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九百一十八章 风波(一)
    萧启?

    顾莞宁反射性地皱了眉头,神色也冷了下来:“可知他是为了何事闹腾?”

    能让萧启如此不顾脸面闯进宫来闹腾,显然不是小事。

    琳琅略一踌躇。

    阿娇阿奕听的入神,不约而同地张口催促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一扫,淡淡吩咐:“阿娇,阿奕,你们姐弟两个先回去歇着。”

    姐弟两个刚被数落教训一顿,本就心有余悸,顾莞宁一板着脸孔,姐弟两个更不敢多嘴了。各自委屈地扁扁嘴,一起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阿娇胆子更大些,凑到阿奕耳边说起“悄悄话”:“我们两个都已经长大了,娘还将我们当成不知世事的孩童。什么都不让我们知道。”

    阿奕和阿娇心有灵犀,立刻“小声”应道:“若真是出了大事,娘就是想瞒也瞒不过我们。等明日我们自然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不知该气还是该笑,瞪了两个磨磨蹭蹭一共还没走出几步的儿女一眼:“行了,你们两个想留就留下吧!”

    阿娇阿奕闻之大喜,不约而同地一起转身,两张洋洋自得的笑脸相似的惊人。

    也只有这种时候,他们才像一对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双生姐弟。

    没等两个孩子张口询问,顾莞宁便已张口发话:“你们姐弟留下无妨,不过,只准动眼看用耳听,不准张嘴多问。”

    孩童总是对大人们的世界无比好奇,也跃跃欲试地宣示自己已经长大的事实。

    阿娇摆出一副略显深沉的表情:“娘放心,我又不是三四岁的孩子了,怎么会多嘴。”

    阿奕一本正经地点头附和。

    琳琅忍不住抿唇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也觉得好笑,不过,在教育孩子的时候,一定要绷紧脸,不能随意心软。否则,便会毫无威信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顾莞宁嗯了一声,又看向琳琅,语气略略重了一些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琳琅不再卖关子,立刻低声道:“贵公公特意命人来送信。皇上正和傅阁老等几位重臣商议国朝大事,安平王跪在福宁殿外哭诉,说是被沈公子主仆打伤,求皇上为他做主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素来冷静沉稳泰山临于顶依然面不改色的顾莞宁,此时也是满脸错愕震惊:“你没听错吧!真的是阿言动的手?”

    沉默寡言乖巧听话到令人心疼的沈谨言,怎么可能动手打人?

    琳琅苦笑一声:“奴婢一开始也以为自己听错了。贵公公派人来的内侍却说得格外清楚。安平王确实是被沈公子所伤。”

    “若只有皇上在,此事倒是能压下。偏巧今日傅阁老一众重臣都在福宁殿,安平王声泪俱下的哭诉,他们也都听见了。皇上倒是不便置之不理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心情有些复杂,一时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阿娇忍不住小声说了一句:“舅舅最是好性子。若不是被逼急了,绝不会动手打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二叔先惹了舅舅。”阿奕对阴沉的二叔同样没什么好感,一面倒地向着沈谨言。

    顾莞宁定定神,低声问道:“来传信的内侍,是否还带了皇上的口谕来?”

    琳琅应道:“是。皇上有口谕,此事皇上自会妥善处置,请娘娘安心歇着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不让她去福宁殿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。

    阿言身份到底有些尴尬,平日极少展露头脸。这回不鸣则已一鸣惊人,动手揍了堂堂亲王,此事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。她这个皇后,确实不宜露面。

    顾莞宁思忖片刻,吩咐下去:“让人盯着福宁殿那边的动静,有什么异动,立刻前来向我回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福宁殿。

    安平王依旧跪在殿外。

    他一张俊脸被揍开了花,满脸血污尚未干透,又被泪水冲刷下来,有些滴落到衣襟上。形容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他显然已经豁出了脸面,根本不顾仪态,哭嚎不已:“……我身为亲王,竟被一个身世不堪的私~生子所伤。这不仅是在打我的脸,还是在打皇兄的脸。沈谨言仗着有皇嫂撑腰肆意妄为,若不严惩,何以彰显皇室威严。皇兄一定要替我做主……”

    守在殿外的禁军侍卫神色不动,只当未听见安平王地哭喊。

    内侍们倒是有心拦着。转念一想,眼前的安平王虽说不受宠,却是皇上嫡亲的胞弟。此事又摆明牵扯到皇后娘娘……他们这些做奴才的,哪有资格跟着掺和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安平王哭喊地更起劲。

    哭喊声早已隐约传进殿内。

    殿内烛火通明,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几位阁老和六部堂官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聚集一堂。魏王世子韩王世子也在列。

    萧诩坐在龙椅上,和重臣们商议边军军资之事。

    “……臣以为,边军镇守边关,时有征战,劳苦功高。今年国库虽然紧张,也不能短了边军的军饷。”兵部卢尚书拱手说道:“为了彰显天子对边军的器重,应将军饷再提高两成才是。”

    户部周尚书苦着一张脸:“今年为了筹措边军军饷,户部上下已经尽了全力。再提高军饷,委实吃力。魏王世子如今领着户部,对户部的情形再清楚不过。皇上若不信老臣的话,不妨问问世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天子目光一扫,看向魏王世子:“周尚书此言可属实?”

    魏王世子从去年起蓄起短须,看着比往日更沉稳几分,拱手答道:“周尚书句句属实。去岁有四个州郡报了旱灾,又因皇上登基,赦免了一部分税赋。所以国库不丰。”

    “父王和六皇叔藩地驻军的军饷已由他们自己承担,为了十万边军的军饷,这些日子周尚书几乎愁白了头。”

    “今年实在无力提高军饷了。”

    天子沉凝不语。

    众臣也都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寂静中,安平王的哭喊声愈发显得刺目。

    傅阁老和崔尚书迅速对视一眼,然后,崔尚书上前一步,恭敬地拱了拱手:“皇上,安平王在殿外哭喊不息,不如请安平王进殿禀明缘由。”

    先定个小目标,比如1秒记住: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: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福彩字谜 山东十一选五玩法规则 香港六合彩特码 奖多多彩票网 福彩快3
极速时时彩是官方 炸金花在qq游戏里叫什么 陕西十一选五前三 手机幸运飞艇开奖直播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
浙江11选5走势图一爱彩人彩票网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 双色球开奖结果走势图 内蒙古11选5推荐 北京pk10外围平台
重庆时时彩走势 百家乐投注 二八杠规则 爱彩乐十一选五 河南11选5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