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九百六十八章 雪霜(三)
    萧诩今日归来,神色释然轻松。

    顾莞宁略一打量,笑着问道:“你看来心情颇佳。莫非是有什么好消息?”

    没有旁人,萧诩说话也直白得多:“这几日傅阁老在府中养病,眼前清净了不少,也没那么多糟心烦心事了。心情想不好也难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一闪,忽地说道:“你若嫌傅阁老碍眼,不如狠下心肠,趁着这次机会,让傅阁老病重不起,彻底远离朝堂。”

    萧诩: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诩定定地看着神色镇定仿佛刚才什么也没说过的顾莞宁,半晌都没吭声。

    顾莞宁挑眉,淡淡说道:“怎么?你是不是觉得我太过心狠手辣?”

    “这倒不是。”萧诩不无自嘲地笑了一笑:“我只是在想,皇祖父当年嫌我心慈手软优柔寡断,其实不无道理。我明知斩草除根的道理,可一想到傅阁老是两朝阁老,对大秦颇为忠心,便难以下这个狠心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又道:“再者,我也不想做得太过狠绝,免得令百官寒心。傅卓已经表明态度,站到我这边。便是冲着他的颜面,我也不忍对傅阁老下杀手!”

    顾莞宁不以为意地笑了一笑:“我只是随口说说罢了。傅阁老到底是一朝首辅,就是要对付他,也不能用这般直接粗暴的手段。还是徐徐图之,借重王阁老分化傅阁老之权,慢慢削弱傅阁老的威望影响力。这才是稳妥之道。”

    萧诩点点头,然后搂住顾莞宁,在她耳边叹道:“身为天子,整日操心国事处理政事也就罢了,还要平衡朝堂驾驭百官,真是劳心劳力。怪不得历朝天子从无长寿之人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不乐意听这些,瞪了他一眼:“乱嚼舌头!不得胡说!”

    萧诩哑然失笑:“是是是,都是我胡言乱语。我们要长命百岁,白头偕老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着顺耳多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目中这才有了笑意,放软身子,依偎在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府。

    傅卓从宫中回来之后,一直陪在傅阁老的床榻边。

    期间,傅阁老醒来过一次,睁开眼一看是傅卓,立刻气血翻涌,又晕了过去,顿时又是一阵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其余人还未看出端倪,傅夫人却察觉出了不对劲,待安顿好了傅阁老之后,疑惑地问道:“阿卓,你做错了什么事?为何你祖父见了你便满眼怒意?”

    傅卓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左顾言它道:“今晚我在这儿陪着祖父,祖母这些日子颇为辛劳,安心歇息一晚吧!”

    傅夫人确实十分疲倦,没有精神再刨根问底,被傅卓哄着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天色一点点地暗下来,直至月上树梢,繁星漫天。

    傅卓动也没动,一直默默地注视着沉睡不醒的傅阁老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之时,傅阁老再次醒来。

    短短几日间,傅阁老苍老了许多,目光浑浊涣散,半晌才有了焦距。

    “祖父,”傅卓低声喊道。

    傅阁老定定地看着傅卓,目中闪过怒意,声音嘶哑:“我没你这样的长孙!你给我立刻回屋去,我不想见到你!”

    傅卓满面苦涩,声音也愈发低沉:“祖父,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。我这么做,也是迫不得已。”

    好一个迫不得已!

    傅阁老扯出讥讽的笑意,目光冰冷:“你什么都不用解释了。我只知道,我亲手养了二十几年的长孙,在最关键要紧的时候背弃了我,放弃了傅家。”

    字字如刀,深深地刺进傅卓的胸膛,鲜血淋漓,痛不可当!

    傅卓目中满是痛苦和愧疚,暗哑着喊了一声“祖父”,然后在床榻边跪了下来:“孙儿令祖父失望,实在有愧于心。”

    傅阁老重新闭上眼睛,之后再也没睁开过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卓在床榻边跪了一夜。

    这几日,他过得心力交瘁,全仗着年轻身体好硬撑着。跪了一夜后,身体终于吃不消了。一回屋,罗芷萱便惊呼一声:“你的脸怎么这么红?”

    头脑昏沉的傅卓,勉强冲罗芷萱笑了一笑:“我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未说完,便头晕目眩,身子摇晃不定。

    罗芷萱大惊,忙扶住傅卓:“快来人,去请徐神医来。”

    好在徐沧就住在傅府,很快便被请了过来。

    徐沧为傅卓看诊之后,迅速开了药方:“傅公子并无大碍,只是气火攻心,又连着几日未曾安眠,太过耗费耗费心力之故。喝几天汤药,好好休息一段时日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罗芷萱的心这才落回原位。

    傅阁老傅卓相继病倒,冒氏伤心过度,每日以泪洗面。傅夫人徐氏也连着操劳多日。傅家上下,俱被一层阴云笼罩,便是连下人也是一脸愁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福无双至,祸不单行!

    数日后,傅阁老病情稍有好转,阖府上下还没来得及高兴,傅老夫人又去世了。

    傅老夫人年近九旬,寿元绵长,在京城一众诰命夫人中,无人能及。傅家有傅老夫人在,真正应验了“家有一老如有一宝”之说。

    人老了,少不得有些耳聋眼花的毛病。这几年,傅老夫人已甚少在人前露面,身体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傅家人都以为傅老夫人能活到百岁。

    就是傅阁老也这么以为。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傅老夫人会在此时去世。

    活到九十岁,已是罕见的高寿。傅老夫人无病无痛,寿终正寝,便是丧事也要当成喜事来办。傅家嫡支旁支的子孙齐聚傅府。

    丧信传开后,全京城的官员闻训而至。

    帝后各自命人代为登门吊唁,闵太后也特意打发了身边的亲信来吊唁。

    傅阁老硬撑着下了床榻,跪灵七日。

    待傅老夫人下葬后,傅阁老也彻底病倒了。

    按着朝廷惯例,父母去世,身为人子,要守孝丁忧三年。否则,便会落下不孝之名。除非天子下恩旨,夺情起复。忠孝二字,忠排在第一位。也只有天子,才有此权利。

    想也知道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萧诩绝不会下这一道夺情的圣旨。

    傅阁老就此要丁忧三年,所有傅家为官的子孙也要一同丁忧待在府中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