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三百一十二章 叱责
    话一出口,太子妃就知道自己失言了。

    果然,太子的面色陡然沉了下来,冷冷地看了太子妃一眼:“你说这话是何意思?莫非是在指责孤为父不慈?”

    太子心情好脾气好的时候,在太子妃面前也不会端着架子。像这般自称孤的,显然是动了怒气。

    当着于侧妃母子的面被太子数落,太子妃既委屈又难堪,红着眼圈为自己辩解:“臣妾并无指责殿下的意思。只是一想到阿诩昏迷了这么久还没醒,心中焦虑难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阿诩的母亲,孤也是他的亲生父亲,难道就不心疼他了吗?”

    太子面如寒霜,声音中透着冷意:“你刚才说的那些话,若是传到外人耳中,会让人如何看孤?”

    “再者,你身为嫡母,孤的儿女就是你的儿女。阿启同样是你的儿子。阿启为了阿诩,连夜出宫赶回府,孤心中欣慰他们兄弟情深,这才夸赞了几句。”

    “你竟连这一点都容忍不下,可见心胸狭隘至极!”

    太子毫不留情地呵斥,犹如当众扇了太子妃两记耳光。

    太子妃只觉得面上火辣辣的,强忍着落泪哭泣的冲动,低声请罪:“刚才是臣妾情急失言,还请殿下恕罪。”

    太子轻哼一声。

    安平郡王一脸愧色地张口道:“都是儿臣太过肆意,惹得母妃不快,也惹得父王动了怒。还请父王消消气。”

    太子余怒未消,对着最疼爱喜欢的次子却舍不得发脾气,脸色顿时和缓了不少:“此事和你无关,你不必愧疚自责。”

    安平郡王正色道:“父王母妃的事,怎么会和儿臣无关。家和方能万事兴,儿臣盼着父王母妃融洽和睦琴瑟和鸣。”

    融洽和睦琴瑟和鸣……

    这几个字听在太子妃的耳中,既刺耳又刺心。

    于侧妃也柔声张口道:“婢妾斗胆,说句不该说的话。屋子里一众太医正为太孙看诊,殿下和娘娘有什么话,也该等太医们走了再说。也免得人多口杂,传出去,总是不太好听。”

    和冲动急躁的太子妃一比,于侧妃既聪慧又善解人意。

    太子心里的怒气总算稍稍平息,冲于侧妃笑了一笑:“你说的也有道理,孤刚才确实太过冲动了。”

    于侧妃也不多言,微微一笑,便住了嘴。

    太子妃暗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这个于侧妃,最擅长装模作样,令人看着作呕。偏偏太子就吃这一套,明明于侧妃也是年近三旬的妇人了,依然长宠不衰。

    还有这个安平郡王,年纪不大,心思却活络的很,又会装巧卖乖,哄得太子对他十分宠爱。甚至越过了太孙……

    太子妃心中气闷郁结,不想再对着太子,又惦记着太孙,张口说道:“臣妾先进去看看阿诩。”

    太子也不耐烦再对着太子妃,点点头应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孙躺在床榻上,俊脸苍白,双目紧闭。

    尹院使和几位太医一一给太孙看了诊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然后凑在一起低声讨论商议。

    太子妃进来之后,尹院使等人立刻上前来见礼:“微臣见过太子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打起精神:“诸位太医快些免礼平身。尹院使,你和几位太医都给太孙看了诊,太孙的身体到底如何?”

    尹院使年约五旬,满额皱纹,头发稀疏,颌下也有几缕稀疏的胡须。此时拱起手,恭敬地答道:“回娘娘的话,微臣正和几位太医会诊,还请娘娘稍候片刻。”

    太医们治病,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,一个比一个谨慎。

    这位尹院使,更是谨小慎微。绝不会轻易下断论。

    太子妃也清楚尹院使的脾气,将心里的急躁不耐按捺下去,张口道:“你们不必着急,慢慢会诊。我就在这儿候着。”

    说完,坐到了太孙的床榻边。

    尹院使眉头悄然皱了一皱,很快平复如常,招呼几个太医到一旁会诊。

    按着宫中惯例,小病夸大无妨,治好了更显太医本事。病症真的重了,就要格外斟酌言辞了。

    太孙的风寒之症拖延了一个多月还没好,现在又气急攻心,昏厥不醒。众太医诊脉,都惊觉太孙脉象微弱,甚至隐隐有枯竭之兆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什么好征兆……

    这一点众人心里都有数,只是没一个人敢说出口。

    现在太子妃就坐在一旁,众太医说话就得更小心几分了。

    尹院使先冲众人使了个眼色,才徐徐张口问道:“诸位太医对太孙殿下的病症有何见解,不妨直言。”

    没人肯做这个出头鸟,俱都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尹院使索性点名:“叶太医一直在太子府为太孙殿下调理身体,对殿下的病症最是熟悉,不如请叶太医先说一说。”

    叶太医也未推辞,张口就道:“殿下病体虚弱,本就精力不济。今日惊闻宫中传来的消息,气血上涌,陡然昏迷。算来已经足有几个时辰了。现在最要紧的,是先将殿下救醒。”

    周太医立刻张口附和:“叶太医所言甚是。”

    众太医这才一一发表见解,说来说去,也和叶太医大同小异。

    有一点倒是肯定的,不管如何,得先将人救醒。总这么昏迷,绝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然后,众太医推选出了一个针灸之术最高明的太医,为太孙施针。

    至于徐沧,平日虽颇得太孙器重。却没被太医们放在眼底,很自然地被众太医忽略在一旁。

    徐沧也不以为意,一直守在太孙的床榻边。

    当徐沧看到一个太医拿着金针为太孙施针的时候,嘴唇动了动,总算记得太孙的叮嘱,将到了嘴边的话又生生地忍了回去。

    太孙脉象虚弱,当然是徐沧暗中做了手脚。

    徐沧提前给太孙服下了自己精心研制的一味药丸。这味药,可以造成脉象衰竭病入膏肓的假象,却又不会真正伤及身体根本。

    太孙其实一直醒着,只是装着昏迷罢了。

    这世上,最难医治的病患,就是太孙这样没病装病的。

    不过,这明晃晃的金针扎下去,太孙也少不得要吃些苦头就是了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幸运农场幸运三 pk10计划软件免费版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10减1 北京pk10华人
幸运农场直播 幸运飞艇盘口 幸运农场怎么玩 北京赛车高手经验分享 幸运飞艇开奖视频直播
重庆幸运农场手机软件 幸运农场兑奖 北京pk10计划免费软件 重庆幸运农场网上购买 幸运农场杀号
幸运飞艇有什么规律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 幸运农场水果走势图 幸运农场奖结果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手机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