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九百三十八章 附势
    那顶珍珠发冠不算什么,令她飘然的,是昔日高高在上的堂姐俯首请托的快意。

    若早知顾莞宁是这等反应,她怎么也不会接下这个烫手山芋。

    李侧太妃给衡阳公主出主意:“回府之后,你就将珍珠发冠送还回去。这样,高阳公主也不好找你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衡阳公主苦着脸道:“哪有这么容易。刚才皇嫂已经说了,让我安心收下,不必送还。我若是将发冠送回去,岂不是惹怒了皇嫂?”

    李侧太妃也没辙了,咬咬牙说道:“罢了,惹怒高阳,总胜过触怒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两害相较取其轻!

    一个失了势的高阳公主,如何能与如日中天的皇后相比!

    衡阳公主叹口气:“也只能如此了。”顿了顿,又低声问道:“丹阳是怎么回事?好端端地,怎么就寻了短见?”

    李侧太妃苦笑一声:“别提了,这件事到现在我都没弄明白,也没敢追根问底。”

    衡阳公主略一思忖:“我去看看她。”说不定能探听一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可惜,衡阳公主也是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丹阳公主本就不喜说话,经过此事后,愈发沉闷。一张略显稚嫩的少女脸庞,死气沉沉地,没半点鲜活气。

    衡阳公主问了半天,丹阳公主愣是一个字都没吭声。

    衡阳公主也泄了气,没好气地说道:“罢了,你不想说,我不问你就是了。你如今和母妃住在一处,行事也当注意些。别给母妃惹祸招祸,不然,我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说得冷森森的。大热天的,听着让人后背发凉。

    趋炎附势,捧高踩低,人皆如此。

    她在宫中无依无靠无权无势,便是受了闲气,也无人替她撑腰。倒是不乏人来“提醒”她该如何行事。

    丹阳公主目中浮起讥削之意,淡淡地看了衡阳公主一眼,便将头转了过去。

    衡阳公主气不打一处来,伸手重重拧了丹阳公主的胳膊一把:“我说的话你听见没有?”

    丹阳公主疼得倒吸一口凉气,怒目相视:“你拧痛我的胳膊了。”

    “拧你怎么了?我是你长姐,本就该照看管教你!”衡阳公主冷冷地瞥了过去:“你若是不服,大可以去皇嫂那里告状。看看皇嫂到底向着谁!”

    丹阳公主眼里又闪出水光,却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衡阳公主出了心头恶气,心情也畅快多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快,衡阳公主便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出宫回府后,高阳公主便登了门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比萧诩年长一岁,今年已有二十五岁。过了容颜最盛的时候,明艳的脸庞有些憔悴暗淡,眼角也有了细细的皱纹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她同意了没有?”高阳公主急急问道。她不愿尊称顾莞宁皇后娘娘,也喊不出弟妹,索性含糊其辞地用她来替代。

    衡阳公主一脸为难:“皇嫂说了,让你另请名医,徐沧无暇出宫。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听得火冒三丈,咬牙切齿地怒骂:“呸!那些个庸医要是有用,我何苦求到她面前!你也是个懦弱没用的,进宫求情都求不来。”

    衡阳公主面色一沉,不悦地说道:“我说也说了,皇嫂不肯答应,我也没法子。你怎么都怪到我身上来了?”

    “罢了,话不投机半句多。堂姐请自便吧!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:“你竟敢撵我走!好你个衡阳!想这么白白得了我的珍珠发冠不成!我告诉你,今儿个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。要么让徐沧来给我开药方,要么就将珍珠发冠还给我!”

    衡阳公主冷笑一声:“送出去的东西,哪有要回来的道理。大堂姐这般行事,实在小气,哪有半点皇家风范。不过,这也不能全怪你。现在你连进宫觐见的资格都没有,又没人给你撑腰,可不就像丧家之犬一样么?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:“……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怒不可遏,双目赤红,眼中似要喷出火焰来。

    衡阳公主看在眼里,心里只觉快意无比,嘴角扯出一丝冷笑来。一大串刻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,高阳公主已经怒而出手,猛地推了她一下。

    衡阳公主眼前一花,已被重重推倒在地,肚子骤然一阵抽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申时正,琳琅匆匆来禀报:“启禀皇后娘娘,李侧太妃哭着来求见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讶然挑眉:“哭着来求见?”

    “是,”琳琅答道:“李侧太妃现在还在殿外哭着呢!”

    什么事能让李侧太妃失态至此?

    顾莞宁目中闪过一丝了然,淡淡说道:“让她进来。”

    琳琅应声而退,过了片刻,李侧太妃进来了。

    素来注重仪容的李侧太妃,此时红着双眼,脸上满是泪痕,满面悲戚愤然。

    不等顾莞宁张口询问,李侧太妃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:“高阳公主登门寻衅,将衡阳推倒在地。衡阳动了胎气见了红,肚中的孩子不知是否能保住。求皇后娘娘为衡阳做主。”

    说着,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。

    一接到衡阳公主府的消息,李侧太妃便哭了一场,眼泪还没抹干净,就来椒房殿告状求撑腰。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说道:“来人,先扶李侧太妃起身。”

    李侧太妃哭着跪着不肯起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声音略略一沉:“本宫若是撒手不管,李侧太妃莫非就一直跪在椒房殿不成?既是如此,那便跪着吧!”

    李侧太妃心里一颤,哪里还敢长跪不起,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,边哭边道:“娘娘误会了。臣妾心中实在悲苦。衡阳盼了几年,终于有了身孕。高阳公主性情跋扈嚣张,心思歹毒,恳请娘娘做主啊!”

    顾莞宁略一沉吟,缓缓说道:“高阳如此行事,确实该责罚。本宫这就下凤旨,收回皇祖父当年赐给高阳的封地。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是元佑帝的嫡长孙女,又有王皇后撑腰,当年颇受宠爱。开府招驸马时,王皇后出言恳求,元佑帝赏了高阳公主一郡之地。每年的税赋尽归高阳公主。

    顾莞宁一张口便收回高阳公主的封地。这样的处罚,不可谓不重了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湖北十一选五中奖号码 海立方娱乐城 江西多乐彩开奖号码 山西泳坛夺金奖金 棒球怎么打
体育彩票11选5今天开奖结果 黑龙江福彩22选5 球探网nba即时比分007 黑龙江11选5组三技 吉林时时彩国庆
吉林省11选五开奖结果 广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飞鱼带线连接走势图 今天快3走势图 时时彩是不是有人控制
欢乐升级腾讯版官方正式版 3d开机号试机号近500期 注册彩票网站 2018年香港开奖结果 河南快3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