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零四章 噩耗(一)
    “善于谏言”的顾莞宁,到底还是“劝”住了意图通宵达旦的天子。

    萧诩确实很疲惫,稍事梳洗后,便拥着顾莞宁睡下。

    不知是做了什么噩梦,他忽地拧紧了眉头,口中不时模糊呓语。额上渐渐渗出冷汗。

    顾莞宁被他的呓语惊醒,睁开眼,引入眼帘的便是萧诩布满痛苦自责的脸孔,一颗心也随之揪紧。

    这一场突如其来始料未及的战事,令萧诩十分自责。战死的士兵和无辜枉死的百姓,更令他无比愧疚。

    他甚至将这一切都归咎到自己身上。所以,这些日子以来才会夜不能寐噩梦连连。

    顾莞宁悄然轻叹,半坐直身子,将他的头搂进怀中。伸手轻抚他的头发,在他耳边呢喃轻语:“萧诩,安心睡吧!我会一直在这儿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她反反复复不厌其烦地重复着这几句话。

    温柔坚定的声音,在耳边不断回响,驱赶走了无边的黑暗冰冷。

    萧诩的眉头渐渐被抚平,下意识地将头埋进他最熟悉的柔软温暖中,沉沉入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萧诩不知自己睡了多久。

    当他再次睁开眼时,天早已亮了。

    耀目的阳光洒落进来,将这间寝室照得十分亮堂。

    福宁殿是天子处理政事之处,自然也有休息的寝室。这些日子,萧诩一直宿在这里。只是未曾好眠过。

    这几日来,他时常做噩梦。被噩梦惊醒后,便会睁眼无眠,直到天亮。精神也一直格外紧绷。

    难得的一夜好眠,让他一扫近日来的疲惫,精神陡然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在顾莞宁怀中抬起头,略略沙哑着声音问道:“你一夜都没睡吗?”

    顾莞宁眼中有些血丝,目光却依然清亮明朗,微微抿唇笑道:“无妨,我精神好得很。你现在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她一夜未眠,当然是为了抚慰噩梦中的他。

    萧诩心中又热又涨,滚烫的情潮在心头涌动不休。感情浓烈到了极处,反而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坐直身子,将她搂进怀中:“现在什么时辰了?为何没人来叫我起身上朝?”

    平日都是小贵子来叫门。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说道:“他来敲门,被我撵走了。之后就没敢再来。”

    萧诩: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诩闷笑几声。

    在外面风光得意威风赫赫的内侍总管贵公公,到顾莞宁面前立刻成了温顺的小绵羊。

    如果小贵子在这儿,少不得要在心里腹诽几句。

    皇上也好意思说奴才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贵子忠心耿耿地守在门外。

    内侍来催了几回:“贵公公,王阁老崔阁老让人来问,皇上什么时候上朝?”

    俱被小贵子面无表情地挡了回去:“皇上连日疲惫不堪,今日要稍事休息,请诸位阁老尚书们等上一等。”

    这一等就是一个多时辰,眼看着已经过了巳时正。

    门里终于有了动静:“小贵子,进来。”

    小贵子精神一振,立刻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顾莞宁早已穿戴起身,萧诩同样穿戴整齐,俊美的脸孔有了久违的奕奕神采:“伺候朕梳洗,朕这就去上朝。”

    小贵子忙笑着应了,心中也觉得快慰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萧诩在人前镇定如常,实则心力交瘁,寝食难安。整个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瘦。小贵子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却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还是皇后娘娘有办法,一夜过来,便让皇上精神飞扬一如往常了。

    小贵子立刻出去,宣召内侍进殿,伺候天子梳洗。

    到了梳发时,萧诩不让内侍动手,而是看向顾莞宁:“阿宁,你来替我梳发。”

    众内侍: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内侍不约而同地抽了抽嘴角,一副不忍目睹的表情,将头各自转了过去。

    堂堂天子,威风凛凛,威慑众臣。一到了皇后娘娘面前,就像变了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小贵子早就习惯了,眼睛眨也没眨,泰然自若地将手中的梳子送到皇后娘娘手中。

    顾莞宁嗔怪地看了萧诩一眼。

    在人前也不知道收敛一二,也不怕人笑话。

    萧诩笃定了顾莞宁会心软,冲她眨眼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顾莞宁果然是外刚内柔嘴硬心软,默默地拿过梳子,为萧诩梳发。

    她从未做过这等伺候人的事,不知轻重,一不小心便扯了几根头发。

    萧诩还未喊痛,小贵子却忍不住了,咳嗽一声道:“请娘娘手下留情。不要扯动皇上的龙发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诩:“……”

    龙发什么的,听起来既怪异又可笑。

    顾莞宁忍俊不禁,目中满是笑意。

    萧诩瞪了多事多嘴的小贵子一眼:“聒噪!阿宁想扯几根就扯几根,你啰嗦什么。还不退下。”

    忠心耿耿的小贵子一脸委屈地退到一旁。然后眼睁睁地看着顾莞宁继续不知轻重地梳发,期间不知扯了多少根龙发。

    偏偏萧诩半点都不觉得疼痛,也没有龙颜被触怒侵犯的恼怒,不时和顾莞宁在铜镜中对视,简直闪瞎众人的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萧诩去上朝,顾莞宁便回了椒房殿。

    琳琅见顾莞宁目中有血丝,颇为心疼,低声问道:“娘娘是不是一夜没睡?反正今日宫中没什么大事,不如先睡上片刻?”

    也好。

    顾莞宁点点头。

    可惜,睡了不到半个时辰,便被突如其来的噩耗惊醒。

    “娘娘,”玲珑颤抖又焦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:“娘娘,奴婢有急事禀报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还有些迷糊,睁眼看着玲珑:“什么急事?”

    玲珑面色异样的苍白,嘴唇哆嗦了几下,想说什么,却说不出口。泪水唰地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里咯噔一沉。

    玲珑平日活泼俏皮,不笑时也有三分笑意。现在这副天塌地陷一般的表情,足以证明是真得出了不得了的大事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事?”顾莞宁坐直身子,声音也沉了几分:“不要慌,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玲珑用力咬了咬嘴唇,目中闪出水光,哽咽不已:“皇上刚才命人来送信。说是边关送来急报,定北侯领兵作战时,被军中隐藏的叛徒从身后射了一箭,当场殒命……”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幸运飞艇6码技巧 手机幸运飞艇开奖直播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表 幸运飞艇计划手机版 重庆幸运农场手机软件
北京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开奖 幸运飞艇软件 北京pk10定律 重庆幸运农场复式技巧
幸运飞艇冠亚和走势图皇家彩世界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 168北京pk10 北京幸运飞艇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微信群
重庆幸运农场必出公式 幸运飞艇历史开奖记录 北京赛车pk10官方网站 pk10计划软件哪个好用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