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三百一十九章 醒来
    “太医们都出去了,殿下可以睁眼了。”

    徐沧将声音压得极低。

    之前还躺在床榻上昏迷不醒奄奄一息的太孙,立刻睁开眼。目中虽没多少神采,精神倒是不错,还有闲情逸致自嘲几句:“我现在才知道,原来装病装得像也不是易事。这一天一夜下来,真是累得够呛。”

    什么也不能说,什么也不能做,就这么直挺挺地躺着。不管哪个太医出手看诊,都不能有半点反应。一会儿被灌药,一会儿被扎针……

    个中滋味,真是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这还不是最痛苦的。

    太子妃一直待在他身边,断断续续地抽泣。他这个做儿子的,听在耳中着实不是滋味。尤其是在太子妃昏倒的时候,他几乎快装不下去了……

    太孙的面色有些黯然。

    徐沧没那么多细腻的心思,也没安慰太孙什么,直截了当地说道:“殿下昏迷了这么久,也该醒了。一天一夜未曾进食,又被这些太医折腾来折腾去,再这么下去,殿下也不用装病了。直接让人准备后事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太孙:“……”

    徐沧又道:“而且,我已经向那个尹院使打了包票,说只要我出手诊治,殿下立刻就会好。殿下可不能砸了我的招牌,让我丢人现眼。”

    太孙失笑不已:“原来你也这般注重自己的声名。”

    徐沧实话实说:“做大夫的,谁能不在意自己的名声。我这张嘴说话总是得罪人,不过,谁也不敢小瞧了我。还不是因为我医术高明。”

    ……还真是半点都不谦虚。

    太孙哑然片刻,才笑道:“我平日也算是能言善道,鲜少遇到能噎得我说不出话来的人。徐大夫算是第二个了。”

    徐沧一愣,下意识地问了句:“第一个是谁?”

    太孙唇角一扬,目光柔和起来:“当然是阿宁。”

    徐沧:“……”

    身为一个打了半辈子光棍的男人,徐沧独来独往从无牵挂,实在很难理解太孙对顾莞宁的那份执着。

    太孙毅然服用他暗中研制的一种奇药,造成脉象虚弱即将不治的假象。说到底,都是为了顾莞宁。

    被折腾了一天一夜,灌了一肚子苦不堪言的汤药,连口饭都没吃过,还不知怎么虚弱难受,亏得太孙还笑得出来。

    真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。

    徐沧有感而发:“殿下对顾二小姐用情至深,顾二小姐知道了,不知会怎生感动。”

    太孙笑得格外荡漾愉悦:“你太不了解阿宁的脾气了。她若是知道我这么做,只会生气地骂我一顿,气我不爱惜自己的身体。感动落泪之类的事,是绝不会有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太孙的笑容,徐沧忍不住搓了搓胳膊上冒出来的鸡皮疙瘩:“殿下接下来打算怎么办?莫非要一直病下去?”

    太孙目光一闪,对徐沧低语数句。

    徐沧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奇怪,怎么等了这么久还没见徐沧出来?”

    “该不是出了什么岔子吧!”

    “哼!他不过是一个普通大夫,不知走了什么运气,才入了太孙殿下的眼。真论行医治病的本事,哪里及得上我们尹院使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众太医低声窃语口沫横飞之际,门陡然开了。

    徐沧站在门口,脸上没半点多余的表情:“诸位太医请进来吧!太孙殿下已经醒了。”

    众太医: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太医忽然都觉得脸上火辣辣的,像是被人重重地扇了两记耳光。尤其是之前窃窃私语议论得最起劲的那三个,更是面色难看。

    他们用尽了法子,也没能让太孙睁眼。这个徐沧,这么快就让殿下醒了过来……简直就是生生地打他们的脸!

    尹院使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僵硬:“徐大夫,太孙殿下真的醒了?”

    徐沧连眉头都没动一下:“尹院使若是不信,亲自进来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尹院使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尹院使暗暗咬牙,面上却挤出欢欣的笑容:“殿下醒了,实在是个大好消息。我们自是要进去看上一看,将这个好消息禀报给太子和太子妃娘娘,再让人进宫传个喜信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领着众太医进了寝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孙果然已经醒了。

    只是目中无神,神色恹恹,精神不佳。

    尹院使大喜过望,忙大步走上前,激动不已地说道:“殿下终于醒了。这一天一夜,微臣焦心忧虑,饭食难咽。只恨微臣医术低微,无法救醒殿下。好在有徐大夫在,殿下总算是醒了。”

    太孙虚弱地笑了笑,声音也格外低弱:“有劳尹院使费心操劳了。”

    尹院使打起精神说道:“微臣这就为殿下再次诊脉。”

    尹院使坐到床榻边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伸出右手为太孙搭脉,凝神片刻,心里骤然一跳。

    太孙明明已经醒了。这脉象为何不见好转,反而更弱了?

    该不是……该不是回光返照吧!

    尹院使心中惊惶不定,再看太孙黯淡无神的脸孔,心下更是突突乱跳。

    “尹院使,我是不是快不行了?”

    太孙微弱的声音传进耳中,尹院使忙收敛了所有纷乱的思绪,张口应道:“殿下万万不可这么说。人吃五谷杂粮,有七情六欲,难免生病。沉下心来,慢慢静养,总有好起来的一天。”

    尹院使口中这般劝慰,心里却暗暗盘算起来。

    太孙病重,还不知能否治好。照实禀报,皇上必然勃然大怒,迁怒于他这个院使。若是只挑好听的说,将来太孙有个万一,他更是难辞其咎。

    所以,该禀报的,还得禀报。

    只是话该怎么说,就得好好思忖一番了。

    尹院使打定主意之后,立刻召了传话的内侍来,低声叮嘱一番。内侍领命之后,立刻出了太子府,进宫禀报。

    此时天色已黑,宫门已经关上了。

    守门的御林侍卫,一听说内侍是尹院使打发进宫报信的,半点不敢耽搁,立刻开了宫门。

    内侍一路急匆匆地到了福宁殿。

    此时的元祐帝,正在批阅奏折。福宁殿里悄然无声,无人敢发出声音惊扰元祐帝。

    李公公悄步走了进来,低声禀报:“启禀皇上,尹院使让人来送信了。”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博彩行业 河北快三销售平台 新疆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体彩排列三试机号 北京赛车808a
快三大小单双回血技巧 一定牛江苏快三 澳客网 黑龙江6加1开奖结果 pk10北京赛车
宏发彩票 五分彩是什么 排列3试机号 大乐透计算器 时时彩
三分彩是正规国家的吗 pk10技巧想学习吗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