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三百二十九章 圣心
    安平郡王平日虽不及太孙受宠爱,也颇得元祐帝欢心。

    他压根没想到,元祐帝竟会当众提起此事令他难堪,顿时涨红了脸。

    然而,面对着万人之上的天子,安平郡王只能忍气吞声点头称是:“是孙儿思虑不周,孙儿就在这儿等着。”

    元祐帝不再多言,拂袖进了寝室。

    太子和太子妃也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安平郡王垂下头,掩住眼底的嫉恨愤怒。

    于侧妃悄然走上前来,握住安平郡王的手,用力地握了一握。

    安平郡王抬起头,看了于侧妃一眼。

    于侧妃冲他使了个眼色,低声安抚道:“太孙病重,皇上心情不佳,说话语气比平日冲一些也是难免。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是啊!

    萧诩再得宠又能如何?如今只剩一口气苟延残喘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熬不过去闭眼了。

    笑到最后,才是真正的胜利者。

    安平郡王定定神,冲于侧妃笑了一笑:“孩儿让母妃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人多,不宜说什么。

    于侧妃见安平郡王神情平静下来,也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元祐帝一进寝室,原本正在床榻边看诊的徐沧立刻起身跪了下来:“草民徐沧,见过皇上。”

    元祐帝对徐沧的印象还算不错,淡淡说道:“平身吧!”

    不管如何,徐沧总比太医院那群没用的太医强多了。能让太孙偶尔醒来,也能勉强进些饭食。

    徐沧谢了恩典,起身站到一旁。

    元祐帝走到床榻边,凝神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短短月余,太孙清瘦了许多,脸上也没什么血色。此时刚醒来不久,意识还有些昏沉,目光虚弱无力,冲元祐帝笑了一笑:“孙儿又让皇祖父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声音也格外的低沉虚弱。

    仿佛随时会随风飘逝一般。

    元祐帝鼻子微酸,面上却未流露出来。略略俯下身子,对太孙说道:“你什么都不要多想,安心养病。等你身子好了,再到宫里来陪皇祖父。”

    太孙低低地嗯了一声,然后,忽然说了句:“孙儿若是好不了了,皇祖父也不要太过伤心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太子妃立刻红了眼眶。当着元祐帝的面,又不敢哭出声来,泪水不停地滑落脸颊。

    太子心中也是阵阵恻然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心里暗暗叹息不已。慧极必伤,长子天生聪慧,资质远胜自己。可惜寿元不长,眼看着是撑不了多久了……

    好在他还有一个身体康健的儿子。

    元祐帝看着最疼爱的长孙,心中满是晦涩,声音也有些暗哑:“阿诩,你一直是个孝顺体贴的孩子,也最得皇祖父的喜欢。你再孝顺一回,好好活下去。皇祖父一把年纪了,不想尝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心酸滋味。”

    太孙有些无奈地苦笑,虽然勉强振作,声音已经微不可闻:“孙儿也想长长久久地活下去,奈何身体不争气。大概是孙儿福分浅薄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诩,你别说了。”太子妃伤心至极,再也顾不得对元祐帝的敬畏惧怕,冲到床榻边,紧紧地攥住太孙的手:“你别再说了。你一定要好好活着,不然,母妃也活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一边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元祐帝素来嫌弃这个儿媳性情软弱无能,此时见她真情流露一片慈母心肠,顿时顺眼了不少。

    相较之下,太子就显得漠然了许多,一直站在原地,没有动弹。

    元祐帝有些不满地扫了太子一眼。

    太子心中一凛,立刻走到床榻边来,低声安慰太子妃:“阿诩福泽深厚,又有父皇龙气庇护,不会有事的。父皇难得来探病一回,你别哭哭啼啼地,让父皇和阿诩好好说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抽噎着应了一声,万般不舍地松了手,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元祐帝定定神,放缓了声音,和太孙闲话几句。

    太孙轻声道:“孙儿病重,不怪任何人。皇祖父也别再责罚睿堂弟了。”

    一提起齐王世子,元祐帝神色顿时难看起来,冷哼一声:“怎么能不怪他。当日若不是他在椒房殿里胡闹,朕早已为你赐婚了。你也不会气急攻心昏迷不醒,更不会病重到今天这个地步。”

    说到底,都是齐王世子居心叵测。

    或许,齐王世子本来就存着故意气太孙的心思。眼下太孙病成这样,元祐帝一想起,就心中阴郁烦闷,哪里肯轻易饶过齐王世子。

    太孙轻叹一声:“睿堂弟钟情阿宁的事,孙儿确实知晓。而且,阿宁是他的表妹,论起亲疏来,确实更胜过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阿宁彼此钟情,睿堂弟心高气傲,因爱不得而生恨意,这才殿前失仪。说到底,也不全怪他。”

    “皇祖父罚他禁足,又罚他抄经书为孙儿祈福。孙儿感激皇祖父的心意,却也不忍见他受苦。求皇祖父,看在孙儿的颜面上,就放过他这一回吧!”

    太子妃一听急了:“阿诩,阿睿这样对你,你怎么反倒为他求情!你病成这样,他在背地里不知有多得意高兴!”

    元祐帝眉头微微一皱。

    太孙看向太子妃,温和地说道:“母妃心疼我,我心中明白。只是,我和阿睿到底是兄弟,岂能为了这点事就闹得反目。皇祖父给他的教训,也已经足够了。想来他以后也绝不会再犯同样的错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对齐王世子恨得咬牙切齿,还想再说什么,却被太孙的目光阻止。

    元祐帝欣慰地笑道:“阿诩宽厚大度,胸襟过人,就是朕也望尘莫及。”然后又沉声道:“不过,纵然你为阿睿求情,朕也不能轻易饶了他。”

    太孙还想张口,元祐帝挥挥手:“你不必为他求情了。朕意已决!”

    和太孙的仁厚一比,齐王世子更显得心胸狭窄面目可憎。

    说了这么久的话,太孙脸上有了倦色。

    元祐帝心中怜惜之意顿起,张口道:“你好生歇着,朕先回宫,等日后有了空闲,朕再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一直默不吭声的徐沧,此时忽地上前一步:“启禀皇上,草民有些话不吐不快,斗胆谏言。”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吉祥彩娱乐平台 为什么没有北京11选5 甘肃11选5组3 体育彩票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秒速赛车彩票
幸运飞艇怎么看冠亚和 体彩排列三开奖号码 黑龙江十一选五推荐号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l
pk10开奖视频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彩票控 香港六合彩特码 开心七星彩论坛 腾讯分分彩惊人骗局
陕西十一选五前三 幸运飞艇开奖 澳门博彩公司 广东福利彩票36选7 云鼎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