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三百一十章 责罚(二)
    这个太监姓李,皮肤细白如妇人,声音也带着内侍特有的尖细。

    李公公自幼进宫,八岁那年到了还是皇子的元祐帝身边伺候。后来元祐帝做了太子,又成了天子,席公公也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内侍,一跃成了宫里的首领太监。平日从不离元祐帝左右。

    由此也可见,元祐帝其实是一个很长情的人。对结发原配王皇后一直敬重有加,对伺候了自己近四十年的李公公,也格外亲近信任。

    自李公公进来之后,齐王世子的心头就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    他是练武之人,耳力远胜常人。李公公竭力压低声音,他还是听到了只字片语。

    太孙……昏迷……

    凡事一牵扯到萧诩,元祐帝很快就从冷静睿智的天子,变成了护短的祖父!

    “是谁传出了风声?”

    元祐帝面色铁青,声音中满是怒意:“朕下了严令,不准任何人将椒房殿里发生的事传到阿诩耳中。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李公公不敢抬头,低声道:“奴才这就让人去查。”

    元祐帝心浮气躁地挥挥手:“现在查了还有何用。太孙本来就生着病,现在又被气得昏迷不醒,你立刻去太医院,传朕旨意,让尹院使立刻带几个太医去太子府给太孙看诊。等太孙醒了,再回来向朕复命。”

    此时天色已黑,宫门早已关上,不能随意出入宫门。

    元祐帝下了口谕,李公公不敢怠慢,立刻恭敬地领了命令退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原来萧诩被气昏倒了!

    真是大快人心啊!

    怎么不直接气死他算了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唇角勾起一抹冷笑,眼中闪过快意。还没来得及掩饰,就被目光阴鸷的元祐帝逮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“阿诩昏迷不醒,你心里是不是觉得很快意?”元祐帝的声音如寒冰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暗道一声不妙,忙挤出愧疚的神情:“皇祖父误会了,孙儿是在为堂兄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元祐帝冷冷道:“朕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地步!萧睿,你实在太令朕失望了。你自十岁起进宫,和阿诩一起进上书房读书,朝夕相处。平日亲如兄弟,亲密无间。朕也一直认为你是个重情重义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,只因为一个女子,你就对自己的堂兄生出怨怼。”

    “阿诩正在病中身体虚弱,禁不起半点刺激。你不会不知道这一点,偏偏到椒房殿来闹了这么一出。现在阿诩这样,正合了你的心意是吧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还巴望着,阿诩就此一病不起一命呜呼,以后你就成了朕的长孙?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一句,元祐帝的声音阴沉至极,透着风雨欲来的冷厉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心中一凉,急急张口辩解:“皇祖父,孙儿绝没有此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给朕住嘴!朕不想听你的花言巧语!”

    伴随着怒气而来的,还有一个纸镇!

    齐王世子既未闪躲也没避让,动也没动,任由纸镇重重地砸落在自己的肩膀上。肩膀处顿时一阵剧痛。

    好在元祐帝下手还算留情,否则,这个纸镇若是砸到脸上,少不得要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纸镇咣当一声跌落在地上,摔成了两截。

    元祐帝怒气未消,用手指着齐王世子怒骂道:“你现在就给朕出宫,回齐王府去。从今日起,没朕的旨意,不准进宫,也不准出齐王府半步。”

    齐王世子面色难看至极,却不敢不领命:“孙儿谨遵皇祖父口谕。一定会在王府里好好反省!”

    元祐帝冷哼一声:“跪安吧!”

    齐王世子低头应了,然后退出了福宁殿。

    低垂着的俊脸上,闪过怨毒和不甘!

    皇祖父总是这么偏心!明明之前已经动摇了心意,一听闻萧诩被气得昏迷,立刻就加倍地迁怒到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在朝中听政月余,因为萧诩生病不能上朝,朝堂上只有他一个皇孙,自然众人瞩目备受关注。暗中靠拢示好巴结的官员也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他虽不至于肤浅得飘飘然,心中却也觉得快意。

    这一禁足,上朝听政自然也就成了泡影。之前的风光,也就成了别人眼中的热闹和笑话了……

    齐王世子用力地握了握拳,然后缓缓松开。

    来日方长!

    笑到最后,才是最后的胜利者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皇宫中素来是消息最灵通之地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在福宁殿中被元祐帝训斥,然后被撵回齐王府一事,火速地传遍宫中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连衣物也没来得及收拾,就出了宫门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韩王世子闻讯后,急匆匆地赶到宫门处,正好追上了齐王世子。

    “睿堂兄,”韩王世子白皙俊俏的脸孔上满是忧色:“皇祖父也是一时气愤,才会罚你禁足。你可千万别因此气馁灰心。等皇祖父消了气,我一定张口向皇祖父求情,让皇祖父早日解了你的禁足令。”

    魏王世子不太善于言辞,顺着韩王世子的话音道:“我也一并向皇祖父求情。”

    他还没沦落到要他们两个同情的地步!

    再者,他们到底是来看笑话还是真的同情他,也未可知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心中冷笑数声,脸上却流露出感动之色:“多谢两位堂弟的盛情。今日之事,确实怪我太过冲动,也难怪皇祖父动怒。”

    魏王世子韩王世子对视一眼,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。

    谁也不是傻瓜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在元祐帝相看孙媳的关口闹了这么一出,其背后用意直指太孙。元祐帝大发雷霆,也正是因为如此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层遮羞布,大家心照不宣,还是别揭开的好。免得齐王世子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又歉然笑道:“我们两个还得回寝宫,不便送堂兄回去。日后得了空闲,我和凛堂兄一定去齐王府看你。”

    齐王世子抿了抿薄唇,淡淡应道:“你们两个安心在上书房读书,不用惦记我,更不必来看我。我是被皇祖父罚禁足,你们若是去看我,少不得被皇祖父迁怒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转身出了宫门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看着他的背影,扯了扯唇角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最快网站 智能走势 江西11选五爱彩乐 安徽25选5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陕西十一选五
极速赛车骗局全过程 幸运28预测软件 极速时时彩开奖结果 新疆时时彩012走势图 江西快三投注
杏彩娱乐在哪注册 广西快乐十分非凡彩网 海南环岛赛开奖记录 上海快三app下载 杏彩娱乐恭喜
特区七星彩论坛 山西快乐十分口诀 加拿大28在线预测99 吉林11选5 牛 老时时彩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