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八百七十八章 中宫(二)
    登基以后,政事十分繁忙,夫妻两人白日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。又半真半假地怄气冷战,夫妻两人已经有一段时日没独处过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身体虚弱,他倒也没想做什么,只是想搂着她说会儿悄悄话。现在两个孩子都在,显然成了奢望。

    阿娇阿奕可不管亲爹心里有多郁闷,洗漱过后,立刻爬上宽大的床榻,各自占据了最喜欢的位置。

    阿淳年龄还小,夜里要吃奶水,被乳娘抱走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睡在里侧,阿娇紧贴着她的身侧,阿奕便侧过身,搂住萧诩的脖子。

    夫妻两人各自轻拍孩子的后背,先将一双儿女哄睡下。

    萧诩见顾莞宁满面倦色,颇为心疼地低语道:“你身子虚弱,今日忙了一整天,早些歇着吧!我来照顾孩子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确实颇为疲累,轻轻嗯了一声,闭上眼睛,很快入眠。

    朦胧昏黄的烛光透过轻柔的纱帐,静静地洒落在顾莞宁柔和宁静的睡颜上。

    就这么看着她,他有些躁动难安的心,也迅速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他伸长了胳膊,指尖轻触她的脸颊,呢喃低语:“阿宁,做一个好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卯时,天还未亮,顾莞宁和一双孩子还未醒,萧诩便已悄然下榻起身出了寝宫。

    朝事多而繁琐,要做一个勤政的天子,要付出的心血远胜常人想象。

    阿娇阿奕每日的课程排得颇为紧密,到了辰时,便要起床。半个时辰内梳洗更衣吃完早饭,辰时正便开始上课。

    顾莞宁无暇也无力亲自送孩子去上书房,命陈月娘代为相送。然后,便去了正殿。

    四妃来请安,顾莞宁没有召见,对顾莞琪也没有特殊待遇,一律打发离开。宫中所有内侍总管和女官,俱在殿外等候。

    大秦宫廷里共有两千多宫人,其中半数是内侍,半数是宫女。当日宫变时死伤了一些,清理后宫时又杀了一些,剩下的宫人依然有两千之多。

    今日有资格前来椒房殿觐见的内侍总管和女官,品级都不低。加起来约有百人。其中内侍总管四十多人,女官五十多人。

    百人分做四列,按着品级高低,鱼贯而入,丝毫不乱。一起下跪磕头行礼,场面颇为壮观。

    内侍大多相貌阴柔声音尖细,女官们年龄不等,年轻的二十左右,年长的有四旬左右。

    顾莞宁端坐在凤椅上,声音淡淡:“平身。”

    声量不高,却透出不容置疑的威严。

    众人都听闻过顾莞宁的赫赫名声,无人敢怠慢,一起跪谢了皇后恩典,才战战兢兢地起身。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掠过众人脸孔,缓缓说道:“宫中人多口杂,心思活络者,不在少数。本宫从即日起执掌中宫,第一件要做的事,便是肃清宫廷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得心里突突直跳。

    大家都猜到顾皇后要来个下马威,却未想到,下马威第一天便来了……顾皇后到底打算如何肃清宫廷?莫非是要将所有宫中重要的职位都换上自己的亲信?

    现在站在椒房殿正殿里的,都是先帝在时进宫的老人。顾皇后在宫中住着未满半年,先是做月子,后来又养伤,根本没什么机会培养自己的亲信吧!

    站在众内侍之首的,是内务府总管太监盛公公。

    盛公公鼓起勇气张口道:“皇后娘娘要肃清后宫,不知是怎么一个肃清法。奴才愚钝,不解其中意思,还请娘娘示下。若有用得着奴才的地方,奴才肝脑涂地,绝不推辞。”

    话说得花团锦簇,十分动听。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一扫,目光凛冽,令盛公公心中陡然生出不妙的预感。

    果然,就听顾莞宁冷然说道:“内务府事情繁多,盛公公忙于向韩王府传信,精力不济,这总管一职,不做也罢。”

    盛公公头脑嗡地一声,瞬间冷汗如注,扑通一声跪了下来:“奴才对先帝忠心耿耿,对如今的皇上也是一片忠心,岂敢生出异心。更不敢和韩王府私下有什么来往。还请皇后娘娘明鉴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只透些口风,还没来得及有‘来往’。否则,本宫今日不止是撤了你的职,而是摘你的脑袋!”顾莞宁声音中满是森冷的寒意。

    盛公公面色惨然,想张口辩驳,却无从说起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常在宫中行走,窦淑妃又曾执掌宫务,都曾暗中拉拢于他。他生性油滑,冒性命之险的事当然绝不会做。想着将宫中的消息传到韩王府,不是什么难事,便应了下来……

    他行事十分小心谨慎,为何还会被顾皇后察觉?

    顾莞宁根本未给盛公公辩驳的机会,冷然吩咐:“内务府副总管越公公,暂代总管一职。”

    越公公既震惊又欣喜地跪下谢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瘫软在地的盛公公,很快被人拖了下去。

    站在正殿里的内侍女官们,都被顾莞宁的雷厉风行震慑住了。一个个开始惶恐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众人的直觉很灵验。

    顾莞宁话语不多,十分简洁,一张口必有人遭殃。

    私下向韩王府传信的盛公公只被革了职,接下来被点名的就没那么好的运道了。

    轻则罚一年俸禄,重则当场拖下去挨一百板子,打得皮开肉绽奄奄一息。有三个内侍女官,分别是景月宫景秀宫的人,被打得最重。

    挨板子的被堵住嘴,没有惨呼声,站在殿内的众人只能隐约听到板子落在皮肉的声音……一个个遍体生寒,只觉得板子会随时落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椒房殿里的内侍女官只剩下七十人。

    短短半个时辰,已有三十余人挨罚。

    无人敢再抬头,一个个屏住呼吸。

    椒房殿里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顾莞宁的声音不疾不徐地传进各人耳中:“今日本宫对存着异心的不忠之人稍作惩戒。尔等也需谨记,以后尽心当差做事,不准探听自己不该知道的事。尤其是福宁殿和椒房殿,若有人再敢窥伺且私自传信出宫,直接杖毙。”

    “在宫中搬弄口舌是非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也一样处置。”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