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三百一十一章 虚伪
    魏王世子站在一旁,将韩王世子眼底的讥讽快意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神色如常地对韩王世子说道:“时候不早了,我们两个也该回寝宫去了。”

    韩王世子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兄弟两个不疾不徐地转身回了寝宫。

    元佑帝住在福宁殿,五个皇孙就住在福宁殿旁的会宁殿里,白天一起在上书房里读书,算得上是朝夕相对。

    这也是元祐帝的一片苦心。希望皇孙们日夜相伴感情和睦。

    表面看来,五个皇孙也确实相处得颇为融洽。

    尤其是太孙和齐王世子,两人只相差几个月,一个天资无双过目不忘,一个文武双全天资聪颖,颇有些一时瑜亮的意味。平日亲如兄弟,感情极佳。元祐帝看在眼中,自是格外欣慰。

    只可惜,齐王世子终究伪装不下去了,用这样的方式撕破了虚伪的面纱,露出了残酷又凉薄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元祐帝如此震怒,正是因为齐王世子利用此事损了太孙的颜面和名声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今年十五,韩王世子比魏王世子小了一岁。两人平日也算亲近,偶尔能说上几句心里话。

    “睿堂兄这次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。”韩王世子压低了声音,眼中闪过幸灾乐祸的意味:“原本是第一个上朝听政的,出尽了风头。现在被皇祖父罚禁足,也不知皇祖父什么时候才能消气。”

    魏王世子目不斜视,低低地应道:“那就得看大堂兄的病什么时候能好了。”

    别看魏王世子面相憨厚口舌笨拙些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心思却敏锐犀利,一张口便说中了关键之处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故作惋惜地叹了口气:“大堂兄样样俱佳,只可惜这身子骨稍微弱了些。原本感染风寒之症,月余都没好。眼看着快有起色,现在又被气得昏厥不醒,还不知道要多躺上多久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又道:“明日上书房休沐,我们两个一起去太子府探望大堂兄吧!”

    魏王世子目光一闪,很快点头应下了。

    到底是出于关心去探病,还是去看热闹顺便探听太孙的反应……彼此心照不宣,就不必多说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刚走到会宁殿的门口,就见一个面容俊秀的少年迎面走了过来,满脸忧色,神色匆忙。

    正是安平郡王萧启!

    “启堂弟,这么晚了,你这是要去哪儿?”魏王世子不喜多言,照例是韩王世子张口发问。

    安平郡王皱眉叹道:“我刚听闻大哥被气得昏迷不醒的事,心中实在焦虑不已,现在就回府看看。”

    嫡亲的兄弟两个,自然要比堂兄弟更亲密些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立刻道:“你既是放心不下,现在就回去看看。我和凛堂兄明天去探望堂兄。”

    安平郡王无心多说,应了一声,便又匆忙离开了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低声说了句:“到底是亲兄弟两个,一听大堂兄昏厥,启堂弟可真是着急上火。”

    这可未必!

    如果安平郡王真的这么在意兄长,今日在椒房殿里怎么会故意出言挑唆,又和顾莞宁言语争执?

    韩王世子绝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。当着他的面说这些,摆明了是在装模作样。以为他是傻瓜不成?

    魏王世子心中哂然,口中却未说破,只道:“我们两个都这般着急,启堂弟忧心重重也是难免的。”

    韩王世子又叹道:“只盼着大堂兄别被气出个好歹来。皇祖父一向最疼他,他若是有个三长两短的,皇祖父也会寝食难安。”

    魏王世子接过话茬:“吉人自有天相。大堂兄福泽恩厚,一定能撑过去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,今天的起因还在顾二小姐。”提起那个光芒四射令人不敢直视的顾莞宁,韩王世子的话语里多了一丝异样:“可惜这般出众的少女,和大堂兄大概是有缘无分了。”

    魏王世子立刻皱眉:“这等事情轮不到你我议论,还是慎言才好。”

    兄弟两个各自唏嘘几句,才回了寝室歇下。

    两人各自的真实心情如何,其实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平日有太孙压在众人头顶,齐王世子也格外优秀出色,他们两个不免被映衬得黯然无光。心里暗暗憋着一股闷气。

    现在见到齐王世子和太孙正式撕破脸皮闹翻,心里不知有多快意。

    最妙的是,太孙被气得病重,齐王世子又被禁足。安平郡王到底还小一些。这上书房里,岂不就轮到他们两个出头露脸了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子府离皇宫极近,出了宫门,骑上骏马,一盏茶的功夫就到了。

    安平郡王急匆匆地回了府,连自己的院子也没回,直接就去了梧桐居。

    梧桐居里此时一片灯火通明,太子太子妃俱在,李侧妃于侧妃和三个郡主也都守在一旁。

    安平郡王拱手给太子太子妃行了礼。

    太子妃满心焦虑,无心说话,随意地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太子也紧皱眉头,沉声问道:“阿启,你怎么忽然回来了?”

    安平郡王如实说道:“儿臣在宫中惊闻大哥陡然昏迷不醒的消息,心中忧虑不已,特意连夜赶了回来。不知大哥现在如何了?”

    于侧妃一双妙目落在安平郡王满是忧虑的脸上,轻声答道:“太孙依旧昏迷未醒。尹院使奉旨领了太医院的几位太医来了府里为太孙看诊治病。说起来,也只比郡王早到了片刻罢了。”

    于侧妃不动声色间,就点出了安平郡王心忧兄长的事实。

    安平郡王立刻接过话茬:“大哥陡然病重,我这个做弟弟的,心中焦虑难安,恨不能以身代之。”

    太子看向安平郡王的目光顿时温和了许多:“阿启这么急着赶回府来,可见手足情深。”

    于侧妃抿了抿唇,眼中闪过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太子妃看着父慈子孝的这一幕,却觉得格外刺目。

    太孙躺在屋里的床榻上,人事不省。太子倒是有心情在这儿夸赞起安平郡王来了。

    “殿下若想夸赞阿启,多的是时候。”太子妃一个按捺不住,冲口而出:“现在阿诩还躺在床榻上,殿下难道就不忧心吗?”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极速赛车在线计划 广东11选五走势图 粤11选五开奖结果 pc28走势图怎么看 快三开奖结果
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 2元刮刮乐 排五走势图 福建31选7玩法 最笨的生肖中特码
新疆35选7第2018042期 河南体彩481开奖直播 快三直播 极速赛车为什么老是输 四川快乐12app下载
海南彩票 陕西11选5开奖直播 澳洲幸运5官方网站 快三开奖结果 十一选五开奖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