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九百三十章 亲事
    方二小姐?

    方氏一懵,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:“婆婆口中的方二小姐,说的可是儿媳的娘家侄女云秀?”

    太夫人含笑点头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方氏既惊又喜,之前心中的些许怨言不快一扫而空:“婆婆真的有意要和方家结亲么?只是,儿媳的兄长官职不高,怕是配不上侯府。”

    当年顾海是侯府庶子,方氏身为四品京官的嫡女,勉强也算匹配得上。

    如今,侯府门庭愈发显赫。顾家二房只余顾莞宁,长房三房的男丁也随之矜贵了许多。顾海本人是三品侍郎,顾谨礼年纪轻轻便进了禁军当差,前途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而如今的方家,却还不及当年。方氏的父亲在新帝的恩旨下告老致仕,方氏兄长只是一个五品官罢了。

    也因此,方氏虽然有意提携娘家,却从不敢提及结亲联姻之事。万万没料到,太夫人竟会主动提起和方家结亲。

    “方家个个都是读书人,不善钻营,官职不高,品性却高。”太夫人丝毫不吝啬赞誉之词:“只看你,便知方家人教养儿女十分上心。方二小姐有你一半,便已是极好了。”

    方氏嫁给顾海二十年,从未被太夫人这般夸赞过,一时间又是感动又是感激,眼中闪出水光:“婆婆这般盛赞,儿媳委实愧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神色缓和下来,声音也格外温和:“老三媳妇,你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,我都一一看在眼底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进退懂分寸,说话行事俱合人心意。从不争强好胜,一心照顾丈夫儿女,堪称贤良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年来,你因莞琪之事,受了不少委屈。我心里都清楚。难得你从不张口抱怨,侯府家宅安宁,你功不可没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样一番情真意切的话,方氏哪里还忍得住,泪水顿时簌簌而落,

    是啊!谁不心疼自己的女儿呢?

    顾莞宁是太夫人的心头宝,顾海也极疼爱器重侄女。她这个亲娘,最疼的却是自己女儿。眼睁睁地看着顾莞琪假死遁逃,远离京城。便如生生地剜她的心割她的肉一样痛苦。

    可她却什么都不能说,什么也不能做。这份痛苦,只能牢牢地压在心底。

    顾莞宁提携顾谨礼,是为了补偿。太夫人提出和方家结亲,也有弥补之意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心里的痛楚也被抚平了。

    方氏哭了一会儿,用袖子擦了眼泪,低声说道:“婆婆的心意,儿媳感激不尽。只是,谨礼的终身大事要紧。婆婆不必为了顾及儿媳娘家,匆忙定下亲事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见方氏此时尚有理智,心中十分满意,笑着说道:“我选定方二小姐,也不全是因为你,你不必耿耿于怀。方二小姐前几年来过侯府,容貌生的出众,也是个娴雅温柔的好性子。我当时便对她格外留了心。”

    这两年,顾谨礼年纪渐长,方家为了避嫌,不肯再带方云秀登门。免得被误会有攀亲之嫌。

    和不知羞耻的吴家一比,方家的家风实在令人欣赏。

    方氏这才定下心来,略一思忖说道:“婆婆若有意结亲,儿媳便找个日子回去一趟,给他们透个口风。待兄嫂点了头,再找官媒登门提亲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点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议亲不是小事,一来一回,便是数日。再找官媒登门提亲,又是数日。

    因为急着给顾谨礼定下亲事,太夫人特意缩短时日,饶是如此,也耗时一个多月才定下亲事。

    方家未料到定北侯府愿意低娶。撇开家世,顾谨礼年少出众一表人才,方家欣喜满意不用细说。

    顾方两家议亲之事,一开始并未张扬,连长房众人也不知情。直到正式提亲,才在侯府内宅里传了开来。

    崔珺瑶知晓此事之后,楞了许久。

    相较长房,顾家三房显然更得圣眷,顾谨礼眼下官职不高,日后前程却不可限量。若是再娶一个名门贵女,以后三房势盛,说不得便要威胁到长房的地位。

    若是多一个出身名门能和她平分秋色的弟媳,她这个执掌内宅的长孙媳,以后在内宅独大的日子就一去不复返……

    她万万没想到,太夫人会为顾谨礼定了这么一门亲事!

    方家门第,甚至还不及刘家!

    这桩亲事,令她如释重负之余,更多的却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羞愧难当。

    去给太夫人请安的时候,崔珺瑶的态度不自觉地更恭敬了几分。

    太夫人何等精明睿智,看出崔珺瑶的心思却不说破,只吩咐几句:“过几日,谨礼要去方家下定。礼单已经备好了,你看上一看,可有疏漏之处。”

    婚丧喜庆皆是大事,其中讲究极多。太夫人这是有意指点教导她。

    崔珺瑶既感动又不安,深深地躬身行礼:“祖母这般厚待孙媳,孙媳如何敢当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看了过来,淡淡说道:“崔氏,当日是我相中了你,为谨行求娶你过门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崔家嫡女,相貌出众,诗书满腹,自小被家中精心教养长大。当日的谨行,确实有些配不上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向你父兄允诺,让你过门便掌家。这些年,我可曾违背过当日说过的话?”

    崔珺瑶想也不想地答道:“祖母待孙媳如孙女一般疼爱,事事提点,为孙媳撑腰。孙媳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并未动容,继续追问:“谨行这些年可曾有负于你?”

    崔珺瑶咬了咬嘴唇,低声道:“未曾。当日吴表妹过门,夫婿从未碰过她一根手指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说来,我们顾家并无亏欠你之处了?”太夫人声音依旧淡然。

    崔珺瑶心里突突一跳,再也站不住,扑通一声跪了下来:“祖母这话,令孙媳愧然。这些年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顾家上下都对孙媳极好,没有半分亏待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,你心中都明白的很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神色冷然地看着崔珺瑶:“我还以为,你将我们顾家对你的厚待,当成了软弱可欺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,我们侯府的宽厚,养出了一只渐渐心大不知感恩的白眼狼!”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