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意外(二)
    顾莞宁没有迟疑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迅速拆了信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已出京城,和大哥一起在奔赴边关的路上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没有进宫和你商议,便做了这个决定。一来事情紧急,无暇商量。二来,你一定会将我留在京城,不愿我涉险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小生于侯府,长于侯府。自小,我便被当成顾家继承人培养。于我而言,顾家便是我的一切。后来,身世曝露,我才知道自己原来姓沈。这些年,我最大的痛苦,也来自于此。”

    “我怀念我姓顾的年幼时光,怀念在顾家读书练箭的日子,怀念所有的顾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这一生,再无可能踏进顾家大门。可是,我想为顾家尽微薄之力。就当是报答太夫人曾对我的呵护,报答顾家对我的养育之恩。我也有些私心,希望能在战场上立下战功,洗刷生父生母带给我的羞辱,也能少些流言蜚语,不再牵累你。”

    “善堂开了一年有余,里面聘用了数位郎中,也有专司其责的管事。没了我,善堂依然能开下去。若姐姐放心不下,便指派一个管事替我打理善堂。”

    “此去边关,少则一两年,多则三年五载。总之,我向你保证,一定会爱惜自己的性命,绝不热血枉动。我会平平安安地活着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,你素来嘴硬心软,也一直疼我护我。恳请姐姐再疼我一回,放我去边关吧!不要下旨让人带我回京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有机会,向所有人证明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有机会,和大哥一起上战场,为大秦百姓而战,为顾家的荣耀而战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有机会,堂堂正正地立于世人面前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莞宁攥着信纸,鼻间阵阵酸楚。

    胸膛涌动的怒火,全数散去。取而代之的,是心疼和担忧。

    这个傻小子,生平从未杀过人见过血。便是上了战场,又能做什么?

    在地上跪了许久的玲珑,悄悄抬头看了一眼。见顾莞宁目中怒意尽去,一颗心也落回原位。然后悄悄冲琳琅使眼色。

    快替我说说情。膝盖都快跪麻了!

    琳琅哭笑不得,悄悄瞪了玲珑一眼,然后上前两步,轻声问道:“娘娘是否要召珊瑚前来问话?”

    珊瑚和季同是夫妻。季同领着侍卫随沈谨言出京,定会给珊瑚留信。

    这一招祸水东引倒是不错……不,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才对。

    玲珑冲琳琅偷偷一笑。

    顾莞宁头也没回,淡淡说道:“行了,你们两个也别背着我挤眉弄眼的了。玲珑起身吧!”

    玲珑也没脸红,先谢了恩典,然后起身而立。

    琳琅同样一脸镇定,告退之后,很快叫了珊瑚进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珊瑚和季同成亲之后,生了一子一女。平日进宫伺候的时间不及琳琅等人。近身伺候的机会就更少了。

    珊瑚显然清楚是怎么回事,进来之后便跪了下来:“奴婢昨夜不在宫中,季同临走之前,和奴婢道别。也特意叮嘱奴婢,暂时先别声张。奴婢便应下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一扫,神色不见喜怒,声音十分冷淡:“你嫁给季同,夫为妻纲,你处处以他为先,本就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珊瑚:“……”

    原本还算镇定的珊瑚,面色倏忽苍白,目中露出仓惶:“娘娘,奴婢绝无此意,恳请娘娘息怒,听奴婢一言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珊瑚心神巨震,哪里还敢有半点隐瞒:“去边关之事,是沈公子的意思,季同也十分赞同。他唯恐娘娘拦下沈公子,他也没机会再去边关。所以才会先暂时瞒下不说。别无他意!”

    “他生平从未求过奴婢什么事,这是第一桩。奴婢实在不忍拒绝。再者,世子去边关领军,一定十分危险。沈公子医术高明,季同身手过人,或许都能帮得上世子。奴婢思来想去,才应了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一向少言的珊瑚,今日显然是真的急了,口中如连珠炮一般不停地解释。

    顾莞宁依旧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珊瑚急得快哭出来了,一边磕头一边哽咽求情:“娘娘,是奴婢错了。以后奴婢再也不敢瞒着娘娘了。求娘娘让奴婢留在椒房殿,不要将奴婢撵走。”

    玲珑和琳琅也未料到顾莞宁动了这么大的火,心中俱是一沉,一起跪下为珊瑚求情。

    “求娘娘开恩,饶过珊瑚这一回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珊瑚已经知错了。娘娘就饶了她吧!”

    顾莞宁出了心头闷气,才慢悠悠地说道:“我什么时候要撵珊瑚走了?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三人一起抬头,或泪眼婆娑,或满面疑惑,或眉头轻蹙。

    相反,顾莞宁的眼中却闪过一丝戏谑的笑意:“我就是随口说说罢了,没想到,珊瑚这般不禁吓。你们两个也跟着凑热闹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虚惊一场!

    珊瑚长长松了口气,立刻擦了眼泪,端端正正地叩首谢恩。

    倒是玲珑,很快反应过来被捉弄了,一边起身一边嘟哝:“娘娘竟也学会吓唬奴婢捉弄奴婢了……”

    琳琅立刻扯了扯玲珑的衣袖。

    玲珑话锋一转,陪笑道:“说到底,还是奴婢们做的不对。娘娘吓唬奴婢,也是为了让奴婢受教训长记***婢应该谢过娘娘才是。”

    本欲板起脸孔的顾莞宁,不由得笑了起来:“罢了,这次便饶过你们。绝不允许再有下一回。”

    玲珑也暗暗松口气,冲琳琅感激地一笑。

    果然还是琳琅最熟悉顾莞宁的脾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莞宁未曾命人追回沈谨言,默许了沈谨言追随顾谨行的举动。

    顾家为顾谨行请旨出战之事,满朝文武皆知。也因此,顾谨行领着顾家侍卫出城一事,不乏瞩目之人。

    沈谨言一同随行的举止,在短短一日间便流传开来。

    众人口中不便议论,心里少不得要感叹一回。

    这个沈谨言,虽然出身不堪,到底是在顾家长大的。这份勇气和决断,委实令人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顾海知道之后,也沉默下来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