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九百八十五章 受伤(一)
    也怪不得伙计误会,萧诩一脸病怏怏的样子,看着和前来问诊的病患差不多,只是穿戴得格外好,和平日来看病的穷苦百姓迥然不同。

    顾莞宁没有解释,顺着伙计的话音问道:“听闻沈公子医术超卓,我们夫妻今日特意前来,想请沈公子为我夫婿看诊。不知沈公子何在?”

    那伙计的目光陡然变了,满是警惕,声音里的热情也被戒备敌意所取代: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为何要找沈公子?”

    这反应委实激烈了些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中陡然掠过一丝阴霾,口中淡淡说道:“我们是慕沈公子之名而来。你为何这般反应?莫非沈公子有什么不妥?”

    那伙计显然是误会了什么,脸色刷地沉了下来,冷然应道:“沈公子这几日身体不适,不能给人看诊。两位若是为了沈公子而来,就请回吧!”

    顾莞宁目中闪过一丝怒意。

    这怒意倒不是针对眼前的伙计,而是因季同而起。

    她命季同随身保护沈谨言,事关沈谨言的所有事,都要一五一十地禀报于她。看眼前的架势,沈谨言分明是出了什么事,她却连半点消息都没收到!

    萧诩见顾莞宁一脸愠色,便知顾莞宁动了怒,立刻低声安慰道:“你先别动怒,待会儿见了阿言,仔细问上一问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抿了抿嘴角,沉声道:“让季同出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伙计又是一愣。看着顾莞宁的目光里又多了几分疑惑:“你怎么会知道季统领的名讳?”

    季同每日伴在沈谨言身边,同进同出。不过,众人只知他姓季,知道他全名的人屈指可数。眼前这个美丽的少妇一口就叫出了季统领的名字……

    顾莞宁没有耐心解释,冷冷说道:“立刻去通传,让他出来。”

    伙计被震住了,不敢再多问,立刻叫了一个跑腿的去后堂送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季统领,善堂来了一行人,身份行迹颇为可疑。领头的是一对年轻夫妇。”

    报信的伙计行色匆匆,一脸急切:“先是指名要见沈公子,然后一口说出了季统领的名字。还让季统领立刻出去。也不知是何来路?”

    躺在床榻上的沈谨言鼻青脸肿,满身是伤,此时正在昏睡。

    站在床榻边的季同本就心情不佳,听了神色一冷:“好,我这就去看看对方是什么来路。”

    来的正好!

    他憋了满肚子火气,正无处可泄!谁胆敢不知死活地送上门来,他绝不会手软客气。

    季同冷哼一声,杀气腾腾地出了屋子,到了药堂。

    然后,便和顾莞宁萧诩打了照面。

    季同: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单的易容改妆,当然瞒不过他的眼。四目相对的刹那,季同便认出了来人是谁,心神俱震,反射性地便要跪下。

    “季同,”顾莞宁直呼其名,声音冷凝:“立刻带我去看阿言!”

    季同哪里敢抗命,立刻低头应是。

    一旁的伙计们都看傻了眼。

    善堂开了近半年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前来寻衅滋事的不在少数,恶言恶语流言风语的人更是多不胜数。全仗着季统领及手下侍卫“维持安宁”。

    季同曾一人将滋事闹腾的十几个混混地痞打得遍体鳞伤,一个个扔到善堂外,也因此声名赫赫,无人敢惹。

    他们何曾见过季同这般温驯听话的模样?

    这对年轻夫妻,到底是什么身份来历?

    不过,无人敢多嘴多问。眼睁睁地看着夫妻两人随季同进了后堂,几个伙计才低声议论起来:

    “他们是什么人?为何一定要见沈公子?”

    “沈公子被病患家人打伤,在床榻上躺了几天了,哪里能见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沈公子是多好的人,那些人真是可恨可恼。硬是说沈公子医术不精将病患治死了。分明是抬来的太迟,救治不及才咽的气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莞宁虽有了心理准备,在看到沈谨言的时候,依然狠狠一惊。旋即,汹涌的怒火涌上心头。目中染上怒色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顾莞宁霍然看向季同,声音冷厉:“阿言为何被伤成这样?是谁动的手?”

    顾莞宁对季同素来温和,像此时这般疾声厉色,还是第一回。

    季同满脸愧色,扑通一声跪下了:“奴才失责,没能护住沈公子,请娘娘降罪!”

    “先说清是怎么回事。”顾莞宁冷冷道:“若因你保护不力,令阿言受伤,我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季同满面羞愧自责,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:“娘娘,一切都是奴才的错……”

    “姐姐,”床榻上的沈谨言不知何时醒了过来,声音微弱地喊了一声:“是你吗?姐姐,我是不是眼花看错了?”

    姐姐和姐夫怎么会出宫,出现在他眼前?

    顾莞宁顾不得再训斥季同,立刻走到床榻边,略略俯身:“阿言,是我。”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。

    沈谨言右眼上满是淤青,视线模糊,只能努力睁大左眼。

    看清顾莞宁此时的模样后,沈谨言竟笑了起来:“姐姐是易容过了吧!看着像变了个人,若不是听了姐姐的声音,我都不敢认了。”

    俊秀的脸孔上伤痕处处,这一笑,也没了往日腼腆可爱的模样,颇有些怪异,令人看着心中泛酸。

    顾莞宁既心疼又愤怒,伸手轻抚沈谨言肿起的额头:“是谁将你伤成这样?为何瞒着我?”

    沈谨言无奈地苦笑一声:“瞒着姐姐,是我的主意。姐姐要怪便怪我,别怪季统领。”

    季同依旧跪在地上,未曾起身。

    顾莞宁也未回头,声音里没多少起伏:“此事容后再说。先告诉我,到底是谁伤了你!”

    一直没出声的萧诩,也走到了床榻边,素来温和的声音里也透出冷意:“阿言,你不用怕。到底是何人故意伤你,现在就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开善堂一事,朝中文武百官尽知。

    他这个天子,早已表明回护之意。

    现在竟然还有人敢暗中下黑手对付沈谨言,分明没将他这个天子放在眼底!

    别说顾莞宁,他现在也是怒不可遏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人民币炸金花游戏 pk10计划软件 内蒙古11选五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pk10软件计划 湖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
牛牛有技巧吗 乐透乐博彩论坛 北京pk10 幸运农场走势图表 天津11选5走势图.
体彩吉林11选5开奖 体彩11选5玩法 鑫彩网彩票 湖北11选5体彩通 浙江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手机版
时时彩网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香港赛马会网站 爱彩乐11选5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