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九百九十六章 出丑(一)
    十月初十,安平王萧启大婚。

    这是皇家除孝后的第一桩喜事。

    安平王是新帝胞弟,迎娶于御史女儿为王妃。这桩亲事,按着宫中规制,操办得十分热闹。

    闵太后和帝后都未露面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韩王世子倒是亲自陪着安平王去于家迎亲,魏王世子妃韩王世子妃一起坐镇安平王府。

    顾谨礼和安平王一前一后成亲,有好事之徒,不免将这两桩亲事拿来做比较。

    安平王不得圣心,众人皆知。不过,天子并未苛待安平王。

    安平王府紧邻魏王府,和韩王府也相距不远。王府按着规制建造,并无寒酸之处。这桩亲事也颇为体面风光。

    就是最挑剔的人,也说不出帝后的不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隔日,安平王领着安平王妃进慈宁宫敬茶。

    闵太后坐在上首,萧诩顾莞宁各坐在闵太后身侧,李侧太妃领着丹阳公主站在一旁。萧麒萧麟兄弟两个,俱站在闵太后身后。阿娇姐弟三个站在顾莞宁身边。

    衡阳公主今日也特意进了宫,身边是驸马李一鸣。乳母小心地抱着未满周岁的孩子站在衡阳公主身边。

    今日也算是一家齐聚了。

    “儿臣见过母后。”安平王拱手行礼,俊秀的脸孔上没有太多表情,不见新婚的喜色,有些不合时宜的阴沉。

    这一门亲事,安平王当然很不满意。

    他属意的是手握兵权的将门嫡女,或是名门闺秀。成亲后,他能多一个有力的岳家。绝不是翻脸无情江河日下的于家。

    可惜,他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。顾莞宁一道凤旨,为他选定了于氏女为王妃。他满心不甘,却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这份不甘,也使得他对新婚妻子颇为冷淡。毫无新婚的缠绵温柔,在众人面前甚至丝毫未遮掩。

    安平王妃于氏,是个娇小玲珑的女子,眉眼秀气,和当年的于侧妃隐约有几分肖似。却又不及于侧妃娇媚,显得寡淡了些。

    “儿媳于氏,见过母后,请母后喝茶。”安平王妃显得紧张而拘谨,跪下捧起茶杯的时候,手微微颤抖了一下,茶杯捧的不稳,温热的茶水溢出了一些。

    真是丢人现眼!

    安平王不满地瞪了安平王妃一眼。

    安平王妃本就紧张害怕,被安平王阴冷的目光一瞪,心里更慌了。手中一个不稳,茶杯竟从手中滑落。

    咣当一声,落了地!

    大半茶水都溅落到了安平王妃的身上,瞬间将精致的罗裙打湿了一片。

    安平王妃下意识地尖叫一声,待反应过来自己殿前失仪,脸刷地白了,神色仓惶地看了安平王一眼。

    安平王目光凶狠地似要吃人一般,咬牙切齿地怒道:“还不快向母后磕头请罪!”

    安平王妃眼中蓄满了泪水,既惊惧又羞惭,看着颇为可怜。一边磕头一边哭道:“儿媳手中不稳,在母后面前失了仪。请母后恕罪!”

    闵太后对安平王妃当然没有好感。

    她和于侧妃争斗多年,不知有多憋屈。于侧妃死了,这口气才算抒出胸膛。此时看到和于侧妃面容相似的安平王妃,深藏在心底的陈年旧怨,悄然浮上心头。

    她已经打算好了,在安平王妃敬茶的时候,必要刁难一回。却没想到,还没等她出手,安平王妃便已怂得出丑丢人了。

    闵太后心情舒畅起来,淡淡说道:“这里又没外人,失仪也不必惊惶。下去换一身衣服再来敬茶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安平王妃红着眼眶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安平王阴着脸也一并告了退。

    丹阳公主抿了抿嘴角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走上前,轻声说道:“母后,我去陪一陪二嫂。”

    闵太后目光微冷,点头应允。

    李侧太妃心里涌起一丝恼怒之意。

    她之前特意叮嘱过丹阳公主,今日一定要老老实实不能惹祸。丹阳公主答应得好好的,一转脸便自作主张要去陪着安平王妃……到底是嫡亲的兄妹,平日再疏远,到了关键时候,总是想着自己兄长的。

    隔了一层肚皮,到底不如亲生的贴心听话。就是一头养不熟的白眼狼!

    李侧太妃心中忿忿,面上挤出若无其事的笑容来陪着闵太后闲话。暗暗希冀着闵太后心软之下,别将这笔账算到自己身上来。

    衡阳公主心疼李侧太妃,忙打起精神一起奉承讨好闵太后。

    顾莞宁将众人的神色尽收眼底,嘴角微微扬了一扬。

    果然是一场好戏!

    萧诩略略转头,和顾莞宁对视,目中同样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不中用的蠢货!”

    安平王强行压抑的怒火,在私下无人之际爆发出来,面孔铁青,目中满是怒意:“连敬茶也不会吗?成亲前难道没人教过你?”

    可怜的安平王妃,被骂得面色惨白泪水涟涟。

    于家家道大不如前,她虽是嫡女,在家中也未受到太多重视。这些宫中礼仪,是在接到赐婚的凤旨后才开始练习。本就不算熟练,今日又格外紧张忐忑,没想到竟当众出了丑……

    安平王妃的哭泣,并未换来新婚夫婿的怜惜。

    安平王怒目而视,咬牙切齿地低语:“再有半点差错,我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安平王妃全身簌簌发抖,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丹阳公主的声音在门外响起:“二哥,二嫂,是我。”

    安平王冷哼一声,去开了门。

    丹阳公主蹙着眉头,迅速看了哭泣不休的安平王妃一眼,轻声道:“二嫂,母后皇兄皇嫂都在等着你敬茶,你先别哭了,快些去换身干净的衣服吧!”

    安平王妃哽咽着应了一声,胡乱擦了眼泪,到内室去换衣服。

    安平王满面阴郁,瞥了丹阳公主一眼:“你来做什么?快些回去,这里不用你操心。”

    丹阳公主平平板板地说道:“你是我嫡亲的兄长,你的事,我不想管便能不管吗?”

    安平王讥削地扯了扯嘴角:“你自顾尚且不暇,倒有心情来过问我的闲事了。可惜我没能耐替你做主。顾谨礼已经成亲了,你趁早歇了所有心思!”

    丹阳公主:“……”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幸运28害了多少人 浙江省快乐12走势图 幸运飞艇几点开始 20选5开奖走势图 山东时时彩开奖号码
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极速时时彩是哪里开的 贵州11选5开奖走势图 bwin娱乐下载免费 浙江20选5开奖时间
牛牛真钱棋牌 韩国快乐8官网下载 澳洲幸运5开奖直播 内蒙古十一选五推荐号 白小姐马报
加拿大卑斯快乐八开奖 快乐十分开奖视频 时时彩平台源码出租 黑龙江p62和值 腾讯分分彩诀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