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零八章 请旨(二)
    散朝后,顾海没有停留,大步走出金銮殿。

    身后忽地响起脚步声和熟悉的声音:“顾尚书,请稍候片刻。”

    是李尚书!

    顾海眉头一皱,目光冷了一冷,停下脚步,冷冷地看着疾步而来的李尚书。

    顾家人不会退缩是一回事,李尚书主动举荐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顾海从来不是“你打我左脸我将右脸一并奉上”的人,而是“今日你得罪我他日我总得十倍换回去”的性格。同朝为官,李尚书当然清楚顾海是多么难缠难惹。

    之前一时冲动,现在李尚书后悔不已。

    李尚书咳嗽一声,靠近两步。

    没等他说话,顾海便面无表情地退后两步:“李尚书有话请明言。”

    李尚书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在李尚书脸厚,颇有唾面自干的风度,立刻陪笑道:“今日在朝上,我说话有不妥之处,顾尚书大人大量,切勿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顾海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:“李尚书言重了,若没有别的事,我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李尚书脸皮再厚,也不便再追上去解释赔礼,心里不由得暗暗叫苦。

    完了!这个小鸡肚肠锱铢必较的顾海,一定是暗暗记恨上他了。以后不知会准备多少小鞋给他穿,真是苦也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海一刻未曾耽搁,很快回了定北侯府。

    长嫂吴氏昏厥不醒,侄媳崔珺瑶因心情波动厉害,提前肚痛发作,已经进了产房。顾谨行去了产房外相陪等候,方氏等人看顾着吴氏。

    只有太夫人留在正和堂。

    “母亲!”顾海看着皱纹满面白发苍苍的太夫人,压抑了一整日的痛苦骤然席卷上心头,声音陡然沙哑低沉起来。

    太夫人目中似闪过一丝水光,身体却挺得笔直:“老三,你回来得正好。我有话问你,我命人送进宫的奏折,可呈到圣前?”

    顾海晦涩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太夫人追问道:“皇上可曾应允下旨?”

    “是,”顾海低声应道:“崔阁老很快就会到府中来宣读旨意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就好。”太夫人略略松了口气,重复着说道:“如此就好。”

    然后,母子两个相对无言。

    正和堂瞬间沉寂下来,空气中仿佛被什么浓稠的东西填满,极缓慢地流动着,令人窒闷,胸口处似有千钧巨石压着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顾海才重新张口打破沉默:“可是莞宁命人回府送的信?”

    太夫人点了点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想到枉死的兄长,顾海心中汹涌的怒火几乎冲破胸膛,目光也愈发冰冷:“大哥身手颇强,身边又有众多亲兵。有能耐射出冷箭的人,绝不是等闲之辈。战报上并未仔细提及这个人。待谨行去边关,一定要将这个人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止于此。”太夫人的目中也燃起了愤怒的火苗:“边军一直由我顾家儿郎执掌,这么多年来,从未出过叛徒。此次竟有人私开城门,还有人从背后放冷箭。这一定是死去的齐王捣的鬼。”

    有能耐有野心在边军中安插内应的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除了死去的齐王,再无旁人。

    想想齐王在多年前就开始暗中部署布局,委实令人不寒而栗。好在当今天子颇有运道,否则,这江山到底是谁的,真是不好说。

    想到齐王,不免要想到齐王妃顾渝,想到逃走的齐王世子,想到嫁到吐蕃和亲的乐阳郡主……

    斩草未除根,果然酿成了大祸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快,崔阁老来了定北侯府宣旨。

    在产房外焦急等候的顾谨行立刻赶来正和堂接旨。

    崔阁老宣读完圣旨后,皱眉低声问道:“谨行,阿瑶现在怎么样?”

    顾谨行满面愧疚自责:“因我坚持要请旨领兵,阿瑶心血翻涌情绪波动得厉害,动了胎气,提前发作早产了。”

    崔阁老眉头拧得更紧,口中却道:“这也怪不得你。遇到这等事,顾家主动请旨才是最佳的做法。”

    说句不中听的,反正躲不过去,倒不如表现得积极主动一些,还能搏一个好名声。

    崔阁老越是豁达大度,顾谨行越是愧疚。

    太夫人老于世故,显然窥出了崔阁老的心意,缓缓说道:“谨行明日便要动身,老身向阁老保证,一定会好好照顾崔氏和孩子。不管日后如何,崔氏永远是我顾家长孙媳!”

    这是向崔阁老保证,不管顾谨行能否平安归来,崔珺瑶都会执掌中馈,定北侯府的家业,也一定会传给俊哥儿。

    和聪明人打交道,就是省心。

    崔阁老的眉头立刻舒展开来:“让太夫人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崔珺瑶早产,崔阁老也颇为忧心。不过,身为男子,到底不便多留。崔阁老略坐了片刻,便离开侯府。

    顾谨行送崔阁老离开后,便立刻回了产房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椒房殿。

    顾莞宁今日心情极差,神色沉凝,毫无笑意。便连胆子最大的阿娇,也不敢多嘴多问。用完晚膳后,三个孩子便各自乖乖回了屋子。

    熟悉的脚步声在门口响起。

    顾莞宁抬起头,和萧诩目光遥遥对视。

    她的眼中有着掩饰不住的悲恸。

    他的眼中,同样有着悲伤,还有愧疚。

    顾莞宁未动,萧诩也未动弹,就这么站在门口,和顾莞宁默默对视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顾莞宁才沙哑着声音张了口:“祖母主动上了请战的奏折?”

    “是,”萧诩目中愧疚之意更盛:“其实,在这封奏折之前,三叔便已主动请缨,我也已准备下旨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低低地嗯了一声,目中闪过一丝痛楚。

    萧诩叹了口气,大步上前,用力将顾莞宁搂进怀中,在她耳边喃喃低语:“阿宁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略有些自嘲的声音响起:“没什么对不起的。便是我自己,也清楚这是最正确的决定。送信去侯府,也是我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顾家总得有人去边关,被动不如主动,至少还能留下忠烈的清名,光耀门楣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,我就是这样的人。冷漠无情,果决狠辣。对自己的亲人,也同样如此。萧诩,你会不会后悔娶了我?”

    先定个小目标,比如1秒记住: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: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球探网球比分 广东快乐十分在线贴士 新疆体彩11选5 欢乐斗地主免费版安装 哪个牌子的篮球最好
双色球近30期结果 成都福彩快乐12走势图 黑龙江时时彩开到几点 一分时时彩网站是多少? 广西快三开奖21期
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南粤风采36选7中奖规则 贵州十一数选五 时时彩10个月百万计划 北京pk10牛牛技巧
四川快乐12前2值走势 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余额查询 重庆时时人工计划网站 广东福利快乐十分开奖 重庆实时走势图360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