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九百三十一章 训斥
    太夫人最后两句话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声音陡然扬高。宛如重锤落在鼓面,耳边咚地两声响。

    崔珺瑶跪在太夫人面前,俏脸泛白,额上冷汗涔涔,连抬头辩驳的勇气都没有:“孙媳不敢。”

    她一直过得顺遂称心。从未被这般严厉地训斥责骂过。

    素来温和的太夫人,此时厉声疾色,毫不留情:“你当然敢!”

    “你仗着顾家人的宽厚,仗着谨行的好脾气,心偏着自己娘家。根本未真正将自己当成顾家妇。”

    “这几个月来,你和谨行一直冷战怄气,僵持不下。就连你娘亲自劝你,你都不听。你所依仗的是什么?以为我们顾家少了你便不可吗?”

    “我原本不想管你们小夫妻之间的事。可你也闹得太不像话了。你真以为自己掩饰得天衣无缝,大家伙儿都看不出来?那是大家怕你们夫妻难堪,假作不知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再这般下去,不仅消磨了谨行对你的夫妻情分。也会将我对你的宽容消弭殆尽!”

    崔珺瑶后背已经湿透,汗如雨下。眼中的泪水也纷纷滚落。

    太夫人冷凝的声音传进她的耳中:“我今日还肯骂你,是我还将你当成最得意的孙媳。你若再不警醒,以后也不必再来正和堂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崔珺瑶红着眼眶回了院子,将自己关在屋子里,狠狠地哭了一场。

    不知哭了多久,才疲惫至极地入了眠。

    她做了个梦。

    在梦中,她忽然变成了隐形人。顾家上下人人对她视而不见,连她的儿子也一脸冷漠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的夫婿,握着一个美貌女子的手走上前来,无情地告诉她:“阿瑶,你走吧!我们顾家容不得你,我也有了真心喜欢的女子……”

    不!

    崔珺瑶骤然从噩梦中惊醒,霍然睁开眼。

    一张无比熟悉的脸孔映入眼帘,目中流露出复杂的关切,低低地喊了一声:“阿瑶,你是不是做噩梦了?”

    瞬间,梦境和现实纠缠交汇在一起,击溃了她引以为傲的冷静和矜持。她哭了起来,扑进他的怀中,紧紧地抓住他的衣襟。心中分明有千言万语,却都无从说起。最后,一起化成滚热的泪珠,涌出眼眶。

    顾谨行似轻叹了一声,像往日一般,温柔地搂着她,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。

    自冷战以来,他再也没踏进过这间屋子,也再未这样抱过她。

    久违的拥抱,温暖无比,令人留念。

    这是她的丈夫,是她要依靠敬爱一辈子的男子。她到底是被什么糊住了双目关闭了心扉,竟和他闹腾至夫妻离心的地步?

    崔珺瑶哭得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“阿瑶,你别哭了。”顾谨行怜惜地哄道:“再哭下去,你的眼睛就肿了。还怎么出去见人?你一向最要面子,最不喜被人非议看低。快些擦了眼泪。”

    崔珺瑶断断续续地哭道:“你不是一直在和我怄气吗?今日怎么肯来找我了?”

    顾谨行苦笑一声,坦白答道:“祖母今日特意叫我去了正和堂,狠狠骂了我一顿。说我只会一味闹脾气,闹得夫妻失和家宅不宁。还说夫妻之间有矛盾,应该坦诚布公,说个清楚。也免得彼此生出误会隔阂。”

    原来还是太夫人……

    崔珺瑶的脑海中迅疾闪过太夫人看似严厉实则暗含关切的脸孔,悔恨自责的泪水流得更急更汹涌。

    “阿瑶,祖母说的没错。我们两个不能再这样闹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顾谨行用手为她擦拭眼泪,一边歉然低语:“我知道我不该这般冷落你,和你怄气。只是,你如今是我顾谨行的妻子,也是顾家长房长孙媳。日后得和我一起撑起顾家门户。你心中向着娘家,我心里委实不是滋味。”

    顿了片刻,又道:“这一点,我依然坚持。你若一直想不通,我便是被祖母责骂,也不能低头。我身为顾家长孙,如今又是定北侯世子。凡事必须为顾家着想。这是我的原则和底线,半分不能让。”

    “你妹妹在宫中为妃,你心中惦记。崔家人心思浮动,这都是人之常情。只是,事涉后宫,关乎到二妹。我不能有半分犹豫心软。不然,我如何对得起细心教导我的祖母,如何对得起全心信赖我一直扶持我的二妹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崔珺瑶停了哭泣,红肿的双眸似被水洗过一般,十分清澈,异常明亮:“谨行,你不用再说了。我都想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往日是我想左了。我既已嫁了给你,便是你的妻子,是你儿子的亲娘。我们夫妻一体,同进共退,齐心合力,方能过好自己的日子,也才能一起撑起定北侯府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我再不会插手过问宫中之事,更不会向父亲兄长提及不该提的事。”

    顾谨行既惊又喜,目中有些不确定:“阿瑶,你真的想通了吗?不是骗我的吧!”

    崔珺瑶抬眼看着顾谨行,轻声说道:“祖母痛心疾首地训斥我一顿,将我骂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确实是身在福中不知福,视众人的宽厚谦让为理所当然。心中愈发骄纵恣意,也失了分寸。”

    “当日传出祖母为三弟操持亲事的时候,我还在担忧,若是祖母为三弟娶一个高门贵女回来,以三房今日圣眷之浓,他日必会影响到我们长房的地位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想来,这种想法何等浅薄自私可笑。我真不知自己是着了什么魔,竟变成了这样一个面目可憎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祖母对我心中这般不满,依旧为我保全颜面。为三弟定了方家的亲事,将礼单交给我过目,指点教导于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若继续执迷不悟,如何对得起祖母的宽厚,如何对得起你。”

    夫妻冷战近半年,顾谨行一直独自睡在书房,既没通房也没出去寻欢作乐。

    这样好的夫婿,天下难寻。

    她再不及时悔悟珍惜,或许就会如太夫人说的那般,将自己的福气折腾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顾谨行心中充斥着失而复得的欢喜,将怀中娇软的身子搂得紧紧的,再不肯松开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香港马会二肖中特 粤11选五开奖直播 多乐彩走势图 浙江6+1计划 广东11选5在线预测计划
福建快三推荐号一定牛 pk10最牛七码单期中 贵州快3 北京快3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玩法
福建22选5网址 博马论坛平特一肖 黑龙江快乐10分直播 正版(四不像)一肖中特 星网彩票广东36选7
2014全年一码中特图 快三大小单双投注技巧 复式平特肖组图 广东快乐十分规律技巧 949494曽道人救世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