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八百八十九章 远走(二)
    隔日,船只在码头靠岸。

    这里虽地处偏远,码头处倒也颇为热闹。

    挑担的挑夫们光裸着上身,被晒得黑黝黝的皮肤上满是汗珠。卖吃食的小贩们满脸殷切的笑容卖力吆喝,包着头巾打扮爽利的妇人胳膊上挎着竹篮,干净的笼布下是热腾腾的包子馒头。

    “爹,这里居然有妇人出来卖吃食。”顾莞琪探头看了片刻,颇为惊奇地感叹一声。

    女子不应该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吗?

    顾海笑道:“傻丫头,你出身侯府,自小就锦衣玉食,哪里知道普通百姓的生活。这些妇人,既得做家务,又得赚钱贴补家用。不愿出来走动的,便在家中做些女红针线。这里有码头,有船只来往,做些吃食出来卖最合适。”

    整日待在闺阁里琴棋书画春花秋月的名门闺秀顾莞琪,何曾见过这等市井真实的生活。既觉得新鲜有趣,又有些跃跃欲试:“爹,以后我是不是也可以出来走动?”

    顾海一看便知顾莞琪的心思,不由得哑然失笑:“莫非你也想学这些妇人一般抛头露面不成?”

    “你早些打消这个念头。偶尔出来走动无妨,可不能整日在外面疯野。”

    顾莞琪敷衍地点点头,心里却暗暗想着。等顾海一走,这里再无人管束着她。她想怎么撒欢都行……

    顾海实在太了解自己女儿的性子了。见她眼睛骨碌碌乱转,便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。既好气又有些欣慰。

    也亏得顾莞琪心宽。更名易姓远离亲人远走他乡,也未见她整日落泪哭泣,倒是已经打上了“天高任我飞海阔任我游”的主意。

    好在他早有安排。

    怎么也不能让宝贝女儿一个人孤零零地孤单受苦……

    顾海目光掠过码头处牵着马张望的少年郎,张口道:“故人之子前来相迎,我们现在就下船。”

    顾莞琪清脆地诶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莞琪顾海父女依旧易容装扮,为了不引人瞩目,随行的暗卫早已穿着普通人的衣服,先一步上了码头。混在来往的人群中,并不惹眼。

    顾海领着顾莞琪下船的时候,也未惹来多少人瞩目。

    一直在码头处等候的青衣少年,在看到顾海的那一刻,精神一振,立刻迎上前来。双手抱拳,礼貌地问道:“来人可是顾世叔?”

    这个青衣少年,约有十七八岁。生得浓眉大眼,神采奕奕,颇为精神。

    顾海略一点头:“正是顾某人。”

    青衣少年接着张口问道:“顾世叔可知我父亲的姓名?”

    顾海眼中闪过一丝笑意,徐徐应道:“你父亲姓郑名寒,今年四十有五。共有三子,你的两位兄长已经成亲,你便是幼子,单字一个源字。我说得没错吧!”

    青衣少年郑源目中闪过释然,低声说道:“家父十日前便命我前来码头等候,来之前,家父便曾叮嘱过我,顾世叔身穿蓝袍,脸上有一道刀疤。我唯恐认错了人,所以多问了几句,还请顾世叔见谅。”

    顾海对年轻谨慎细心的郑源颇有好感,笑着说道:“仔细些也是应该的。”转头吩咐顾莞琪:“婉儿,这是你郑伯父的幼子,你叫一声郑三哥便可。”

    顾莞琪笑着喊了一声郑三哥。

    声音娇脆悦耳,配着那张满是麻点的脸孔颇有些违和感。

    郑源应了一声,喊了一声“齐表妹”,并不多看顾莞琪,对着顾海笑道:“请顾世叔和齐表妹随我来,家父一直在翘首苦盼。”

    顾海点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阔别十几年的老友相见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自有许多话要说。

    顾海和郑将军进了书房,半日都没出来。

    顾莞琪便待在郑府内宅。郑夫人性情爽朗,两个儿媳也都是温和好相处的性子,顾莞琪一开始还有些拘谨,很快便放了心。

    顾海用心良苦,特意为她挑了郑家来投奔,显然郑家都是可靠之人。

    郑夫人婆媳三个,明知她身份来历不同寻常,却不多问,也不问顾莞琪本来面貌如何。将晋州的生活习俗细细道来。

    初来异地的紧张和陌生,在郑家人温和如春风般的陪伴下,渐渐消融不见。顾莞琪也恢复了俏皮活泼的本性,很快便和郑家年仅五岁的孙子玩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郑夫人看着活泼的顾莞琪,目中露出满意之色。

    “齐婉儿”真正的身份来历,只有他们夫妻两人知晓,所有小辈包括郑源在内,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郑将军曾经透露过要让幼子娶齐婉儿之事,她素来以丈夫的心意为尊,并未反对。今日亲眼看到了齐婉儿,心里倒是踏实了不少。

    到底是名门闺秀出身,教养良好,性子也活泼讨喜。易容后的容貌看着平庸,不过,只听声音,也能猜出她相貌出众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阴错阳差到了晋州,幼子郑源未必有这份福气,能娶到这样的高门贵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海父女在郑家住了两日。郑家来了一位“远房表姑娘”的事,也被有意无意地传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切意料之中,这个消息并未引来任何人的疑心。

    这年月,家中有些败落穷苦的亲友来投奔,委实寻常。

    这位齐姑娘,倒和那些破落户不同。听闻原是富商之女,父母双亡后,变卖了所有家产,带了大笔金银来投奔郑家。有郑家庇护,在晋州这个地面上,自无人敢寻衅惹事。

    两日后,顾海便领着顾莞琪到了置办好的三进宅院里安顿住下。这处宅院,和郑家同在一条巷子里,步行不过是盏茶功夫。

    待顾莞琪安顿好之后,顾海也该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莞琪,我也该回京城了。”顾海狠狠心和女儿道别:“我告病不出,一直未露面。两三个月无妨,时日拖得久了,不免惹人疑心。”

    顾莞琪眼中闪着不舍的水光,面上却扬起甜美的笑容:“爹放心走吧!我会照顾好自己的。每个月我会写信,让暗卫悄悄送到京城去。”

    顾海心中隐隐作痛,深呼吸一口气说道:“莞琪,你觉得郑家三子郑源如何?”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大乐透 北京赛车计划 新东泰赌场 牛牛热视频 香港六合彩论坛
幸运赛车开奖结果走势图 幸运农场幸运二 nba比分直播 河北福彩20选5 广东体彩快中彩
北京赛车软件 辽宁十一选五 前三技巧 幸运赛车视频直播 广东11选5预测 幸运农场走势图
广西11选5任选基本走势图 云南11选5走势图 体彩22选5开奖结果 体彩试机号 福建11选5几点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