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九百八十八章 甘心
    声音铿锵有力,十分坚定。

    顾莞宁转过头来,凝望着季同:“你可是心甘情愿?”

    季同深呼吸一口气,斩钉截铁地应道:“奴才甘心领命,绝无一丝勉强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的神色柔和了起来,目中闪过一丝浅浅的笑意:“好,季同。从今日起,我便将阿言的安危托付给你了。望你像待我一般,全心待阿言。”

    季同郑重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转身叮嘱沈谨言好好休息几日,然后站起身来:“我们出来这么久,也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萧诩嗯了一声,也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沈谨言想下床榻,被顾莞宁阻止:“你身上有伤,不宜走动。就在床榻上好好待着。待你身体好了,再回宫去见我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点点头应下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和萧诩联袂离去。

    屋子里很快又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沈谨言用袖子擦了脸上的泪痕,有些羞赧地对季同说道:“季同,我知道你不敢违抗姐姐的命令。其实,我也不敢不听姐姐的。等过一段时日,我再去和姐姐说一声,你不用整日伺候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公子误会了,”季同神色坦然地打断沈谨言:“奴才刚才说的话,都是发自肺腑,绝非作伪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一愣,下意识地问了句:“你真的心甘情愿地留在我身边?”

    季同敛容应是:“是!奴才以后会一心听从公子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心头一热。一股温热的暖流在心中涌动不休。他一时不知该说什么,过了半晌才道:“好,你愿意追随我,我日后绝不会亏待你。”

    季同是顾家精心培养出来的暗卫,身手超卓,为人忠心,办差精明果决。这些年季同领着两百名暗卫,四处打探搜集消息,办差得力。

    他身边正缺这样一个得力的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了马车后,顾莞宁一直默然不语,眼中的笑意也渐渐敛去。

    身畔的萧诩,轻叹一声,伸手揽住她的肩膀:“阿宁,我知道你心中不好受。你别这样忍着,我看着心里也难受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没有拒绝萧诩的抚慰,将头靠在他的肩上,声音中有些失落和自责:“萧诩,我自以为对阿言照顾得颇为周到。其实,我根本不如自己想得那般周全。我竟不知道阿言过得这般辛苦。”

    此时已近子时,街市早已散去。马车外颇为安静,只听到车轱辘转动的声响和侍卫们骑着骏马发出的嘚嘚马蹄声。

    车顶上悬挂着一盏精致小巧的风灯,柔和昏黄的光芒洒落在顾莞宁的脸庞上,将她的落寞和自责照得纤毫毕现。

    萧诩的心也像被揪起来一般,手下微微用力,将她搂得更紧一些,在她的耳边低语道:“阿言已经长大了,不再是以前那个遇事只会无助哭泣甚至要寻死的孩童了。他不愿你担心,想自己站起来走下去,这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般耿耿于怀,若是让阿言知道了,阿言岂不是心里更愧疚?”

    顾莞宁轻叹一声:“在他面前,我自不会多说。只是,我这心里实在不是滋味。若不是今日忽然来一趟善堂,我连阿言受伤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又不免迁怒于季同:“这个季同,连这等事也敢瞒着我,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。”

    萧诩低头看着顾莞宁:“你将季同给了阿言,到底是一时兴起,还是早有打算?以后会不会后悔?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哭笑不得,瞪了萧诩一眼:“陈谷子烂芝麻的事,亏得你还记着,连这种老陈醋也要吃两口。”

    萧诩显然不觉得吃醋是件丢脸的事,理直气壮地应道:“瞧瞧他刚才那副样子,好像你要抛弃他一般。我看着能痛快才是怪事!”

    我就是小心眼了,怎么办吧!

    顾莞宁看着一脸酸意的夫婿,既觉得好笑,心中又情难自禁地涌起丝丝柔情。凑过头,在他的嘴角轻轻一吻:“我心里只有你,从未有过别人。再者,季同也早已娶妻生子,你还有什么可介意的。”

    萧诩对点到为止的亲吻颇为不满,紧紧抓住顾莞宁的手,深深地吻了回去。

    顾莞宁没有闪躲,略略仰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过了许久,两人才重新分开。

    顾莞宁脸颊一片嫣红,迅速整理凌乱的衣襟,顺便瞪了“得寸进尺”的萧某人一眼。

    萧诩厚颜一笑,心里那点酸意总算烟消云散,心满意足地搂着顾莞宁低语道:“每日在宫里待着,又有孩子闹腾,想独处说话都不易。出宫倒是惬意自在多了。以后每年我都陪你归宁一回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目中闪过笑意:“这可是你亲口说的。以后可不能反悔!”

    萧诩一脸正色:“天子一言,重于泰山。我说话当然算数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抿唇一笑。

    寂静的夜色中,马车平缓地行驶。

    回到定北侯府时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已是半夜。府里的人都睡下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不欲惊动任何人,和萧诩悄然回了依柳院。

    大约是在宫外分外自在,也或许是因为睡在顾莞宁昔日的闺房的缘故,萧诩比平日更亢奋激动,缠着闹腾了半夜,将近凌晨时才疲倦睡去。

    隔日早晨,帝后果然起迟了。

    阿娇姐弟三个被琳琅拦在门外,直到日上三竿,帝后才起床出来见人。

    “娘羞羞!爹羞羞!”阿淳用小手刮着白嫩的脸蛋:“赖床不起来,羞羞!”

    萧诩先是闷笑一声,在顾莞宁羞恼的目光下,立刻肃容,一本正经地解释:“昨晚我和你娘在外面转悠,回来得迟,今早起得便迟了些。”

    阿淳还小,糊弄几句便信了。

    阿娇阿奕对视一眼,倒也没追根问底。

    顾莞宁暗暗松口气,和萧诩一起领着孩子们去正和堂。

    太夫人不便数落萧诩,只嗔怪地看了顾莞宁一眼:“这么大的人了,怎么还赖床不起。你在府里待着无事,迟些也就罢了。可皇上还得回宫处理政事。若是耽搁了正事,你这个中宫皇后,还有何颜面面对众人?”

    这世上,也只有太夫人敢训斥数落顾皇后了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