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九百九十二章 夺情
    傅阁老没有开门。

    傅卓也未离开,一直站在门外等候。

    这几个月来,傅阁老的日子不好过,傅卓在傅家的处境更是艰难。

    傅大老爷回京之后,知道了事情的始末,顿时怒发冲冠,亲自动用家法,重重打了傅卓一顿。傅卓跪在那儿,被打了十几棍,后背满是血痕,额上冷汗涔涔,却未哭喊求饶。

    是徐氏哭喊着扑了上去,拦下了面色铁青的丈夫。不然,傅大老爷盛怒之下,傅卓不知会被打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好在都是皮外伤,没有伤筋动骨。傅卓在床榻上趴了半个月,勉强能下床榻走动。只是,傅家长辈们都将他视为家族叛徒,对他横眉冷对不理不睬。

    傅家的小辈里倒是有心思活络之人,不过,碍于长辈之威,也不敢和傅卓亲近。最多私下里悄悄示好而已。

    傅卓性情坚韧,极有毅力,并未就此消沉。依旧像往常一般,每日早晚都来给傅阁老请安。

    可惜,傅阁老从不肯见他。

    这一次也未例外。

    傅卓在门外站了近半个时辰,门依旧没有开的迹象。

    天色渐暗,傅卓修长的身影也被笼罩了一层落日余晖。动也不动,仿佛雕像一般。不知过了多久,傅卓终于再次张口:“祖父不愿见我,我便隔着门向祖父回禀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,皇上命人给我传信,准备下恩旨夺情,让我做回中书令,重回皇上身边当值做事。”

    “如无意外,明天朝会皇上就会正式下旨。”

    傅卓顿了片刻,又道:“天子之命,我不能不领旨。不能在府中为曾祖母守孝,是我不孝。只是忠孝二字,忠在前孝在后。天子有诏,我身为臣子,自要以君为重,为国尽忠尽力。恳请祖父见谅!”

    说完,跪了下来,在门外磕了三个头。

    又等了片刻,门里依旧没有声音。傅卓叹了口气,黯然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祖父又未见你吗?”

    傅卓一脸寂寥落寞的回了屋子。罗芷萱看在眼里,不由得心疼起来:“不见也罢。事情已到了这个地步,不可能两全其美。既是有了选择,便按着自己的选择走下去。你不必后悔,也无需自责内疚。”

    傅卓苦笑一声:“哪有你说的这么容易。我姓傅,是傅家长孙,这是无可更改的事实。除非我彻底叛出家门,否则,我和傅家永远牵扯不清割舍不断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下旨夺情,命我重新还朝。对我而言,这当然是好事,我不会也不可能拒绝。可对祖父来说,却又是一记重击。”

    可不是吗?

    堂堂首辅在府中丁忧,天子不下旨夺情。偏偏让他这个傅家长孙夺情上朝。傅阁老的脸面被一踩再踩,都快被踩进尘埃里了。

    傅卓整个人似被分成了两半,一半因天子器重信任而高兴,一半因傅家此时的困境自责愧疚无奈。

    傅卓重重地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罗芷萱心中不忍,上前一步,搂住傅卓:“你别这样。看着你这样难过,我心里也难受的很。”

    说到后来,声音已微微哽咽。

    傅卓定定神,伸手揽住罗芷萱的纤腰:“放心吧,我能撑过去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罗芷萱嗯了一声,闷闷的声音从怀中传来:“不管日后如何,我们母女总是陪在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提起女儿,傅卓阴郁的心情总算稍稍好转,低声问道:“府中有没有人对蕙姐儿冷言冷语?”

    他们夫妻两个受些冷言冷语无妨,却舍不得女儿受苦。

    “这倒没有。”罗芷萱抬起头来:“蕙姐儿是阿娇公主的伴读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每日进宫读书。谁也不敢让我们的蕙姐儿受气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对蕙姐儿的喜爱,众人皆知。

    哪怕帝后出手对付傅家,也丝毫没影响蕙姐儿的伴读之位。蕙姐儿每日陪伴在阿娇身边,又时常和阿奕见面,感情甚佳。

    心思灵透的,自然能看出顾莞宁的心意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蕙姐儿在傅家的地位也愈发重要起来。傅阁老再气再怒,也未迁怒到蕙姐儿身上。最重子嗣的徐氏,对蕙姐儿也是格外偏重疼爱。

    傅卓沉默片刻,低声道:“皇后娘娘对蕙姐儿确实十分疼爱,用视若己出来形容也不为过。阿萱,你说,皇后娘娘是否真的有那一层心意?”

    傅卓问地含蓄,罗芷萱答地直接:“肯定有。娘娘私下和我说笑的时候,不止一次地透露过要让蕙姐儿做儿媳。”

    以顾莞宁的性子,当然不会随口说笑。既是怎么说了,必然是认真的。

    傅卓神色间却没多少喜意,反而皱起眉头:“娘娘是一番好意,对蕙姐儿而言也是好事。只怕祖父心思过多,日后会牵连到蕙姐儿。”

    罗芷萱心思疏朗,随口说道:“以后的事,以后再说。反正蕙姐儿还小,定亲出嫁至少是七八年以后的事情了。到那个时候,谁知道情势会是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这倒也是。

    傅卓不无自嘲地笑了一笑:“是我患得患失,杞人忧天了。”

    罢了,什么都不想了。

    船到桥头自然直。以后的事,以后再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隔日朝会,天子下旨夺情,命傅卓重任中书令。

    天子近侍贵公公到傅家颁旨,傅卓领旨后,当日便进宫谢恩。

    这一道圣旨,少不得引起众人议论猜测。原本就因吏部之事风声鹤唳的傅阁老,再一次出现在众人的嘴边。

    朝堂风向已经彻底变了。一个个提起傅阁老的时候,少了一些敬重,多了几分嘲弄和不屑。

    以卵击石,螳臂当车,不自量力,何等可笑。

    胆敢和天子较劲争锋,这就是下场!

    原本靠向傅阁老的官员,如今都成了忠于天子的忠臣。傅阁老的一众门生,人心也早已溃散。

    除了几个特别顽固的门生,如吏部左侍郎那样的,依然心系傅阁老。其余人纷纷改弦易辙,或投王阁老麾下,或向风头正劲的崔阁老示好。

    傅阁老在朝堂中的影响力,也渐渐式威。

    此消彼长,天子在百官中的威信日隆,再无人敢轻易触怒圣颜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 大发快三 广东十一选5 20元刮刮乐彩票 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
3d011期精英心水论坛 吉林快三直播开奖视频 香港赛马会娱乐城赌球打不开 十一选五任选三技巧 香港开奖结果历史记录
彩票网上购买恢复了吗 吉林11选5开奖号码 老时时彩计划软件 江苏7位数每周开奖时间 吉林快三开奖直播视频
财神爷心水论坛 上海快3开奖记录 十一选五杀号技巧 征婚网香港赛马会 北京赛车信誉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