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九百六十章 闹剧(一)
    以王御史为首的四个御史俱被打了一顿廷杖!

    今日在金銮殿外当值的禁军侍卫里,便有顾谨礼。顾谨礼愤怒之下,出手毫不客气。几廷杖下去,几个御史皮开肉绽哭天喊地。

    哭喊惨叫声传进金銮殿里。

    原本争执不休的文武百官们三缄其口,无人再吭声。偌大的金銮殿里,安静至极。殿外的惨呼声不绝于耳,听的人心里发凉。

    当然了,发凉的都是刚才出言相助御史的官员。

    顾海等人心中只觉得畅快淋漓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韩王世子也在暗暗庆幸。刚才吵群架,他们两个对萧诩的性情脾气十分熟悉,见势不妙,自然都站在顾皇后这一边。

    御史们被打完廷杖后,在殿外跪谢皇恩,然后被抬出宫去。

    萧诩的目光一一扫过群臣,声音冷冽,掷地有声:“有事启奏,无事退朝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萧诩沉着脸进了椒房殿。

    阿淳从未见过亲爹发怒的样子,心中畏怯,不敢像往日那般冲上前,紧紧地攥着顾莞宁的手。

    顾莞宁安抚地摸了摸阿淳的头,目光迅疾扫过萧诩阴沉的脸色。

    “阿淳,你先出去玩一会儿,娘和爹有话要说。”顾莞宁柔声哄道。

    阿淳乖乖点头,由琳琅玲珑领着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顾莞宁站直身子,直截了当地问道。

    萧诩压住心头的火气,将今日朝堂上发生的事一一道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的神色也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傅阁老这是死不悔改,一意孤行,要和朕较劲到底了。”萧诩目中泛着冷意:“若不是他从中指使,区区几个御史如何敢当众提及定北侯府旧事?朝中又怎么会有诸多官员附议出言?”

    沈氏不守妇道,偷~人生子是事实。

    沈谨言顶着顾家嫡孙的名头,在定北侯府出生长大,也是事实。

    沈氏是顾莞宁的亲娘,沈谨言是顾莞宁的胞弟。更是是众人皆知无法更改的事实!也是定北侯府抹之不去的耻辱。

    御史们在朝堂上弹劾沈谨言,无异于当众羞辱定北侯府,羞辱顾莞宁这个中宫皇后!

    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很快便会流言纷纷,帝后手段再凌厉,也堵不住悠悠众口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是傅阁老的手笔!

    “身为一朝首辅,不思为国尽忠为君尽力,倒是耍起内宅妇人的手段来了。”顾莞宁目中满是冷意:“这是笃定你心地仁厚,奈何不得他这个首辅!”

    萧诩冷笑一声:“他铁了心要让我这个天子低头,我便让他看看,什么是天子威势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出所料,金銮殿上发生的事以迅雷之势传开。不出一日,已传遍京城,如星火燎原,立刻压过了傅家意图谋害顾皇后的流言。

    沈谨言顿成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善堂刚盖好,还未挂上匾额正式启用,便已“名声大噪”。引来了许多好奇百姓的围观和议论。

    “原来这是那个沈谨言盖的善堂!”

    “打着皇后娘娘的招牌,做沽名钓誉的勾当,妄图邀买人心,真让人恶心。”

    “话不能这么说吧!不管怎么样,开善堂总是好事。穷苦百姓患了重病,能来善堂医治,不用出诊金,连药钱都不用出。沈公子有这等仁义心肠,总比那些为富不仁的人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世上哪有这样的好事。依我看,这都是骗人的。谁会免费替人看诊又赠药?这分明都是那个沈谨言为了搏名声弄出来的噱头!”

    “说的对……”

    在有心人故意的引导和煽动下,围拢在善堂外的百姓很快鼓噪起来。甚至有人张口谩骂羞辱起沈谨言来。

    有一就有二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一个面貌平庸额角有颗黑痣的汉子喊了一声:“砸了这个善堂!”不知从哪儿冒出几个壮汉来,气势汹汹地踹善堂大门。

    百姓的情绪很快也被煽动起来,不乏盲从之辈。

    很快,便有人跟着一起涌上前,有得推门,有得踹门。还有人不知从哪儿摸了臭鸡蛋烂菜叶子,往墙里乱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门后,沈谨言苍白的俊脸浮起愤怒的红晕,右手紧握成拳。

    门外的谩骂叫嚷声,透过厚实的大门传进耳中。

    仿佛忽然间又回到了几年前,身世曝露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往日对他和颜悦色的师兄们忽然变了模样,用鄙夷又轻蔑的目光看着他。那些和他素不相识的香客,悄然潜进来对他羞辱谩骂拳打脚踢……

    今日这一幕,和当日几乎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门外躁动喧闹叫嚷的人,他一个都不认识。想来他们也都不认识他,却齐聚到这里来怒斥指责痛骂他。

    他做错了什么?

    只因出身之罪,他便要被人歧视羞辱一辈子抬不起头来吗?

    站在沈谨言身后的季同还算镇定,顾福却满面愤怒,咬牙怒道:“公子开善堂,是造福百姓的好事。这些人是昏了头吗?为什么要这般辱骂公子?”

    “我这就出去,将他们都轰走!”

    顾福正要往外冲,沈谨言已抢先迈步。

    顾福心中一惊,脱口而出道:“公子万万不可冲动,还是让奴才出去吧!”

    也不知外面这些闹事的人是什么来路。万一有歹徒混迹其中,沈谨言这么出去可就太危险了!

    季同一个闪身,已闪至沈谨言身前,拦住了沈谨言:“公子稍安浮躁。奴才这就领人出去,将他们都打发走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脚步一顿,俊秀的脸孔浮现坚定之色:“我不能永远躲在别人身后。他们是冲着我来的,我这就出去见他们。”

    季同还要说什么,沈谨言看了过来:“明日善堂就要挂上匾额正式启用。我总要在人前露面,为病患看诊。若是一直藏着不见人,和躲在太医院里有什么两样?”

    十七岁的少年,身量修长,面容俊秀,目光清朗,神情坚决,再无往日的温软怯懦稚气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沈谨言已长大成人了。

    季同没再吭声,默默让开。一边打出手势,藏在暗中的侍卫们立刻闪身上前。

    沈谨言走到门边,深呼吸一口气,打开门,挺身面对门外风雨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2018马会免费资料大全 江苏快3历史记录 福建体彩31选7开奖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 吉林快3
时时彩包赢公式0369 p62开奖结果查询5月5日 内蒙古11 选5打法 吉林快三盘怎么弄 11选5稳中两个算法
11选5开奖直播 广东11选五走势图 海南环岛赛开奖号码 体彩11选五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
广东十一选五任三计划 江苏快三人工在线计划 刘伯温四肖中特料2018 11选5选号技巧 重庆时时彩2期必中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