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九百三十九章 重罚
    比起什么禁足之类不痛不痒的责罚,收回封地可就狠辣多了。

    李侧太妃一听便知这是重罚,当下也不哭了,迅速擦了眼泪,谢了恩典:“多谢皇后娘娘做主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说道:“本宫再让徐沧去一趟公主府,为衡阳看诊。尽力保住她这一胎。”

    李侧太妃感恩戴德,连连道谢。

    徐沧接了命令,立刻出宫,去了衡阳公主府。万幸衡阳公主只是动了胎气,只要卧床静养数日细心调养即可。

    酉时,中宫凤旨到了高阳公主府。

    一脸晦气的高阳公主跪下接了凤旨,驸马王璋也一同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自新帝登基,本就一落千丈的王家,彻底沉寂,门庭寥落。王璋索性住进公主府,和高阳公主做起了患难夫妻。

    夫妻两人原本是一对怨偶,吵闹冷战动手差点和离。这两年都消停下来,倒是有了夫妻模样。

    王璋俊脸上的那道疤痕变浅了许多,看着没那么触目惊心了。

    前来传旨的,是玲珑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早知会受罚,却未料到竟会收回她的封地,顿时惊怒不已,霍然起身:“我不接这道凤旨!这是皇祖父赏赐我的封地,顾莞宁有何资格收回?我不服?”

    玲珑跟在顾莞宁身边多年,此时绷着脸孔,颇有几分威势:“这是中宫凤旨,上面盖了凤印。公主若不服,只管进宫向皇上告状。娘娘的凤旨,还请公主先接下来。否则,公主便要落个不敬皇后娘娘的罪名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王璋眼疾手快地拦下愤怒至极的高阳公主:“公主息怒。玲珑姑娘说的没错,不管如何,先接了凤旨吧!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怒瞪过去:“滚开!本公主如何行事,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。”

    王璋早已习惯了高阳公主的恶言恶语,也不动气,迅速低语道:“皇后娘娘凤旨一下,木已成舟,公主何必吃这眼前亏……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正在气头上,哪里听得进劝,一拳打中王璋的脸,还不解气,又用力踹了他一脚。

    王璋脸疼腿疼,都不及颜面受损的难堪。

    公主府里的下人也就罢了,宫中来人也都在。如此闹腾,令他脸面全无。

    “你闹够了没有!”王璋用力抓紧高阳公主的手,猛地怒喝一声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被王璋突如其来的怒火震住了。

    这几年来,王璋几乎逆来顺受,从不和她争执,也从不当众出言顶撞她。她几乎忘了王璋也是个有血性有脾气的男人。

    王璋这一发怒,高阳公主高涨的怒气便如被泼了一盆冷水,想发也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先接凤旨,”王璋手下愈发用力,目光沉沉,像要吃人一般:“你心中不服,便进宫去求皇上做主,我陪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似想翻脸,到底忍了下来,重重哼了一声,伸手从玲珑手中抢过凤旨。力道之大,似要将凤旨撕碎一般。

    玲珑慢条斯理,不疾不徐地说了一句:“凤旨请公主好好保管,切勿损毁,免得落下大不敬之罪名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领着一众宫人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高阳公主冲着玲珑的背影,狠狠地呸了一声:“狗仗人势的贱婢!”

    王璋面无表情,一言不发。左脸上火辣辣的五指印记,无比鲜明清晰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发了一通脾气,一转脸,看到王璋脸上的掌印,不知怎么地,忽地有一丝心虚,有些别扭地问答搜:“你……你的脸还疼不疼?”

    到底是共患难的夫妻,也或许是这世上她再无可依靠之人,唯有眼前的王璋一直不离不弃地陪在她身边。她性子再暴躁口中再凶悍,心里却不由自主地生出了依赖。

    王璋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只淡淡说道:“公主真的要进宫求见皇上吗?只怕皇上未必肯见你。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被戳中痛处,嘴角狠狠地抽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何尝不知道自己的处境?

    无依无靠,无权无势,空余公主的名头和架子而已。不然,她又怎么会逼着自己对衡阳公主低头?

    当年她是光芒万丈人人追捧的嫡长皇孙女,衡阳算什么东西?生母只是一个侍妾罢了。焉能和她相提并论。而今,她远不及衡阳,更无力和顾莞宁对抗……

    萧诩更是满心向着顾莞宁,进宫也只是自取其辱罢了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满心凄凉,忽然生出万念俱灰的颓丧:“算了,封地收便收回去吧!我的嫁妆,足够我一世吃用。我也生不出孩子来,要封地有何用?死了以后传给谁去?”

    说完,红着眼眶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的眼泪,也浇灭了王璋心中的愤怒。

    是啊!他们已经沦落至此,便如砧板上的鱼肉,任人宰割。还有什么可计较的?又有什么资格去计较?

    王璋长叹一声,上前一步,搂住高阳公主。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说道:“你还看不出来吗?此事分明是皇后娘娘有意为之。”

    “衡阳公主进宫为你求情,她不但不允,还让衡阳公主留下你的珠冠不还。以你的性子,哪有不闹腾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闹腾,正中皇后娘娘算计。她正大光明地责罚你,收回你的封地。此事传到皇室宗亲们耳中,他们只会对皇后娘娘歌功颂德,说你性情跋扈理当受罚。”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不费什么力气,便将你的封地收回,为国库再添税赋。文武百官们不痛不痒,也只会出言称赞皇后娘娘处事公正。有谁会为你说话?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身子颤了一颤,靠进他的怀中,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王璋又长叹一声:“人为刀俎我为鱼肉。莫说皇后娘娘想收回封地,就是要你我性命,我们也无可奈何,任人宰割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我若不拦下公主,任凭公主闹腾。公主便会落个不敬皇后的罪名,被关进宗人府去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听我一句劝,还是忍了吧!”

    “忍下这口闷气,至少还能保住性命无恙。否则,怕是会惹来更多的祸端。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靠在王璋的胸膛上,肩膀不时耸动,哭声中透出悲凉和凄惶。

    ……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新曾道人马报100期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 足球比分直播吧 安徽十一选五的开奖结果走势图 新疆时时彩开奖
湖南幸运赛车现场直播 八马彩票网 秒速赛车时间 江苏体育彩票 甘肃十一选五规则
湖北十一选五走势图top10遗漏 北京赛车pk10稳赢公式 白小姐官网 河南11选5开奖结果今天 天津11选5遗漏任5
双色球走势图 彩票平台网站 山西十一选五遗漏号 北京pk10官网视频 132期曾道人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