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九百九十七章 出丑(二)
    这几句话,如尖锐的细刺一般深深地刺进丹阳公主的胸膛。

    丹阳公主霍然抬头,目中露出愤怒:“二哥,你胡说什么?”

    这件事,知晓的人寥寥无几。萧启平日从不进宫,他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安平王冷冷地扯起嘴角:“你自以为将心思隐藏得极好,谁都不知道。却不知,这世上聪明人多的是。你稍微一个举动不慎,便会被人看出端倪。”

    “顾谨礼夫妻进宫请安的那一天,你贸贸然地跑到椒房殿。焉能不惹人疑心?”

    “不妨告诉你。昨日萧凛萧烈陪我迎亲的时候,有意无意都提了你擅闯椒房殿的事。显然都猜到是怎么回事了。你以后言行举止要谨慎仔细些。闯了祸,出丑丢人,谁都没能耐护着你!”

    丹阳公主的小脸陡然涨得通红,身子也颤抖个不停。

    安平王漠然说了下去:“那个李侧太妃,不过是奉命看管着你。你可别傻乎乎地真对她掏心掏肺,不然,她一转头就会将你卖得干干净净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丹阳公主骤然出声,目中闪出怒意:“你什么都别说了!我不是几岁的孩童,我知道该如何保护自己。倒是你自己,已经二十多岁的人了,整日一副怨天尤人的模样,在人前就让二嫂难堪。”

    “她出丑,丢的也是你的人。你好歹也护着她几分,有怨气不满,等过了今日再说。”

    安平王怒火高涨,瞪了过去:“我如何行事,自有主张,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。你先给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丹阳公主用力咬了咬嘴唇,想说什么,终于闭上嘴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重进慈宁宫正殿,安平王已将怒气压了下去,不过,无论如何也挤不出笑容就是了。

    至于安平王妃,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,顶着一双哭过的眼,挤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敬了茶。

    闵太后懒得出言刁难安平王妃,顾莞宁也未多言。待新妇敬了茶,各自赏了见面礼,连午饭也未留,便打发安平王夫妇出了宫。

    李侧太妃很有眼色地领着衡阳公主丹阳公主告退。

    碍眼的人都走了,闵太后这才有了笑脸:“难得皇上今日未临朝,阿娇他们姐弟也没去书房读书,今日中午都留在慈宁宫用午膳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萧诩一起笑着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着孩子们的面,闵太后没有多说什么。用了午膳后,孩子们结伴去玩耍,闵太后才对儿子儿媳说道:“看来,于家对教养女儿不太上心。连基本的宫廷礼仪也没教好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微闪,张口道:“身为王妃,当众失仪,确实不妥。没出阁之前的事,我们不便多管。不过,她现在既是嫁入天家,做了萧家妇,我这个做长嫂的,也该指点她一二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过几日,我便派两个管教嬷嬷去安平王府,让于氏学一学宫中规矩。”

    闵太后欣然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闵太后和顾莞宁闲话之时,李侧太妃母女两人也在说着悄悄话。

    “这个丹阳,实在是可气可恼。”李侧太妃一脸愤愤地说道:“枉我平日对她这么好,在她心里,到底还是安平王更重要些。”

    衡阳公主不以为然地说道:“我以前就劝过母妃,对丹阳别太好了。她的亲娘兄长什么样子,母妃又不是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丹阳以前还小,现在渐渐大了,真实的性情脾气也慢慢露出来。母妃一定要对她严加看管,万万不能再让她惹祸了,免得日后牵连到自己身上。”

    李侧太妃长呼出一口气,点点头应下了。

    母女两个又说起了安平王妃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家子气,上不得台面。”衡阳公主撇撇嘴,话语略有些刻薄:“不过,配二弟也算合适。反正二弟整日待在府里,于氏以后也没多少出头露脸见人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李侧太妃笑了起来:“反正这和我们没什么关系。我在宫里住着,你在自己的公主府里,关起门来过日子。少管这些闲事。”

    衡阳公主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李侧太妃压低了声音问道:“你和驸马这些日子还好吧!李尚书可曾对你心生埋怨?”

    李尚书竞争尚书之位失败,心中自然懊恼不快,少不得要迁怒于衡阳公主——也最多是心里不满罢了,想找茬挑刺,也得看李家人有没有这个胆子。

    衡阳公主挑了挑眉,傲然说道:“我是大秦公主,皇兄是天子,中宫皇后是我皇嫂。这天底下谁敢让我受气?”

    反正李家人是不敢的。

    李侧太妃听了这话,也没觉得衡阳公主倨傲,反而欣慰地笑了一笑:“这么想就对了。你一定要记着,你最大的靠山便是帝后。和别人较劲斗气无妨,万万不能惹怒你皇嫂。”

    衡阳公主撇撇嘴,到底还是点头应了。

    李侧太妃又絮叨着叮嘱:“趁着年轻,再怀一胎。虽说李家不缺儿子,你也无需儿子傍身。不过,有个子嗣总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衡阳公主听了头痛,胡乱应了几句,便也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安平王妃在慈宁宫敬茶出丑一事,不知被谁传了出去,很快成了京城贵妇们最新的谈资。连带着于家也跟着颜面无光灰头土脸。

    于御史在外半真半假地取笑一番,回府后大发脾气,怒骂于夫人教女无方。

    于夫人满腹委屈,无处可诉。

    紧接着,宫中的顾皇后打发两个管教嬷嬷到了安平王府,教导安平王妃宫中规矩礼仪。

    好事的女眷们有心看热闹,不便去安平王府,便去魏王府韩王府做客,顺便从魏王世子妃韩王世子妃那儿探听口风。

    可惜,傅妍生性圆滑,说话周全,不漏半点口风。

    林茹雪正好相反,她不喜多言,也不爱传闲话。不管谁探询,都是微笑以对,绝不多说半个字。

    时间一晃,很快又是一年过去。

    景佑四年,注定了会是不平静的一年。

    正月初一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天子带领百官祭天祭祖。新年最重要的庆典尚未完成,便被冲天而起的黑色狼烟打断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河南快三最新开奖结果 幸运飞艇视频直播 体彩排列3字谜 山西新十一选五 快中彩中奖规则图片
排列三2014079期正版藏机图 趣赢娱乐域名 云南时时彩三星走势图 甘肃快3 贵州十一选五
广西快三开奖 四川快乐12胆拖对照表图片 北京pk10开奖视频 重庆时时彩软件免费下载 山东十一选五
福布斯娱乐圈排行榜 重庆时时彩 北京pk10牛牛技巧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 福建11选5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