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八百九十五章 三妃(一)
    顾莞宁哭笑不得:“母后真是越发幽默风趣了。”

    闵太后开怀一笑:“我整日闲着无事,听些闲话解解闷罢了。反正她们说什么,我从不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闲话片刻,闵太后才斟酌着言辞说道:“顾贵妃年轻早逝,确实是件憾事。只是,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。你也别总耿耿于怀。”

    也别为顾莞琪之事冷淡疏远新帝了。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闵太后不便直说出口,目光却将心意表露无疑。

    可怜天下慈母心。

    哪怕儿子早已成年,贵为天子,依然时时牵挂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顾莞宁抿唇,轻声道:“人死不能复生。逝者已逝,活着的人总要更好地活下去。这个道理,母后不说我也明白。母后放心吧!我已将此事放下,也不会因此和皇上生出隔阂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说得直接,闵太后听了颇为欣然,长松一口气:“这样就好。”又打量顾莞宁两眼,笑着问道:“你身子可痊愈了?”

    顾莞宁微笑应道:“将养了大半年,如今已恢复得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比起往日依然不及。亏损的元气,只能慢慢调养。不过,坐立行卧都已无碍。

    闵太后欣然笑道:“你整日待在椒房殿,想来也气闷的很。不如今日一起去御花园里转转如何?”

    顾莞宁含笑应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婆媳两个,感情融洽,犹胜母女。

    顾莞宁扶着闵太后的胳膊,慢悠悠地迈步进了御花园。内侍宫女们远远地跟在其后,免得扰了皇后和太后的兴致。

    时值秋日,阳光和煦,秋风飒爽,天高云淡。

    园子里花草茂盛,奇山异石,处处皆有景致可以欣赏。

    在园子里闲庭漫步,心情想不好也难。

    闵太后一路上笑意盈盈,不时停下脚步,指着花草说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顾莞宁不由得笑了起来:“母后喜爱花草,在慈宁宫里亲自种花养草一事,我也有所耳闻。今日一见,果然不同凡响。”

    闵太后笑道:“我种着解闷罢了。哪里谈得上不同凡响。”

    顿了片刻,忽地叹了口气:“两年前,我从未想过会过上现在这样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两年前,太子还在世。她还是一个不得丈夫欢心的太子妃,元佑帝对她这个儿媳也多有不满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的她,何曾想过自己会这么快就做了大秦太后?

    如今,儿子做了皇帝,儿媳是六宫皇后。她这个太后无需操心烦神,每日过得悠闲自在,在众人的追捧讨好声中过日子……

    真是想都不敢想。

    顾莞宁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前世婆婆寿元不长,没来得及享受尊荣,便追随太子去了黄泉。这也是萧诩心中最大的遗憾。这一世,婆婆心态平和宁静,定会寿元绵长。

    在园子里转悠半个时辰,顾莞宁有些疲倦。

    闵太后见她眉宇中流露出倦色,立刻道:“那边有一处凉亭,我们过去歇息片刻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先是点点头,然后笑叹道:“这条命虽然从阎王手中抢了回来,却是远不及往日。换在以前,走上一个时辰,我也不会觉得疲累。”

    提起受伤之事,闵太后目中露出一丝歉然。

    顾莞宁当日是为了救萧诩一命,才受了重伤。救命之功,还未褒奖。先帝一道赏赐四妃的遗旨便来了……

    别说萧诩,就是她这个婆婆,一想到这些,也觉得满心愧疚,对不住儿媳啊!

    婆媳两个在凉亭里坐下,闵太后反手握住顾莞宁的手:“我代阿诩向你陪个不是。你也别将几个嫔妃放在心上。阿诩何曾看过她们一眼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正要说什么,眼角余光忽地瞄到三个窈窕的身影,神色微微一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闵太后顺着顾莞宁的目光看过去,心里也有些不快。

    相携而来的,正是傅玉崔珺莹闵芳。

    三个正值妙龄的美人,犹如枝头鲜花一般娇嫩可人,虽穿着素服,也不掩各人的好颜色。尤其是闵芳,在三人中容貌最出众,目光流盼间,娇弱动人。

    三人每日到椒房殿请安,顾莞宁也未拦着。大半年下来,她们见到天子的次数却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原本矜持傲气的傅玉崔珺莹,也有些惶然。闵芳再凑过来的时候,两人也未拒绝。如今三人经常同进同出一同露面。

    “臣妾见过太后娘娘,见过皇后娘娘。”三妃一起躬身请安。

    换在平日,闵太后顶多形容冷淡些。今日却沉了脸:“你们三人,如何知晓哀家和皇后会来御花园?”

    又对顾莞宁说道:“皇后整顿宫廷之后,已无人敢窥伺椒房殿。看来,这是慈宁宫里的宫人口风不紧,透露了哀家的行踪。扫了哀家和皇后的兴致。今日回去之后,哀家也该好好整顿慈宁宫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心中一慌。

    位分最高的傅玉忙恭敬地解释道:“太后娘娘误会了。臣妾三人并不是有意打探娘娘行踪。今日相遇,纯属偶然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臣妾岂敢随意打探太后娘娘皇后娘娘的行踪。”崔珺莹也恭敬地张了口:“太后娘娘实在是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闵芳也鼓起勇气,看向闵太后:“臣妾原本不敢过来惊扰太后娘娘,只是平日极少见到太后娘娘,心中孺慕,今日厚颜前来请安,扰了娘娘清净,请娘娘见谅。”

    三人都畏惧顾莞宁,又知闵太后是出了明的温和脾气,索性一起给闵太后请罪。

    顾莞宁冷然旁观,未置一词。

    闵太后挑了挑眉,冷笑一声:“感情都打量着哀家性子好,便一起冲着哀家来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们谁也没料到好脾气的闵太后今日竟动了真怒,忙一起跪下请罪:“太后娘娘息怒!”

    闵太后重重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一直未出声的顾莞宁,终于缓缓张口:“既知道扰了太后娘娘清静,便速速退下。以后无召不得随意出寝宫。”

    三人只得应声。

    闵芳不甘就此退下,更不甘就此被禁足,大着胆子抬头说道:“臣妾自问没做错什么。为何娘娘罚臣妾禁足,不让臣妾出寝宫?”

    先定个小目标,比如1秒记住: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: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贵州十一选五任选三 大乐透走试图 江苏11选5推荐 足球比分zquu 捕鱼达人3破解版
彩乐乐彩票网 浙江11选5 甘肃十一选五遗漏 pk10计划软件安卓 安徽十一选五彩票控
体育彩票大乐透开奖 福利彩票双色球走势图 福彩3d正版藏机图 福建11选5任选前三 山东11选5开奖结果查询
重庆幸运农场主题店 大战皇家赌场 投注haobc 北京十一选五号码推荐 七星彩历史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