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九百一十五章 露面
    季同很快接到了顾莞宁的命令。

    自顾莞宁进宫为后,季同及其手下的侍卫也失了本来的用处。

    顾莞宁身为中宫皇后,身边自有禁军侍卫保护。季同和一众暗卫,不能进宫,一直留在太子府中。

    这一年多来,季同收集一些消息,挑出一些要紧的送入宫中,除此之外没什么大事。说起来,真是闲得发闷。

    接到顾莞宁的命令,季同立刻召集所有暗卫前来训话,又吩咐下去,让一众暗卫四散京城,寻找合适盖善堂的地方。

    几日后,沈谨言回了太子府,召季同前来相见。

    未到三旬的季同,正值盛年,身手过人,精力充沛,目光奕奕。他拱手行礼之后,便垂首听令。

    沈谨言自幼起便在侯府长大,这些年来尽力简朴,举手投足间依然是自小便被培养出的侯府公子风范,温和客气地笑道:“季统领不必多礼。想来姐姐早已命人给你传过信了,从今日起,你便听从我的号令差遣,直到盖好善堂。”

    季同恭敬地应了声是。

    沈谨言也未过多客套,直截了当地问道:“我要选一处地方盖善堂,最好是贫苦百姓聚居之处。地方要宽敞些,至少也得十几亩地。你今日便让人到京城各处寻找合适之处。最好挑出三四处,我一一看过再做决定。”

    季同一直默默倾听,待沈谨言说完,才笑着禀报:“沈公子,奴才斗胆,前几日便已下令。暗卫们已经找到两处合适的地方。公子若有空闲,今日去看看也无妨。若不满意,让他们继续再寻。”

    然后有条不紊地说道:“要盖善堂,除了买地,还要聘用许多工匠。诸如木匠瓦匠之类,要购买木石等原料,至于药材,倒是可以等善堂盖好了再一一置办购买。”

    “此中事情最是繁琐。奴才以为,不如请精明的账房核算成本,加些利润,然后直接将事情分别包给工匠头领。奴才直接负责监工,既省时又省力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:“……”

    季同见沈谨言没说话,心中略有些忐忑,拱手道:“这只是奴才粗浅之见。具体怎么做,还请公子定夺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回过神来,笑着说道:“你的提议便很好。我刚才只是在感叹,怪不得姐姐要让你来帮我。你一个人,便足以抵上十个二十个。”

    跟在沈谨言身后的顾福微微有些泛酸。

    他伺候公子这么多年,也没听公子这般夸赞过他。

    季同心性沉稳,并未因几句夸赞飘飘然:“奴才自十五岁起当差办事,算来十几年了。以前干的是刀头舔血的事,不得不小心仔细。自到了娘娘身边,倒是安逸多了。娘娘交待这等差事,奴才若是都办不好,以后也无颜再见娘娘了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欣然笑道:“我也想将善堂开好,不辜负姐姐对我的信任和厚望。我今日便有空,我们现在便出府,看看暗卫们挑出来的地方如何。”

    季同笑着应了声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暗卫们挑的两处地方,果然都在百姓聚居之处。

    为了不惹人瞩目,沈谨言特意换了一身青色布衣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骑着一匹普通的白马。只是,他相貌十分俊秀,举止斯文有礼,气度出众。这一身布衣又岂能遮得住?

    一路上,不知引来多少人的顾盼。

    其中,又以妇人居多。

    大家闺秀们养在闺阁,等闲不会抛头露面。寻常百姓之家没那么多讲究。十四五岁待嫁的姑娘留在家中,年龄稍小的诸如十二三岁的,便没那么多顾忌。嫁了人的年轻女子,或是上了年纪的妇人,到处可见。

    沈谨言几年未在人前露面,此时阳光明朗,他又骑着马,在众目睽睽之下行走,只觉得心跳不受控制。

    仿佛所有人都在注视着他。

    仿佛有许多心怀恶意之人在窃窃私语,低声嘲笑:看,这就是那个不贞不洁的定北侯夫人偷~人生下的私生子……

    沈谨言下意识地握紧缰绳,身体有些僵直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季同温和的声音:“公子不必紧张。这些百姓张望,是因为没见过公子这般俊秀出众的少年。”

    他们根本不知道他是谁。

    那些鄙夷嘲弄轻蔑,都是他臆想出来的景象。

    沈谨言缓缓松开缰绳,掌心里湿漉漉的全是冷汗。可他的心跳已经慢慢平稳,目光也渐渐清明。

    他转过头,对着身后的季同道谢: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季同微笑着应道:“公子平日很少出来走动,所以见到人多,不免有些紧张。其实,他们只是仰慕公子风仪,并无恶意。”

    心里忍不住暗暗叹口气。

    小姐天生傲骨,风华夺人,天生威仪,气场强大。不管什么样的场合,都视若等闲。

    眼前的沈谨言,却天生的细腻敏感,又因不堪的身世变得格外自卑脆弱。被路人看上几眼,便全身僵直直冒冷汗……

    他在一堆粗糙的汉子里长大,从未和这样自卑敏感的少年打过交道,一时也有些别扭。只得尽力放缓声音。

    好在沈谨言已经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最难的,总是第一步。

    迈出这一步之后,接下来的步伐便要轻松简单多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暗卫们找到的两处地方,俱在平民聚居之处。其中一处曾开过药堂,只是药堂经营不善,关门不久。另一处地方更宽敞些,零散地住了几户人家。

    沈谨言仔细看了两处地方,还算满意。到底要挑哪一处,却有些踌躇决定不下。便问季同:“你觉得哪一处更好?”

    季同从不主动张口,更不会干涉主子的决定。沈谨言问了,他才答道:“药堂是现成的,稍微翻新即可用。只是地方有些小了。另一处地方大了一倍,只是,有几户人家得迁走。若是公子中意,多补些银子。让他们另外安置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这也有理。

    沈谨言很快做了决定:“那便选后面这处。”

    骑马奔波大半日,此时已近傍晚,沈谨言没有再回太医院,索性回了太子府。

    还未走到梧桐居,便遇到了一个他不愿遇见不想看见的人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华东15选5综合走势图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号 安徽快三下注 云南11选5的开奖结果 黑龙江p62开奖公告
澳洲幸运5哪里有提前开 江苏快3 江苏快3今天推荐号码 内蒙古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湖北体彩11选五走势图
福建11选5和值走势图 北京快乐8直播开奖结果 时时彩提前2分钟开奖器 乒乓球如何发强烈旋球 欢乐斗地主在线下载
大乐透走势图 福建体育彩票 辽宁快乐12前三直选跨度走势图 羽毛球正确的握拍方法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浙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