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九百九十九章 狼烟(二)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噩耗,令众人的心都为之一沉。对视间,俱看到彼此的惊慌和恐惧。

    边关又开始打仗了!

    不知死了多少人,不知战事何等凶险,不知会不会危及到中原平安……

    阿淳还小,不懂什么是狼烟。

    学过史书的阿娇知道是怎么回事,英气的小脸上没了笑意,在一片寂静沉闷中张了口:“母后,是不是要打仗了?”

    阿娇声音不似普通女童,不娇嫩也不纤弱,干脆利落,中气十足。这一张口,顿时打破椒房殿里的窒闷。

    顾莞宁定定神,缓缓点头:“是。狼烟既已燃起,意味着边关战事十分紧张,也意味着敌人来势汹汹,难以抵挡。”

    在她的记忆中,这一年边关本该风平浪静,并无什么惊天动地的战事。

    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?

    莫名的不安和阴影袭上心头。

    阿娇皱皱眉:“那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顾莞宁已经恢复冷静镇定:“今日宫宴,暂且作罢。请诸位先行回府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谁也没有赴宫宴的心情。闻言众人纷纷起身告退。

    林茹雪却未动,轻声道:“我留在这儿陪一陪娘娘。”

    已经站了起来的傅妍便有几分尴尬了。好在她脸皮足够,很快若无其事地坐了下来:“弟妹说的是,我也留下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没有心情多言,略一点头。

    坐在顾莞宁身侧的闵太后,也是一脸震惊,直到现在才回过神来,声音里满是惶惑:“好端端地,怎么忽然就打仗了?”

    一打仗,意味着要死很多人,意味着百姓们人心慌乱,意味着朝堂动荡……

    萧诩登基不过三年,刚稳住朝堂局势,又遇到关乎江山社稷安稳的战事,他能应付得来吗?

    闵太后越想越是心慌,口中喃喃不已:“怎么会打仗呢?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母后不用慌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看了过来,目光平静,声音中带着令人镇定的力量:“皇上已经领着百官商议对策了。边关战事,年年都有。此次想来是进犯边关的敌人格外多,情势也更紧急,所以才会燃了狼烟。以大秦边军之力,必能打胜这一仗!”

    顾莞宁坚定有力的声音,迅速抚平了闵太后的慌乱不安。

    闵太后此时也终于想起,镇守边关的正是定北侯,顾莞宁的大伯父顾淙。

    顾家镇守边关多年,一直为大秦扼守边关,从未让外敌攻进中原屠戮百姓。这一次也一定不会例外。

    闵太后深呼吸一口气:“你说的对,我们不能慌了手脚。”

    不过,现在应该做什么呢?

    顾莞宁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我们现在什么也不用做,就在椒房殿里候着。皇上和百官商议对策,不知何时才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闵太后点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等,就是大半日。

    等待的时光总是格外的漫长难熬。

    孩子们也察觉到了大人们镇定外表下的心慌意乱,没了往日玩闹的兴致。

    瑜姐儿小声问阿娇:“阿娇堂姐,你知道狼烟是怎么回事吗?”

    玥姐儿也竖长了耳朵倾听。

    阿娇不想说话,随意解释两句,便住了嘴。瑜姐儿和玥姐儿便也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阿奕没回来,朗哥儿一个人有些闷,也不嫌弃阿淳年少无知了,将头凑过来,和阿淳嘀嘀咕咕地不知在说什么。偶尔传出只字片语,也有狼烟之类的字眼。

    一直等到天色近黑,萧诩才回了椒房殿。

    一同而来的,还有魏王世子和韩王世子。

    三人神色俱都十分凝重,便连跟在萧诩身侧的阿奕,也绷紧了脸,仿佛一夕之间便长大了一般。

    众人忙起身相迎。

    顾莞宁走上前,低声问道:“现在情形如何?”

    萧诩面有倦容,声音有些低哑:“只见狼烟,战报要在数日后才能送来京城。现在对边关情势不明,只能一边静待消息,一边紧急商议之后的对策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百官纷纷献策。户部立刻筹措钱粮,兵部从即日起全面警戒,随时调兵遣将。另外,大朝会暂时取消,每日都有小朝会。所有三品以上的官员都要上朝议事。晚上也要轮班在宫中值守,以免军情延误。我也宿在福宁殿里。”

    现在所能做的,也无非只有这些。

    顾莞宁点点头。当着众人的面,没有多说什么,只轻声道:“忙了一天,你一定饿了。我已命御膳房准备了晚膳,先用了晚膳再说。”

    萧诩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另一边,林茹雪也迅速打量韩王世子的面色,低声说道:“你从今日起,也要宿在宫中吗?”

    韩王世子点头:“我和堂兄一起留在宫中。以备不测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随时听候差遣。”

    林茹雪知道事情紧急,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自来不喜多言,这半年来对傅妍更是冷淡,夫妻见了面几乎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傅妍打起精神说了一句:“臣妾回府之后,便让人准备世子的衣物和常用器具送进宫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魏王世子淡淡道:“我和堂弟一起住在会宁殿。那里什么都有。”

    之前在宫中读书的时候,他们便住在会宁殿。每人都有自己的寝室,衣物器具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傅妍已经习惯了魏王世子冷漠的态度,当着众人的面,总有几分难堪,很快垂下头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各怀心思地用了晚膳。

    菜肴虽精美,奈何众人都是满腹心事,谁也吃不下。俱是草草吃几口,便搁了筷子。

    告退时,韩王世子忽地意味深长地看了玥姐儿一眼。

    虽然什么也没说,那一眼中蕴藏的冷意和不善,却令敏感的玥姐儿毛骨悚然,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仿佛即将有一件极为可怕的事情将要发生一般,乌云笼罩在她的心头,她满心惶然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略略皱眉,拍了拍韩王世子的肩膀:“走吧!”

    不管如何,都不该怪罪为难一个懵懂无知的孩子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撇撇嘴,轻哼一声,和魏王世子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顾莞宁将这一幕尽收眼底,心中略略一沉,心里隐约的猜想渐渐浮出水面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