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九百四十章 天伦
    后宫里的事,很快传入萧诩耳中。

    萧诩正和几位朝臣商议国事,小贵子上前来,低声禀报数句。

    朝臣们很自然地停下议论。耳力灵敏的,已隐约听到皇后娘娘高阳公主等字眼。

    萧诩略一点头,随口道:“朕知道了,你去椒房殿传朕口谕,就说朕今日早些回去,让皇后多备些晚膳。”

    小贵子恭敬地应了声是,然后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萧诩目光一扫,温和说道:“刚才说到哪儿了?爱卿们继续说下去。”

    众臣应了一声,继续议论国事。

    后宫之事,朝臣们自是不宜多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日晚上,椒房殿里的晚膳果然格外丰盛,有大半都是萧诩爱吃的菜肴。

    萧诩笑着夸赞道:“珍珠的厨艺是越来越好了。御膳房里那些御厨,也是大大不及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抿唇一笑:“御厨们的厨艺也是极好的。只是我吃惯了珍珠做的饭菜,其他人做的饭菜味道,我总有些不习惯。”

    萧诩眨眨眼,低声调笑:“这个不离不弃专一不变的好习惯,可得一直保持下去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脸颊微热,嗔怪地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孩子们还都在呢,胡说八道什么。

    果然,阿奕好奇地探头问道:“爹,你和娘说什么了?为什么娘的脸都红了?”

    “笨死了,这还用问。”阿娇敲了敲阿奕的头,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爹肯定是在说甜言蜜语,哄娘高兴呗!”

    萧诩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神色一整,看了过去:“太傅今日布置给你们的课业,可都完成了?”

    阿娇阿奕一起摇头。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说道:“既是如此,还不快些回寝室去。将课业完成,再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两个孩子顿时老实消停了,一起应了一声,相携走了出去。还没走出门口,两个孩子的头已经凑到一起,“窃窃私语”起来。

    “每次都这样,娘总是护着爹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娘都不疼我们两个了。”

    萧诩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这一双儿女,真是越大越机灵,越来越难管教了。

    待阿娇阿奕走后,顾莞宁又瞪了萧诩一眼:“让你整日胡言乱语。孩子已经大了,也都懂事了。在他们面前说话可得注意分寸。”

    萧诩十分谦虚地接受批评:“皇后言之有理,朕以后一定改。”

    坐在一旁的阿淳很顺口地接道:“爹真乖。”

    萧诩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扑哧一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萧诩奋力挽救身为父亲应有的高大威严的形象:“阿淳,男子汉大丈夫,应该疼爱呵护自己的妻子。爹是心疼你娘,所以才会处处让着她。”

    三岁的阿淳眨了眨黑溜溜的眼睛,奶声奶气地说道:“我也心疼娘,所以娘说话我都听她的。娘就会夸阿淳乖。所以,阿淳也夸爹乖。”

    萌萌的乖乖的可爱模样,让人的心都快被融化了一般。

    萧诩心中满是柔软,笑着将阿淳抱过来,在他嫩乎乎的小脸蛋上用力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阿淳被亲爹脸上短短的胡茬戳得哇哇喊了一声,用力挣脱开来,扑进亲娘香香软软的怀抱里。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一柔,唇角边满是温柔的笑意。

    萧诩哀叹地摸了摸自己的脸:“罢了,我如今年老色衰,满脸胡茬,连儿子也不愿亲近我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忍俊不禁:“你不是要蓄短须吗?”

    萧诩自觉年轻脸嫩,所以打算蓄起短须,让自己看起来老成一些。连着多日未曾打理过脸。可惜长胡须的速度太慢了,到现在也只冒了短短的胡茬。

    “算了,待会儿我就将胡茬都剃光。”萧诩痛下决心:“免得总被阿淳嫌弃。”

    亲都不让亲,做亲爹的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阿淳听懂了亲爹的话,点头赞成:“爹还是脸干净的时候好看。现在这样太丑了。”

    孩子的童言童语,总是这般惹人开怀。

    顾莞宁和萧诩忍不住对视一笑。

    这样的天伦之乐,幸福得令人沉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萧诩素来是行动派,想到便做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萧诩便亲自动手,将脸上打理得干干净净,顺便沐浴更衣,然后露出“出浴美人”的娇羞神情:“我愿自荐枕席,伺候娘娘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早习惯他时不时地抽风举动,也算是另类的夫妻情趣,笑着挑了挑眉:“既是自荐枕席,便上榻来给本宫瞧瞧。若本宫不满意,今日一定罚你。”

    萧诩顿时热血上涌,亢奋难耐,立刻上榻,决意好好表现一番。

    许久许久之后。

    一脸餍足的萧诩心满意足地搂着疲累的顾莞宁,低声戏谑:“娘娘可还满意?”

    顾莞宁眼都没睁,胡乱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萧诩咧嘴一笑,大手探进被褥里,一边低声道:“你怎么忽然想起要处置高阳了?”

    顾莞宁睁开眼,和萧诩对视:“我也是顺手为之。倒不是刻意要对付她。我想着一众公主,也该一视同仁同等对待。衡阳丹阳都无封地,独独高阳一个人有,总是不大合适。正好趁着此时收回来。”

    萧诩点点头:“如此也好。”

    过了片刻,又说道:“她如今倒是转了性子。换在以前,少不得要进宫闹上一回。这回竟然一声不吭,就这么忍了回去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扯了扯唇角:“她不忍下又能如何。想闹腾,也得有那个本事才行。”

    这倒也是。

    环境总能逼得人迅速成长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闲话几句,很快便将高阳公主一事抛诸脑后。

    “对了,阿言的善堂现在盖得如何了?”萧诩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顾莞宁含笑应道:“选定了地址,有几户人家要搬走,补了银子,拆了房子打地基,还未正式动工。所有材料已经准备好了,工匠也都请好了。估摸着到年底便能盖好,明年初便能启用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日子,阿言每日早出晚归,忙得脚不沾地。也无暇来给我这个姐姐请安。这些都是季同打发人给我送的口信。”

    萧诩低头,亲吻顾莞宁的发丝:“过了年,我们便出了孝期,也能出宫走动了。到时候我陪你悄悄去一趟善堂。”

    ……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时时彩开奖号码 湖北11选5彩票通 贵州十一选五一定牛 北京赛车官网开奖 体彩快乐扑克3投注
北单快中彩 河南11选5中奖奖金 北京赛车pk10软件幸运飞艇开奖记录 11选5开奖结果 六合曾道人
八马彩票开奖 广东体彩快中彩开奖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安徽11选5
江苏十一选五走势 网络赚钱 今日3d开奖号码 快乐扑克 吉林11选5走势图表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