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八百八十二章 立威(四)
    后宫不得干政,这是高祖建朝时便定下的规矩。身为皇后,教养儿女打理后宫事务才是本分,朝堂之事不该多问。

    王皇后坐镇中宫数年,格外小心谨慎,唯恐惹来元佑帝的忌惮。

    顾莞宁和萧诩却无此困扰,夫妻两人私下无话不说。朝堂纷争,后宫事务,信手拈来,毫无忌惮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让他们就藩,白白便宜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说道:“藩地的税赋都归藩王,倒让朝廷帮着养藩地的驻军。往日是皇祖父惯着自己的儿子,别人管不着。现在是你这个侄儿做皇帝,天底下没有叔叔占侄儿便宜的道理。以后藩地驻军的军粮,让藩王们自己想办法。正好给朝廷省下一大笔开销。”

    藩王们富庶得流油,让他们出出血。也免得他们像齐王那样,将金银都用来暗中豢养死士暗卫。

    萧诩听得眼睛一亮,脱口而出:“好主意!过两日,我便让御史台上奏折!”

    这种事,当然无需天子亲自出马。

    顾莞宁见萧诩想也不想便听自己的意见,心中微暖,口中故意说道:“你和我商议朝政之事,听取我的建议,不怕传出去让人耻笑?不怕九泉之下的皇祖父知道了生气?”

    萧诩凝视着顾莞宁,缓缓说道:“阿宁,前世你为太后,执政时英明果决,行事果断,我都一一看在眼底。平心而论,更甚于我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心里,你不仅是我的妻子,是我儿女的亲娘,更是世上最值得信任依赖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么好的幕僚在身边,我当然要时常请教才对。”

    这世上,一个男子给妻子最大的尊敬,莫过于将她视为自己的知音。

    顾莞宁眼眶微热,一阵阵暖流在心中涌动。她一时说不出话来,便将自己的头靠在萧诩的胸膛处。

    隔着薄薄的衣衫,清楚地听到他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咚咚咚咚,温暖有力。

    “听见我的心在说什么了吗?”萧诩低低地笑道:“它在不停呼唤你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唇角微微扬起,忽地张口说道:“过几日,我便让四妹出宫。”

    萧诩早已猜到顾莞宁的打算,点点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没问顾莞宁到底要怎么做。

    她既已安排妥当,无需他多管多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日后的朝会,御史台的御史上了奏折,奏请藩王归藩。

    魏王韩王早料到会有这一日,两人并未慌张,一起出列。

    魏王年长,便先张了口:“新帝登基,诸事未稳,本王不才,厚颜恳请皇上,容我和六弟在京中多逗留数月。一来告慰先帝在天之灵,二则,我们也愿为朝廷出力当差,希望皇上首肯。”

    韩王也拱手,言辞恳切:“我也愿为皇上鞍前马后,请皇上只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坐在龙椅上的萧诩,一脸动容:“四皇叔六皇叔如此关心朕关心朝堂,堪称藩王表率。朕心甚是感动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藩王就藩,不得长期在京城停留,这是先祖开朝时便定下的规矩。朕绝不会疑心两位皇叔有何居心,奈何有齐王作乱在前,朕若再苦留两位皇叔在京城,岂不是让两位皇叔担下居心叵测觊觎龙椅的恶名?”

    魏王韩王听得心中一沉。

    萧诩这话说得太阴险了!!!

    居心叵测觊觎龙椅这样的话一说出口,他们两人还有何颜面借口留在京城?

    果然,傅阁老立刻拱手张口:“皇上仁厚之心,臣等尽知。魏王殿下韩王殿下深明大义,必不会辜负皇上心意,更不会令自己背负恶名,令先帝蒙羞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另外两位阁老也张口附和,六部堂官中出言者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有几个站出来为魏王韩王说话的,很快被淹没在众臣的声音中。

    魏王的心直直往下沉。

    萧诩登基才几个月,收拢人心的速度出乎意料的快。大势已去,再挣扎,徒惹人笑。罢了,还是走吧!

    魏王和韩王迅速对视一眼,一起萌生退意。

    没想到,事情还没完。

    在两人表示出要离京回藩地的意愿后,户部尚书出列,愁眉苦脸地哀叹国库空虚,无力供给兵部钱粮。

    兵部尚书不肯相让,立刻严词声明,十万边军的军粮绝不能少。守卫京城的神卫军和禁军也不能少了粮饷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便只有削减各地驻军的军饷了。

    魏王何等精明,很快便听出不对劲了。这分明是冲着他们两个来的!

    韩王是个直来直去的性子,听众官员绕来绕去的,心中十分不痛快,沉着脸冷声道:“国库怎么会空虚?”

    他一张口,户部尚书正大光明地冲着他来了:“韩王殿下有所不知。国库原本还算充盈,只是前年拨出大笔钱粮赈灾,去年又操办先太子和先帝的丧事,耗费极多。今年再应付兵部粮饷,实在吃力。”

    御史台大夫立刻提议:“韩王殿下魏王殿下心系朝堂,定会为皇上分忧。”

    坐在龙椅上的萧诩,便用希冀又期待的目光看过来。

    韩王魏王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位藩王心中气得咬牙切齿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太阴险太狡诈了!

    奈何他们两个已经被架到火上,想不脱层皮也不行。主动张口还好看些。不然,只会更难看。

    于是,两位“高风亮节”的藩王,在天子的赞扬声和众臣的夸赞声中,忍气吞声地主动担下了藩地驻军的军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心情同样郁闷的魏王韩王,当晚忍不住凑到一起,喝了一顿闷酒。几杯酒下肚之后,韩王一拍桌子,怒骂道:

    “这么阴损的招数,都是谁想出来的!想让我们就藩就直说,我们走就是了。偏整出这么多动静来,还让我们供养驻军,真是气死我了!”

    “父皇一走,萧诩便翻脸不认我们两个皇叔了!我这就去父皇墓前哭上一回。”

    魏王没有阻止韩王宣泄心中的不满,他心中也十分懊恼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早些离开多好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没有齐王的胆量,却又不甘年轻的侄子坐上龙椅,被天子忌惮,也是难免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北京赛车助赢软件 国际娱乐平台 易发真钱斗地主 八马彩票网登录 幸运28预测网站
新疆11选5遗漏数据 北京赛车 青海11选五今日走势图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 极速时时彩官方网站
硳江苏十一选五 吉林11选5走势图表 北京pk10完整走势图 八马彩票app下载 双色球手机投注
快乐12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赛车助赢软件 幸运飞艇走势 11选5玩法 真钱棋牌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