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九百二十章 风波(三)
    萧诩神情平静无波,冷然看着萧启声色俱佳的表演。

    萧启颇有些豁出去的畅快,说完之后,便一跪到底。大有不当面对质便长跪不起的架势。

    傅阁老眸光微闪,本想出言,转念一想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皇上总得对众人有个交代。只要召来沈谨言对质,便要将沈谨言季同主仆治罪……动不了顾皇后,动一动她的身边人,倒也无妨。

    崔尚书也是老而成精的人物,之前已经表了态,此时自不会吭声。免得给天子落下咄咄~逼~人的印象。

    天子终于张口发话了:“萧启,朕问你,阿言为何会对你动手?”

    这语气一听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简直偏心到没边了。

    一个是萧启,一个是阿言。亲弟弟倒不如妻弟了!

    萧启心里恨得咬牙切齿,面上却露出凄凉之色:“臣弟只问他为何会来府中休息,他便讥讽于臣弟。臣弟也是个急躁脾气,两句话没说,便和沈谨言呛声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萧诩淡淡地打断萧启的哭诉:“阿言生性温柔,平日躲在太医院里,极少露面见人。甚至从不大声说话,更别说和谁动手了。你到底说了什么,令他义愤出手?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得,今儿个的热闹是看不成了。

    天子不是偏心,而是彻底就站在沈谨言顾皇后这一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萧启的脸孔火速涨红,眼底燃起愤怒的火焰。

    萧诩还在冷冷地看着他,等着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萧启终于在萧诩冷凝夺人的目光中败下阵来,憋屈地解释:“皇兄误会臣弟了。臣弟当时并未说什么过激的话。只问他为何到梧桐居里住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何要问?”萧诩冷冷说道:“梧桐居是朕登基前的居处,阿言是朕妻弟,在梧桐居里住了几年。梧桐居是朕的地方,也是他的家。你有何资格出言诘问?”

    萧启: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启双手握拳,额上青筋隐现。

    萧诩却未放过他,继续说道:“定是你说了极难听极尖酸刻薄的话,故意激得阿言动手。季同的性情脾气,朕也清楚几分。他对皇后忠心不二。除非你辱及皇后,否则,他绝不会贸然出手。”

    萧启喉头一口鲜血蠢蠢欲动,一张脸已经涨成了紫红色。

    自取其辱!

    这四个字忽地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萧诩一味包庇沈谨言,一味向着顾莞宁。连顾莞宁身边的奴才也一并护着。他一个无权无势徒有虚名的亲王,除了像不解事的孩童哭闹一番之外,竟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萧诩还未停下,继续说了下去:“皇后自嫁给朕以来,贤良淑德,为朕生儿育女,操持内务。也从未真正苛待过你。你为何今日要挑起纷争,莫非是受人暗中指使,想栽赃陷害阿言,进而给皇后添堵?”

    傅阁老眼皮跳了一跳。

    天子这话一说,他有些待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事和他没半点关系,纯粹是碰了巧。他顺水推舟,借势为之。若能稍挫顾皇后的锐气当然最好……

    现在看来,这算盘是白打了。反倒令天子生疑,实在是不太划算。

    傅阁老算盘打得飞快,正要张口,崔尚书已经抢先一步上前说道:“皇上的怀疑也不无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沈公子出身虽有为人诟病之处,这几年来战战兢兢,从未出错,也从不给皇上娘娘惹祸。这般温柔善良的少年,竟对安平王动手,其中委实有些蹊跷。”

    傅阁老:“……”

    傅阁老一边暗暗鄙夷崔尚书这根墙头草,一边沉稳地张口道:“事情来龙去脉,不能只听安平王一面之词。臣以为,还是将沈公子也召至殿前问上一问才好。”

    天子点头首肯:“傅阁老言之有理。”

    然后,传令下去,召沈谨言觐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医院就在宫城里,宣召面圣十分快捷。不过一炷香功夫,沈谨言便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跟在沈谨言身后的青年侍卫,高大俊朗,神色沉默,正是季同。

    沈谨言一路匆匆走来,呼吸急促,脸孔泛红。额头一片青肿,显得格外醒目。一袭衣服还未来得及更换,上面犹有斗殴后的痕迹。

    仇人见面,分外眼红。

    沈谨言和跪在地上的萧启四目相对,各自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沈谨言跪下磕头:“草民见过皇上。”

    萧诩温和说道:“先平身说话。”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萧启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直跪着,凭什么沈谨言就能起身说话?太不公平了!!!

    萧诩似是听到了萧启的心声,目光一扫:“萧启,你也起身。”

    萧启心气稍平,谢了恩典,站直了身体。

    萧诩张口询问:“阿言,萧启说你动手伤人,此事可属实?”

    沈谨言挺直胸膛,毫无愧色:“是。”

    萧启目中闪过冷笑。

    萧诩瞥了萧启一眼,不动声色地继续询问:“你为何对他动手?将当时经过仔细道来,不得有一个字疏漏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深呼吸口气:“草民遵旨。”然后张口将之前发生的事一一道来。

    沈谨言记性极佳,当时萧启的刻薄恶毒言辞又令他怒火中烧印象极深,此时一一说来,竟是半字不差。

    众人听在耳中,神色不由得微妙起来。

    什么“孽种”“野种”也就罢了,反正沈谨言不堪的出身众人皆知,这么骂也不算冤枉了他。可萧启千不该万不该扯上顾皇后……

    萧启显然也深知这一点。沈谨言话音刚落,他便出言辩驳:“长嫂如母。我岂敢出言羞辱皇嫂!沈谨言,你这是肆意污蔑,血口喷人!”

    沈谨言想也不想地说道:“我刚才句句都是实话。若有半字虚假,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。安平王若心中无愧,便和我一样立下毒誓!”

    萧启:“……”

    自从齐王被“天打雷劈”应了毒誓而死之后,这个毒誓便没人敢轻易再发了。

    万一真的应验怎么办?!

    萧启一刹那的僵硬,落在众人眼底。

    事情到了这一步,还有什么看不出来的。分明是萧启口出不逊,故意激怒沈谨言。季同也是为了维护主子的尊严体面才动的手!

    先定个小目标,比如1秒记住: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: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广东36选7技巧 北京秒速赛车 重庆时时彩组选120稳赚 天津快乐十分走试图 11选5杀2个100%技巧
排列3 双色球中奖查询 陕西十一选五走试图 yy博加娱乐公会 重庆时时彩定位胆计划公式
快乐双彩网址 玛雅娱乐 hell.hk 河南22选5好运4走势图 湖北30选5开奖 开奖直播1
保时捷娱乐账号注册 香港六合彩码报资料 新天地娱乐安卓app 福建31选7开奖结果今天 福建十一选五体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