,何必为这种人懊恼生气。”

    玲珑嘟哝一声:“奴婢也知道生气不值得,可心里就是觉得憋屈。”

    小姐满心欢喜地进宫觐见,谁能想到中途会冒出齐王世子来?

    有了这么一出,小姐和太孙的亲事怕是又要生变。

    小姐口中不说,心里一定很难受吧!

    琳琅也是满脸忧色,轻轻说道:“小姐是不是该让人送个口信给太孙殿下?今日椒房殿里发生的事,也得让殿下有个心理准备才是。”

    唯一能扭转劣势的,也只有太孙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却道: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琳琅和玲珑齐齐一怔。

    只听顾莞宁又说道:“今天的事,太孙很快就会知道了。不必派人给他送信。”

    太孙在宫中经营多年,肯定在椒房殿里安插了眼线。

    顾莞宁面容还算平静,却没有说话的心情,说完这两句话之后,便抿紧了唇角,不再吭声。

    两个丫鬟对视一眼,不约而同地暗暗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莞宁先去了正和堂。

    太夫人听闻顾莞宁从宫中回来,立刻起身,命紫嫣扶着自己下了床榻。刚走到门口,顾莞宁便迎面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祖母,你不在床上好生歇着,怎么下了床榻。”顾莞宁搀扶起太夫人的另一只胳膊,薄嗔一句。

    太夫人笑道:“你去宫中半日,我这心里一直在惦记着。听闻你回来了,在床榻上哪里还能待得住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抿了抿唇角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太夫人顿时察觉有异:“怎么了?莫非今日进宫不顺利?”

    何止是不顺利!

    顾莞宁一直隐忍的委屈愤怒骤然涌了上来,在胸膛翻涌不休。想说话,话语堵在了嘴边,迟迟说不出口,眼圈竟隐隐红了。

    太夫人何曾见过顾莞宁这般模样,既惊又急又忧心,一把攥紧了顾莞宁的手:“宁姐儿,到底出什么事了?快些告诉祖母!”

    顾莞宁用力地咬了咬嘴唇,在唇上留下了深深的牙齿印记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这种时候怎么还犯起倔劲来了。”太夫人急得额上冒了汗珠:“莫非你殿前失仪,触怒了皇后娘娘,被娘娘责骂了?还是宫里的妃嫔娘娘们刁难你了?到底怎么回事,你快些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吸了吸鼻子,声音里有着浓浓的鼻音:“都不是。皇后娘娘一开始对我印象颇佳,妃嫔娘娘们偶尔有想刁难我的,也被我不动声色地噎了回去。后来皇上也来了椒房殿,对我也很满意。”

    还没等太夫人松口气,就听顾莞宁又道:“萧睿今天也去了椒房殿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一惊。

    顾莞宁以前和齐王世子颇为亲密,总称呼他睿表哥。后来关系淡漠疏远,便称呼齐王世子。这般直呼其名的,还是第一回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到底做了什么,竟令顾莞宁如此愤怒?

    太夫人心中隐约有了不妙的预感,沉声问道:“齐王世子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?”

    在最亲近的祖母面前,顾莞宁无需再掩饰心里的愤怒鄙夷:“他在皇上和皇后娘娘的面前跪下,口口声声宣称他和我心心相印私定终身,求皇上和娘娘做主为他和我赐婚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太夫人气血上涌,眼前一黑,差点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顾莞宁大惊失色,也顾不得再生气动怒,忙将太夫人扶着坐到了椅子上,一边不停地轻拍太夫人的后背:“祖母,祖母!你别动怒!保重身子要紧!”

    太夫人无力地靠在椅背上,胸膛急促地起伏,呼吸紊乱,脸孔涌起异样的潮红。

    顾莞宁愈发后悔懊恼。

    明知道祖母身子不佳不宜动气,她怎么能如此直接地说出口?

    万一祖母气出个好歹来,她永远都无法原谅自己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夫人闭上眼睛,深呼吸一口气,然后睁开,直直地看着顾莞宁:“宁姐儿,你将今在椒房殿里发生的事情一一道来,不要有半个字隐瞒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略略蹙眉:“祖母,此事先不急,等过几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要知道是怎么回事。”太夫人异常坚持:“你不要瞒着我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无奈之下,只得将今日发生的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有些细节,她不愿多说,譬如她怒叱齐王世子讥讽安平郡王顶撞王皇后,譬如元祐帝龙颜大怒。

    不过,太夫人却问得格外仔细。稍微含糊其辞,都要追根问底。到最后,顾莞宁还是将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午膳结束后,我便告退离宫。皇后娘娘吩咐秋韵将我送了回来。”顾莞宁到底不是真正的十几岁少女,情绪波动一阵后,很快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今天闹了这么一出,皇上和皇后娘娘碍着颜面,没治我的罪。不过,是不会再允太孙和我的亲事了。”

    兄弟为一个女子相争不下,这样的事传出去,实在有损天家体面。

    元祐帝又格外爱惜太孙,怎么肯让太孙背上抢娶弟媳的名声?

    这其中的道理,不必多说,太夫人自然都懂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做出这样的举动,也正是看准了这一点。为了阻止这门亲事,他甚至不惜毁了顾莞宁的闺誉。

    愤怒、伤心、失望、焦虑……种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,汇聚成了一团火焰,在太夫人心头涌动。

    太夫人喉咙一甜,侧过头,吐出一口鲜血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