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九百章 责罚(二)
    闵太后失笑:“到底什么事?你直说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萧诩清了清嗓子,将今日朝堂之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闵太后定定地看着萧诩,眉头微皱:“你真的革了他的官职?”

    萧诩点点头:“不但革了他的职,还令他以后无事不得上朝。”

    闵太后:“……”

    闵太后笑不出来了,半晌才道:“这般责罚,是不是稍稍有些重了?”

    到底是她嫡亲的兄长,平日再恨铁不成钢,也不会放手不管不问。一听到承恩公丢了这么大的人,忍不住心疼起来。

    萧诩温言解释道:“承恩公是我嫡亲的娘舅,我不是有意让他难堪。只是,闵家近来太过高调,行事张扬,为人所嫉。我这么做,也是想警告敲打闵家一二。免得他们生出骄纵之心,滋生贪恋,甚至将手伸进宫中来。”

    说来说去,最后一条才是真正的理由。

    闵太后难免有些不是滋味,轻哼一声道:“你是嫌你舅舅舅母想捧闵妃,让莞宁不喜,所以才要敲打他们。顺便来个杀鸡儆猴,也警告傅崔两家,不得枉动吧!”

    萧诩一本正经地拱手致歉:“儿子不孝,确有此意,请母后息怒。”

    闵太后哭笑不得,又拿他没法子,忍不住叹了口气:“罢了罢了,儿大不由娘。你想做什么便做什么,不必来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转过身去,继续拿剪子剪花枝。

    剪啊剪啊,一不小心,将带了两个花苞的花枝尽数剪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已是闵太后生气的表现。

    换在往日,闵太后哪里舍得这样撂脸色给儿子看。今日为了承恩公被责罚一事,心中生恼,不肯理睬萧诩。

    萧诩绕了一圈,走到闵太后对面,柔声说道:“母后,你先别生气。我只罚承恩公一段时日。待他醒悟过来,行事有了分寸进退,我便再让他上朝。”

    闵太后闷闷地嗯了一声,继续低头剪啊剪,将正开着鲜花的花枝又剪断了一枝。

    萧诩又说道:“阿宁当日为我挡了一剑,身受重伤,几乎送了命。这份情意,我岂能辜负?皇祖父遗旨,我不得不从,已经对不住她。若是再让她受闲气闷气,我也不配再做她的丈夫。”

    闵太后手中动作一顿,抬起头来,神色有些复杂:“阿诩,你说的这些,我都明白。你和莞宁夫妻情深,我这个做亲娘的,只会为你们高兴。我不会像别的婆婆那样,见不得儿子儿媳感情好,便要从中作梗。”

    “闵家女进了宫,我从头至尾也未搭理过她,更未如承恩公夫妇所愿,扶持闵妃和莞宁争斗。”

    “闵家人行事失了分寸,你舅母前些日子进宫,求情的话还未说出口,我便将她打发走了。唯恐让莞宁有半分为难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无所求,不过是希望你照拂闵家一二,别令我颜面难堪。可你今日在朝堂所为,委实有些过分。你舅舅一把年纪,被你这般斥责,以后还有何颜面出现在朝堂上?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做,将我这个亲娘置于何地?又将闵家置于何地?”

    从未对儿子发过脾气的闵太后,此次是真的动了气,滔滔不绝地说了一长串。

    萧诩满面愧色:“母后说的是。是儿子思虑不周,行事有些过激了。我明日就下旨,召承恩公上朝。”

    闵太后却又道:“朝令夕改,天子颜面何存?算了,这一次就当是给闵家一个教训。等过了年,你再让承恩公上朝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萧诩感动不已:“母后全心全意都为我考虑,我真不知该怎么回报母后才好。今日我在慈宁宫里陪母后用晚膳。只我们母子两个,像以前一样,一边吃饭一边闲话谈心。”

    闵太后眼中有了一丝笑意,点了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萧诩在慈宁宫里用了晚膳,陪闵太后闲话许久,才回了椒房殿。

    迎接他的,是顾莞宁洞悉了然的揶揄浅笑:“怎么?已经将母后哄好了?”

    萧诩挑眉一笑:“你怎么知道母后生气?”

    “猜也猜得到。”顾莞宁淡淡一笑:“母后平日也不喜闵家。可闵家到底是母后娘家,血浓于水,你责罚承恩公,母后必会动气。”

    承恩公是闵太后嫡亲的兄长。闵太后怒其不争,却也割舍不下。

    萧诩轻叹一声:“若不是看在母后的颜面上,我也不会将承恩公的爵位给闵家。可惜,承恩公不但不知感恩,反而生出骄纵之心和更多的贪念。我若不及时敲打,让他警醒,以后闵家惹出祸端来。到那时,母后才是真的进退两难。”

    “这其中的道理,母后心里也明白。所以,她虽然生气,很快也就想通了。”

    不然,萧诩今日岂能轻易就哄好闵太后?

    顾莞宁静默片刻,才轻声道:“萧诩,我们以后好好孝敬母后。”

    如此通情达理的婆婆,委实是世间难寻。

    萧诩笑着应了一声,走上前,将顾莞宁揽进怀中,热烘烘的气息在她耳边吹拂:“时候不早了,我们安寝吧!”

    顾莞宁耳后最是敏感,耳根已然开始泛红。

    自两人和好之后,着实缠绵荒唐了几日,比起当年新婚时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夫妻间的感情,也如陈年佳酿一般,历经岁月,愈发深厚绵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隔日,承恩公便告病不出。承恩公夫人以照顾承恩公为由,婉言谢绝了一切应酬来往。

    喧嚣热闹的闵家,在短短几日间沉寂下来。

    此事在朝堂未掀起太多波澜。承恩公虽有公爵之位,却未担当过重任。朝堂多他一个不多,少他一个也不惹眼。

    这件事对傅家和崔家来说,却颇有震慑力,影响深远。

    天子对嫡亲的娘舅尚且未留情面,说发作便发作。傅家崔家门第虽高,论亲疏却不及闵家。若是他们将手伸进宫中,天子岂会不动怒?

    傅阁老召长孙傅卓进书房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密谈许久。

    崔尚书也将三个儿子叫到面前,不知交代了什么。

    总之,之后崔傅两家,再无人主动进过宫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幸运农场中奖查询 幸运飞艇害死人 幸运飞艇基本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开奖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软件下载
幸运飞艇开奖视频链接 北京pk10滚动开奖直播 幸运飞艇直播网站 北京赛车官网开奖记录 幸运飞艇pk10开奖视频
重庆幸运农场官方网站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彩票控网 北京pk10冠军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直播
幸运飞艇直播官网 北京pk10滚动开奖直播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 幸运飞艇预测软件 北京赛车pk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