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九百五十六章 心软(一)
    “……奴婢赶到的时候,吴妈妈已经被打得奄奄一息只剩一口气,小郡主的腿也被打伤了。”

    椒房殿里响起陈月娘愤慨的声音:“奴婢实在气不过,出手教训了齐王妃一回。还有齐王世子妃,奴婢也痛骂了她一顿,说她不配为母亲!”

    说完,陈月娘跪下请罪:“奴婢今日一时气愤动手,冒犯了主子。还请娘娘责罚!”

    顾莞宁凝望着满脸红晕愤慨不已的陈月娘,缓声道:“夫子忠肝义胆,为了维护祖母才动了手,何错之有?我不但不罚,还要重赏夫子!”

    陈月娘脸上闪过一丝动容:“娘娘真的不生奴婢的气?”

    “若是齐王妃敢当我的面这么说,我一定亲自动手教训她!”顾莞宁目中闪过一丝厉色,声音也冷了下来:“祖母这般疼爱她这个女儿,可她又是怎么对祖母的?狼心狗肺,莫过于此!”

    可不就是狼心狗肺吗?

    陈月娘目中闪出水光,哽咽着低语道:“太夫人若知道此事,不知会何等伤心难过。”

    不管如何,齐王妃到底是太夫人的亲生女儿。太夫人再愤怒再失望,也不能坐视她赴死。所以,才会跪地恳求皇上饶过齐王妃一命。

    齐王妃丝毫不领情,反而对太夫人充满怨恨。

    这等凉薄无情,令人心寒齿冷!

    顾莞宁神色看似平静,实则心中怒焰滔天,全仗着过人的自制力才忍了下来。她重重呼出胸口的浊气:“此事万万不可传到祖母耳中。”

    陈月娘应了声是。

    顾莞宁定定神,冷然说道:“齐王父子谋逆犯上,是十恶不赦的死罪,本该满门抄斩。皇上仁厚,杀了齐王父子,却饶过齐王府一众女眷性命,只将她们软禁在宗人府,衣食从未苛待。可惜人心不足,她们丝毫不知感恩,反而满心怨怼。”

    “传本宫之命,从今日起,齐王府女眷衣食减至原来的三成。”

    “齐王妃的腿伤,也不必找大夫医治,送两瓶伤药过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死不了就行!

    陈月娘一一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顾莞宁心头那口郁气才稍稍平息,转而问道:“玥姐儿现在如何?那个吴妈妈伤势如何?”

    陈月娘答道:“奴婢已将小郡主安置在碧瑶宫里,徐沧正在为小郡主看诊。小郡主坚持让吴妈妈和她同行,奴婢自作主张,将吴妈妈也一并带进了宫,一并安置在碧瑶宫。”

    碧瑶宫离景月宫不远,颇为安静。离椒房殿倒是有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陈月娘将玥姐儿带到碧瑶宫,显然也有戒备提防之意。

    顾莞宁略一点头:“本宫这就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莞宁刚起身,闵太后便来了。

    “莞宁,我有话要问你。”闵太后皱着眉头,直截了当地问道:“我刚才听闻,玥姐儿被接进宫里。这是谁的主意?为何要将她接进宫来?”

    顾莞宁三言两语将原委道来:“这是阿娇的主意。她想让玥姐儿进宫做伴读,我犹豫了两日,才应下此事。父辈犯下的错,不该算在玥姐儿身上。”

    稚子无辜!

    这个道理闵太后当然懂,可一想到领兵逼宫的齐王父子,便如鲠在喉。

    闵太后继续皱着眉头:“名门闺秀多的是,何必一定要选玥姐儿?”

    顾莞宁当然清楚闵太后的心结,温言说道:“玥姐儿受了伤,儿媳正要去看看她。母后若是闲着无事,不如和儿媳一同前去。”

    闵太后一愣:“玥姐儿怎么会受伤?”

    顾莞宁轻叹一声,将事情的始末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心软的闵太后听得愤怒不已,咬牙怒道:“世上怎么有这般狠心之人。对自己的孙女也下得了这般毒手!我和你一起去碧瑶宫看看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也不多言,和闵太后相携去了碧瑶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碧瑶宫里平日无人居住,只有几个宫人守着。好在每日都打扫一遍,寝宫里还算干净。

    当顾莞宁和闵太后相携而至时,几个宫人忙跪下行礼,一边暗自庆幸。幸亏今日没偷懒,将寝宫打扫过了。

    陈月娘敲了门,很快,寝室的门开了。

    徐沧正低头为玥姐儿看诊,听到动静,也未急着起身行礼,专心地继续看诊。

    在徐沧眼里,病患永远排在第一位。顾莞宁清楚他的脾气,并不见怪,走到床榻边,目光一扫。

    这一看之下,顾莞宁也有些心惊。

    瘦弱的玥姐儿静静地躺在床榻上,哭的红肿的眼中此时没有泪水,茫然无神。右腿受伤之处展露出来,红肿了一片,看着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徐沧用手探着腿骨受伤之处,约莫是碰触到了伤处,玥姐儿像被针刺一般,骤然尖锐地哭喊起来。

    闵太后先被吓了一跳,待看清玥姐儿此时的情形后,又是一阵心酸,长叹一声:“可怜的玥姐儿。比阿娇年长了一岁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看着可比阿娇瘦小多了。”

    也是个可怜的。

    罢了,就让她留在宫里吧!

    这么一个瘦弱可怜的丫头,就是在宫里,也翻不出风浪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里也觉得不是滋味,张口问道:“徐沧,玥姐儿的腿伤如何?”

    徐沧简短地应道:“腿骨未折,受重击有了裂痕。敷些伤药,好生调理养上三四个月,就无事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点点头,然后看向还在哭泣的玥姐儿。

    玥姐儿和阿娇确实不同。

    阿娇自小被众人娇惯着长大,从未吃过半点苦头。偶尔磕着碰着,便要哭啼抹泪四处撒娇,享受众人的抚慰和娇宠。

    玥姐儿受了这等重伤,一定十分疼痛,却只在一开始哭喊了几声,很快哭声便小了。肩膀微微耸动,不时小声哭着,竭力隐忍。像是唯恐哭出声来会惹人厌烦一般。

    顾莞宁素来心冷,很少生出怜悯之类的情绪。此时心中却有些酸涩,下意识地放软了声音:“玥姐儿,你若觉得痛,便哭出来,不必忍着。”

    玥姐儿含泪抬头,抽噎着说道:“皇伯母,我不痛。”

    隔了几年未见,玥姐儿依然记得顾莞宁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