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九百九十八章 狼烟(一)
    此时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顾莞宁正在椒房殿里接受一众诰命妇人叩拜。

    又过一个年头,顾莞宁今年二十有四。她穿着正红色的宫装,略施脂粉,便已容光四射。目光流转,微微含笑,温和中透着威仪。

    九岁的阿娇立在顾莞宁身侧。她身量比同龄的女童高了不少,眉眼英气,神采夺人,已有了少女初长成的风采。

    五岁的阿淳站在顾莞宁的另一侧。一张白嫩俊俏的脸蛋,总能轻易地吸引众人的目光,让人情不自禁地生出上前捏一把的冲动。

    至于阿奕,今日却不在椒房殿,而是被萧诩带在身边,参加祭天祭祖的仪式。

    今日最引人瞩目的,不是阿娇阿奕,而是同样站在顾莞宁身侧的玥姐儿。

    在宫中住了大半年,玥姐儿个头长高了一些,小脸也略略丰盈。十岁的小小少女,如同一朵娇怯的尚未绽放的花苞,颇有几分纤弱动人的风姿。

    玥姐儿最惧人多之处,平日在宫中除了进书房读书之外,从不在人前露面。今日难得亮相,引来众人侧目。进椒房殿觐见请安的诰命妇人们,总忍不住多看玥姐儿一眼。

    谁都想不到,阿娇会选玥姐儿做伴读。更想不到的是,顾莞宁竟真的首肯,将玥姐儿接进宫中。

    稚子无辜,此话不假。可齐王父子当日领兵夺宫谋逆造反也是不争的事实。以顾莞宁的狠辣无情,没斩草除根已经令人惊讶。让玥姐儿住进宫中,就更令人惊愕了。

    众人对此事早就知情,私下里也悄悄议论过数回。不过,都不及亲眼目睹玥姐儿在椒房殿露面来的震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玥姐儿手心冒汗,身体僵硬,早已垂了头,根本没勇气看任何人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想露面。

    不过,这是顾莞宁的意思,她不敢违抗,只能硬着头皮来了椒房殿。

    进殿请安的人越来越多,落在她身上的目光也越来越多。这些好奇的打量中,有探询,有疑惑,有不解,还有一丝隐约的轻蔑和鄙夷……

    “玥堂姐,”阿娇凑到她耳边低声轻语:“不用怕。她们都在看你,是因为你今日穿得格外好看。”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传进耳中,令玥姐儿紧绷的情绪稍稍缓和。她略略侧头,冲着阿娇挤出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她知道,自己的身份十分尴尬。

    不过,有皇伯母护着,无人敢正大光明地轻视嘲笑她。

    皇伯母外冷内热,阿娇更是侠义心肠,都对她极好。否则,她身为齐王府嫡孙女,本该是阶下囚,如何有资格站在这椒房殿里?

    阿娇的目光中满是鼓励,竭力压低声音:“玥堂姐,挺直胸膛。”

    是啊!她这般畏缩怯懦,如何对得起所有关心呵护她的人?

    玥姐儿深呼吸一口气,逼着自己挺直胸膛抬起头。满殿陌生的脸孔映入眼帘……其实也没那么可怕。

    两人的悄声低语,被顾莞宁一字不漏地听进耳中。

    顾莞宁嘴角微微一扬,目中闪过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阿娇的性子和她颇为相似。对厌恶之人不屑一顾,有些霸道,喜欢主导一切,却不失柔软善良的一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莞宁心情颇佳,眉眼柔和了几分。

    进宫觐见的诰命贵妇们,一个个俱是挑眉通眼擅长察言观色的伶俐之辈。顾皇后这般平易随和,众人自然清楚是怎么回事,着意地夸赞起阿娇和阿淳。

    千穿万穿马屁不穿。当着亲娘的面夸赞孩子,永远不会出错。

    顾莞宁眼中笑意更盛,在众人的一片赞誉声中笑道:“你们这般捧着,只怕阿娇阿淳都快飘飘然不知东南西北了。”

    林茹雪颇为诙谐地接了一句:“若有人这般夸赞朗哥儿,我这个亲娘第一个便会飘然忘乎所以,不及娘娘这般冷静镇定。”

    众人捧场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椒房殿里一片和睦。

    素来圆滑玲珑的傅妍,往日在这等场合总是最活跃的一个。这半年多来,却沉寂下来。傅老夫人去世,傅阁老在府中丁忧,傅家上下除了傅卓被天子夺情起复之外,竟再无旁人。遭此重击,傅家的衰落之势已不可避免。

    盛极一时的傅家落到这个地步,对她的影响颇大。连带着魏王世子对她的态度,也冷淡下来。

    其中的苦涩滋味,不足为人道。

    傅妍端正地坐着,端庄地笑着,心里如灌了铅一般,沉甸甸地,苦涩难当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琳琅面色沉重地前来禀报:“启禀皇后娘娘,皇上命人来送信,烽火台上狼烟燃起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众人面色皆变,惊惧不安地面面对视。

    顾莞宁也是一惊,脸上笑意全无,沉声问道:“这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琳琅满脸忧色地答道:“就在片刻之前。祭天大典还未完成,便被中断。此时皇上已经领着百官进了金銮殿,商议应对之策。大皇子殿下也随着去了金銮殿。”

    大秦土地广袤,十分富庶。历来为关外游牧民族垂涎。

    自先祖建朝起,边关屡屡被进犯。历代镇守边关立下赫赫战功的定北侯府,在朝中拥有超然地位。

    边关离京城千里之遥,来回传送战报颇为不便。快马加急日夜不息,也要耗时七八日之功。一来一回,便要半个多月。突厥骑兵来去如风,战报送到京城的时候,战事大多已经结束。便是尚未结束,京城也无力指挥战事。

    为了及时传递战事消息,元佑帝在位时便从边关到京城修建了数十处烽火台。

    边关战事告急时,便会在烽火台上燃起狼烟,不出一日功夫,狼烟便会传递至京城,向天子示警。

    每一次狼烟燃起,随之而来的必是连连战事,殃及百姓。不知会有多少将士战死沙场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边关一直有战事,却未伤筋动骨,也未到燃狼烟的地步。对生活在繁华富庶的京城的众人来说,战争两个字颇为遥远。

    最近一次的狼烟,还是在十几年前。定北侯顾湛,当今顾皇后的亲生父亲,便死在那一场战事里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梭哈单机游戏下载 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 排球比分网即时直播 德州扑克手机版
四平新风采招聘信息 新疆时时彩开奖结果一 福利彩票好彩1 500足球指数 内蒙古十一选5
190aa足球即时比分 北京快三赚钱是真的吗 粤十一选五走势图360 福建体育彩票时时彩11 永利送2000试玩金
辽宁彩票开奖11选五 竞彩足球推介 新疆双色球玩法 江西多乐彩11选五 自由设置反水pk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