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九百一十章 防患
    顾莞宁笑容微微一敛,目光一扫,淡淡问道:“丹阳为何会在御花园里?”

    身后的玲珑低声应道:“丹阳公主平日常在御花园里赏花。今日想来是偶然遇到顾三公子。”

    如今后宫尽在顾莞宁掌握之中,以丹阳公主谨小慎微的性子,应该不敢“故意”偶遇顾谨礼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念电转,轻声叮嘱顾谨礼:“以后你在宫中当值,言行举止都要留心些。万万不可疏忽大意,免得被人算计。若再遇到丹阳,切记不可失了礼数。”

    这是在变相地提醒顾谨礼,要和丹阳公主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她可以容忍一个没什么破坏力的丹阳公主在宫中生活,却绝不会让顾家人和丹阳公主沾惹上一星半点的关系。

    顾谨礼正值年少,年轻人大多热血冲动。万一为丹阳公主的纤弱美貌所动,日后便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。

    顾谨礼一听话音,便猜出顾莞宁的心意,正色应道:“二姐放心,我行事自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看着气宇轩昂的英挺少年,顾莞宁心中十分欣慰。

    顾家的儿孙,个个都是好样的。

    顾莞宁叮嘱两句,便将此事抛到脑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谨行等人在傍晚时分离宫。

    进宫觐见帝后,在宫中逗留大半日功夫,这份恩宠,自新帝登基以来独一无二。此事传到众人耳中,少不了羡慕嫉妒非议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闲话,众人只敢在私下里说说,绝无可能传到椒房殿里的帝后耳中。

    “皇上这般抬举顾家,臣妾真不知该如何谢皇上才是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的声音里多了平日少有的活泼和戏谑,眉眼含着耀目的笑意,生动鲜活,美丽明艳。

    萧诩情生意动,忍不住凑过去,吻了吻她的额头,亲昵调笑:“早知皇后会这般高兴,朕早就下旨了。”

    夫妻两人对视一笑,然后相拥着一起说话。

    两人夫妻多年,已经渐渐过了激情无法抑制的年少岁月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犹如酿酒,感情越来越浓厚。

    在这世上,他们已是最亲近的人,无人可以替代彼此。

    他们有三个儿女,有前世共同的记忆,有许多不为外人知的隐秘,只对彼此坦诚。他们共同熬过最痛苦的时光,如今,已是天底下最尊贵的一对夫妻。

    在这椒房殿里,他们也如世间所有的凡俗夫妻一样,会相视而笑,会怄气斗嘴,会为了如何教育儿女争执。

    顾莞宁将白日的事情说给萧诩听了一遍,末了笑着叹道:“阿娇天生机灵,头脑灵活,反应敏捷。读书十分聪慧,举一反三,犹胜我当年。阿奕天资只有中上,虽然十分勤奋努力,却远不及你。”

    “阿娇虽然爱护阿奕,有时候偶尔会捉弄他。阿奕不如阿娇脑子转的快,不免就要吃些闷亏。”

    语气中,不免流露出几分遗憾。

    重活一世,她对儿子的教导一直十分上心。阿奕也是个勤奋好学的孩子,几位太傅都对他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只是,人的天资如何,是上天注定的。阿奕确实不及阿娇聪慧机灵。

    女儿这般聪明,萧诩颇为骄傲:“我的女儿,本就是天底下最聪慧的孩子。阿奕不及她,我们也无需遗憾。更不能因此扼杀阿娇的天分。”

    那是当然。

    顾莞宁点点头:“这些话,我也只在你面前说几句罢了。在孩子面前,一个字都未提过。”

    萧诩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顾莞宁话锋一转,提起了丹阳公主。

    萧诩何等敏锐,立刻听出了顾莞宁的话外之意,随口笑道:“丹阳还小,过几年再招驸马。三叔三婶只有谨礼一个儿子,对他的终身大事必然十分上心。让他们早些为谨礼定下亲事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提起丹阳公主,不免又要说到安平郡王。

    自萧诩登基,安平郡王也成了安平王。他未曾跟着进宫,被留在太子府里。

    “萧启的年龄也不算小了。”顾莞宁目光微闪:“到明年出了孝期,也该为他挑一门亲事了。”

    也免得萧诩落一个刻薄胞弟的恶名。

    萧诩显然早已想过这个问题,略一思忖低声道:“此事交给你,就不必劳烦母后了。等萧启成了亲,我便命他开府另住。”

    封地可以有,就当花些钱粮养一个闲人。就藩就不必了。让萧启老老实实地在京城里待着,活在他们眼皮底下。他也翻不出半点风浪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知道萧诩的打算,点头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齐王起兵逼宫,杀齐王是“逼不得已”。再弑杀胞弟,于天子名声有损。还是留着萧启为好。

    “对了,阿言也不小了吧!”萧诩随口笑问:“我记得没错的话,他今年也有十六岁了。你这个做长姐的,也别忘了给阿言挑一个好媳妇才是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的身世早已大白于天下。之前住在梧桐居里,顾莞宁进宫后,将沈谨言一并带进宫中。

    沈谨言一直跟着徐沧学习医术。萧诩心知徐沧对太医院里的医书古籍垂涎已久,便命徐沧去太医院里“整理”医书。既无官职之累,又能阅览钻研医书,正合徐沧心意。沈谨言身为弟子,顺理成章地进了太医院。

    沈谨言的身份到底有些尴尬,不便时常进出椒房殿,便在太医院里住下。每隔几日,才会进宫请安一趟。

    说起沈谨言,顾莞宁的目光柔和了几分,唇角也微微扬起:“我们两个想到一处了。我也想着给阿言挑一个媳妇,让他早日成家。”

    她这个长姐,到底不能时时陪在沈谨言身边。他早些娶妻,有了自己的家,就不会孤单寂寞了。

    闲话一番话,夫妻两人才安寝。

    隔日,正好沈谨言到椒房殿来请安。

    十六岁的沈谨言,身量修长,相貌俊秀,斯文儒雅。举手投足间,透着同龄人少有的安静内敛。那一双黑亮的眼眸,如溪水一般清澈平静。

    他的容貌,和死去的生父沈谦十分肖似。气质却又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沈谦阴暗落魄,沈谨言却如朝阳下的一株青竹,生气勃勃,令人心喜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福建11选五开奖 华东15选5下期杀号 334435一肖中特百度 重庆快乐十分计划 山东十一选五
2012全年六肖中特 快3分析软件 安徽25选5走势图 2014年032期码报资料 河北快三开奖记录
内蒙古11选5开奖走势图 青海快三开奖直播 广西十一选五任选三 快3计算公式绝准法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
吉林快三黑彩技巧方法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湖北快三开奖号码表 赛车走势图 广西快乐双彩公告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