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九百六十四章 借刀
    顾莞宁高居凤位,威势~逼~人,不必细说。

    琳琅在顾莞宁身边多年,如今是椒房殿里的掌事女官,在一众宫女中颇有威信。此时凛然张口,宫女顿时被吓得噤若寒蝉,不敢再吭声。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扫过宫女满是泪痕的脸,漫不经心地说道:“念你对傅妃一片忠心,本宫就不计较你今日的言辞冒失了。退下吧!”

    宫女谢了恩典,战战兢兢地退下。然后一路抹泪回了寝宫。

    傅玉病了多日,神智已经不太清醒,脸消瘦了一圈,愈发显得憔悴。听到脚步声,竟吓得缩起身子,一边哭一边小声说着:“我没有谋害崔妃,我没有害她!”

    宫女心中酸涩,满腹苦楚,哽咽着喊了一声“小姐”。

    这个宫女,是傅玉的贴身丫鬟。傅玉进宫时,将她一并带进了宫中。对傅玉十分忠心。

    傅玉神智不清,已经认不出身边的人,唯一认得的便是眼前的宫女。

    听到她的声音,傅玉仓惶着抬起头来,双目含泪:“巧娟,我想回家,我要回家。你让人传信给祖父,让他想法子接我出宫好不好?”

    巧娟鼻子一酸,泪水夺眶而出,上前搂住颤抖不已的傅玉。

    她不忍心告诉傅玉,几天前她便大着胆子私自传信回了傅家。傅阁老却断然不肯,让人带话进宫:“既入宫,就是天子嫔妃,岂能随意出宫。便是死也要死在宫里。”

    这般残忍的话,她根本不敢让傅玉知晓。

    傅玉还在哭着喊着要回家。

    巧娟忍着眼泪,低声安慰:“娘娘别怕,奴婢会一直在这儿陪着娘娘。娘娘想回家,奴婢这就让人出宫送信。阁老素来疼爱娘娘,一定会想法子将娘娘接出宫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傅玉眼中闪出一丝希冀的光芒:“祖父真的会救我吗?”

    巧娟违心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傅玉像是即将溺毙之人抓住了一根稻草,长长地松了口气,自言自语道:“祖父一定会救我的。”

    巧娟悄然将头扭到一侧,泪水滑落脸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日过后,傅玉的病情开始渐有起色。

    朱太医开的药方颇为苦涩,平日傅玉总不肯喝,如今逼着自己一口一口喝下。一日三餐也逼着自己吃上一些。

    半个月过后,傅玉终于能下床榻走动。在巧娟的搀扶下,去了椒房殿,给顾莞宁请安。

    这一场大病,令傅玉大伤元气。年轻美丽的脸孔,竟显得颓然。就如一朵鲜花,还未来得及盛放,已有衰败之相。

    “臣妾傅氏,给皇后娘娘请安。”傅玉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说道:“免礼,赐坐。”

    傅玉本就有些敬畏顾莞宁,经过此事后,畏惧之心更甚,谢恩之后,战战兢兢地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略显冷凝的声音在耳边响起:“傅氏,本宫问你,刺客行刺本宫之事,可和你有关联?”

    傅玉听得心惊肉跳,哪里还坐得住,立刻起身跪下:“臣妾对此事一无所知。自进宫以来,臣妾对娘娘一直恭敬有加,岂敢生出加害娘娘的心思。还请娘娘明察!”

    顾莞宁并未动容,冷然问道:“既然和你无关。为何在崔妃死的当晚,你便受惊生病?还时常做噩梦胡乱呓语?你若不心虚,为何会如此?”

    傅玉面色泛白,急忙解释:“臣妾是当日亲眼目睹崔妃被刺,受了惊吓,才会连连做噩梦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挑了挑眉:“闵妃和你一同目睹崔妃被杀,她什么事都没有。你却病了一个多月。这又作何解释?”

    真是有嘴说不清。

    傅玉满腹委屈,却不敢不应:“想来是闵妃胆大,臣妾太过胆小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闵芳,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落井下石兼讨好顾莞宁的机会,立刻说道:“正所谓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。臣妾没做过亏心事,心怀坦荡,自然睡得踏实。不像那些心中有鬼的,整日做噩梦!”

    傅玉恼怒之极,霍然抬头看向闵芳:“你这是血口喷人!”

    闵芳撇撇嘴:“我是不是血口喷人,你心中最清楚。”

    傅玉眼中几乎快喷出火星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冷眼看着两人争执。

    傅玉按捺住心头的怒火,看向顾莞宁:“刺客行刺之事,已过去一月有余,娘娘一直在追查此事。不知是否查找出了证据,能证明和臣妾有关?”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说道:“暂无证据。”

    闵芳伶牙俐齿地接了话茬:“这个暗中谋害娘娘之人,家中势力惊人,手眼通天,竟伸手到了宫中来。娘娘查不到证据,便是最有力的证据。满京城有这份能耐的,数来数去,也只有寥寥几家。傅家首当其冲,既有这个实力又有动机,不是傅家还能是谁?”

    顾莞宁赞许地看了闵芳一眼。

    闵芳精神一振,不顾傅玉吃人一般的愤恨目光,继续说道:“娘娘心地仁慈,一直不忍审问还在病中的傅妃。现在傅妃的病也好得差不多了,臣妾肯请娘娘,严审傅妃,查明真相,还死去的崔妃一个公道!”

    傅玉也不是省油的灯,立刻反唇相讥:“照你这么说来,闵家也有这份能耐和动机。你当日目睹崔妃被刺,却丝毫无惊愕之色,想来是提前便知道会有行刺一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信口雌黄!”闵芳杏眼一瞪,语气中满是怒意。

    傅玉讥削地应了回去:“彼此彼此!”

    顾莞宁略一皱眉,沉声道:“放肆!”

    傅玉闵芳不敢再争吵,一起跪下请罪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都退下!”顾莞宁冷冷呵斥。

    两人不敢抬头,一起躬身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待退到殿外,闵芳满怀怨怼地瞪了傅玉一眼,冷笑着小声骂道:“秋后的蚂蚱,蹦跶不了几天了!”

    傅玉今日接连被挑衅,忍无可忍,怒瞪回去:“闵芳,你再敢口出狂言,我绝不放过你!”

    闵芳不屑地冷笑一声:“不放过我又能如何?你该不是指望傅阁老为你撑腰吧!现在傅阁老已经自顾不暇,哪里还顾得上你。”

    傅玉顿时色变。

    先定个小目标,比如1秒记住: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: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浙江11选5今天开奖吗 22选5河南福彩网 浙江体彩20选5开奖号码 北京赛车pk10基本走势图 冰球图片简笔画
江苏11选5任五遗漏表 上海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11选5赚钱方法 广东快乐十分计划在线 山东十一选五任四遗漏
山西泳坛夺金规则 燕赵福彩20选5今日开奖 幸运农场怎么选号 河北快三专家推荐号码 陕西11选5前一走势图
意甲第1轮切沃尤文图斯 吉林时时彩代理 贵州11选五中奖规则 快乐十分如何买最赚钱 北京11选5免费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