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九百三十七章 趋炎
    换在以前,宫里前脚发生的事,后脚便会传出宫。

    如今顾莞宁执掌中宫,驭下甚严,敢往宫外传话的人少之又少。宫里发生的事,至少要隔上一段时日,才会慢慢流传开来。

    丹阳公主一直极少露于人前,见过她的人少之又少。她轻生一事,也未引来太多瞩目。就如一块石子掉落湖心,只荡起一圈涟漪,便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半个月之后,胎相已稳的衡阳公主进宫请安。

    她孕期已有四个月,小腹微微隆起,美丽明媚的脸孔多了几分怀孕妇人特有的温柔。

    “衡阳给皇嫂请安。”衡阳公主唇角含笑,微微一福。

    顾莞宁微笑道:“你怀着身孕,不必多礼,坐着说话吧!”

    衡阳公主谢了恩典,款款入座。举止比往日更多了几分谨慎。

    对这个小姑,顾莞宁没太多好感,也没什么恶感。

    衡阳公主的性子和李侧太妃如出一辙,谨慎小心,颇为圆滑。谁势大便靠向哪一边。用趋炎附势踩低捧高来形容,并不为过。

    如今顾莞宁是中宫皇后,衡阳公主自是恭敬亲热,掏心掏肺。

    “我今日进宫,是特意向皇后娘娘道谢。”衡阳公主目中满是感激:“我成亲数年,一直不见喜讯。若不是徐沧替我开了调理身体的药方,我未必能如愿以偿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是徐沧的功劳,本宫不敢居功。”顾莞宁随意地笑道:“你要谢也该谢他才是。”

    衡阳公主抿唇一笑:“若不是娘娘下令,谁能请的动徐神医。”

    徐沧在太医院里挂了个虚职,方便出入太医院的药库和医书库。宫中内外人人皆知他是帝后专属太医,等闲人哪里敢劳烦徐沧。

    不咸不淡地闲话几句,顾莞宁目光扫过衡阳公主如花的俏脸:“你难得进宫一回,不妨去看看李侧太妃和她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衡阳公主另有来意,还未张口,哪里肯走,厚颜说道:“其实,我今日进宫,是有件事想求皇嫂。”

    果然有所图。

    顾莞宁扯了扯唇角,淡淡应道:“你所求何事?”

    衡阳公主打起精神陪笑道:“我听闻沈公子正忙着盖善堂。驸马近日闲着无事,不如让他跟在沈公子身后帮忙。公爹是工部尚书,驸马对建造之术也略懂一二。”

    这个衡阳公主,倒是打得如意算盘。

    沈谨言盖善堂一事,并未刻意宣扬,不过,消息灵通的都已知晓。有顾莞宁在背后撑腰,这善堂刚动工,便已引来众人侧目。别人还在观望,衡阳公主已第一个厚颜张了口。

    说是帮忙,其实是想借机沾中宫的光。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微闪,漫不经心地说道:“些许小事,何须劳烦李驸马。再者,你如今怀着身孕,身边少不得人。李驸马好好陪伴你照顾你才是正理。”

    衡阳公主笑容顿了一顿,很快笑道:“皇嫂说的是。瞧瞧我,一心想为皇嫂分忧,竟忘了这一茬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衡阳公主的长处。善于看人脸色说话行事,绝不会将自己置身于尴尬境地。

    从这一点来说,衡阳公主比当年的高阳公主强十倍百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衡阳公主歇了沾光的心思,随口笑道:“对了,前几日,大堂姐到我府中来。见我怀有身孕,她颇有羡慕之意。特意询问我是如何怀上的身孕。我不便藏私,便将徐沧开药方的事告诉了她。她一听之下,颇为心动。也想求着皇嫂,让徐沧为她看诊开药方呢!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成亲已近十年,这么多年来,从未有过身孕。

    往日高阳公主不在意这些,只顾着自己寻欢作乐。如今高阳公主年岁渐长,整日待在公主府里不免寂寞,便也动了生子的心思。

    顾莞宁似笑非笑地瞄了衡阳公主一眼:“真是稀奇。你今日竟特意为高阳公主说情来了,不知她许了你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衡阳公主:“……”

    衡阳公主未料到顾莞宁问得这般直接,颇有些羞窘尴尬。想否认,又知瞒不过顾莞宁的利眼。只得厚颜承认:“大堂姐将当年静太皇太妃赏她的珍珠发冠送了给我。”

    那一顶珍珠发冠,以上好的南浦合珠串成,做工精湛,精巧无比。一共用了两百余颗珍珠,堪称价值连城。是高阳公主出嫁时的陪嫁之一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赠以珍珠发冠,又难得低头相求,大大满足了衡阳公主的虚荣心。这才应了高阳公主的请托。

    进宫前,她还得意洋洋地想着,风水轮流转,往日需抬头仰望巴结讨好的大堂姐,如今在她面前只有低头示好的份。

    此时在顾莞宁洞悉了然的嘲弄目光下,衡阳公主却羞愧难当,恨不得将说出口的话全部收回来。

    “皇嫂息怒,这都是臣妹的不是。”衡阳公主深谙能屈能伸之道,立刻陪笑道:“臣妹回去便打发人将那顶珍珠发冠送还给堂姐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不必了。”顾莞宁淡淡说道:“她既是送了给你,你便安心收下。请徐沧看诊开方,却无可能。让她另请名医吧!”

    衡阳公主:“……”

    衡阳公主心里暗暗叫苦,却不得不应下。

    收了人家的东西,却未完成请托。以高阳公主的性子,不闹上门来才是怪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满心郁闷的衡阳公主出了椒房殿,便去了李侧太妃的寝宫。

    李侧太妃满脸喜气地出来相迎,见衡阳公主面有郁色,不由得一惊:“你脸色怎么不太好看?莫非是胎相不太稳妥?”

    “胎相倒是稳妥的很,”衡阳公主拧着柳眉,语气中满是懊恼:“只是今日办砸了一桩事,心里有些郁闷。”

    压低声音,将高阳公主请托之事道来。

    李侧太妃听了也是连连皱眉:“你真是糊涂!高阳公主和皇后娘娘过节极深,自皇上登基后,皇后娘娘从未召过她进宫。这种人,躲得远远的还差不多,如何能沾。一顶珍珠发冠便让你动了心,真是糊涂之极!”

    衡阳公主也是满脸晦气:“我哪里想到皇嫂竟会一口回绝。”

    先定个小目标,比如1秒记住: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: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北京pk10技巧 北京赛车害死多少人了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 北京赛车计划 重庆幸运农场杀号技巧
北京赛车pk10必胜玩法 幸运农场官网 重庆幸运农场选号技巧 幸运飞艇是黑彩么 幸运农场计划
北京赛车pk10技巧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 北京赛车pk10必胜玩法 幸运飞艇开奖手机链接 北京赛车代理怎么做
重庆幸运农场 重庆幸运农场客服电话 幸运飞艇稳赚方案 幸运飞艇皇家开奖直播 幸运农场小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