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病重(一)
    太夫人这一病倒,定北侯府上下便如笼上了一层阴云。

    太夫人平时已不过问府中琐事。可太夫人便如顾家的定海神针一般。不管遭遇什么样的困境和风浪,都能安然挺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也正是定北侯府最艰难的时候。

    顾淙死了,顾谨行去了边关,吴氏卧榻不起,崔珺瑶早产伤了身子心情又阴郁,一直在屋中静养。

    府中只余顾海独撑大局。

    太夫人已经年过六旬,在此时而言,已是少见的高寿。这种年龄,最忌大喜大悲大怒。此次这一病倒,顾家上下众人的精神都紧绷起来。

    国事要紧,顾海只在正和堂里守了一夜,第二日便继续上朝。顾谨知顾谨礼也各自当值,无暇回府。

    刘氏要照顾吴氏,打理家事。

    方氏领着儿媳方云秀在正和堂照料太夫人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内宅诸事便无人过问。好在定北侯府内宅清明,没什么糟心事。不然,这些日子不知会乱成什么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夫人病倒一事,无人敢告诉顾莞宁。

    陈月娘得了消息之后,悄悄哭了一场,当着顾莞宁的面,却只字不提。

    没人比她更清楚顾莞宁对太夫人的感情有多深厚。若知道太夫人病重,顾莞宁哪里还肯安心养胎。

    不过,陈月娘实在低估了顾莞宁的敏锐程度。

    这一日,顾莞宁忽地张口问道:“夫子,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?”

    陈月娘心中一惊,面上露出若无其事的笑容:“娘娘多心了。若有要紧事,奴婢岂敢瞒着娘娘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抬起眼,淡淡说道:“玲珑不敢瞒我,夫子却不同。只要夫子觉得消息不利,便会瞒下不提,让我安心养胎。”

    陈月娘:“……”

    陈月娘一刹那间的愕然,当然瞒不过顾莞宁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里沉了一沉,面上却未显露。

    玲珑有孕后,原本宫中内外消息传递之事,便尽数交给了陈月娘。陈月娘细心沉稳,更胜玲珑。不过,在“听话”这一项上,却又不及玲珑。

    “容我来猜上一猜。”顾莞宁不动声色地套问:“边关在打仗,一场胜仗或败仗,都属正常。想来和边关战事无关。宫中近来诸事平静,能让夫子瞒着不提的,肯定是定北侯府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陈月娘其实不善言辞,更不善作伪,被问到这个地步,脸上的神色已经遮掩不住。

    顾莞宁定定地看着陈月娘:“是不是祖母出事了?”

    陈月娘不敢再隐瞒,低声道:“太夫人病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脸上笑意全无: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“约有十几日了。徐沧每隔两日就会去侯府一趟,为太夫人看诊。太夫人本就年迈,需静心养着,动不得气。萧睿藏身在敌军之事,惹得太夫人动了心火,昏厥不醒。之后,便一病不起。”

    陈月娘不再掩饰心中的忧虑,叹了口气说道:“皇上特意叮嘱,一定要将此事瞒下。免得娘娘太过忧心。奴婢也不愿娘娘着急,这才瞒着没说。还请娘娘勿怪!”

    顾莞宁此时哪有心情来责怪陈月娘,皱眉继续追问:“徐沧一定和夫子说过祖母的病情。祖母可有性命之忧?”

    陈月娘这下不敢说实话了,打起精神笑道:“娘娘放心,太夫人绝不会有性命之忧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看了陈月娘一眼,没再追问。

    陈月娘心略略放回原位。

    其实,徐沧的原话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“年迈之人,寿元没有定数。太夫人六旬多,已是高寿。这等年纪,不生病则矣,一生病,便不易好转痊愈。”

    “若太夫人撑不过去,定北侯府便得准备后事了。”

    这等残忍的话,她如何能说得出口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放下一颗心的陈月娘,很快便镇定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璎珞,琉璃,你们几个为何收拾衣物行李?”陈月娘急急追问。

    璎珞琉璃无奈对视一眼,然后璎珞低声答道:“娘娘要回定北侯府住上几日。”

    陈月娘头脑嗡地一声,下意识地脱口而出: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行?”琉璃追问。

    陈月娘张张嘴,却不知该说什么是好。

    她将太夫人的病情说得轻描淡写。可顾莞宁一回去,亲眼见到太夫人,便什么都瞒不住了。

    璎珞琉璃一看到陈月娘的面色,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“太夫人是不是病得很重?”璎珞声音颤抖起来:“所以你才拦着不让娘娘知晓?更不敢让娘娘回侯府?”

    陈月娘晦涩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琉璃的目光也闪出了水光:“太夫人这样……娘娘现在又坚持要回去。谁能拦得住娘娘?”

    顾莞宁要做的事,谁也拦不住。

    陈月娘咬咬牙:“要不然,我去慈宁宫送个信,让太后娘娘拦下娘娘吧!”

    “万万不可!”璎珞琉璃异口同声地应了回去。

    璎珞急急说道:“夫子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你虽说在娘娘身边待了多年,却不如我们熟悉娘娘的脾气。娘娘既是要回去,便非回去不可。你若是请动太后娘娘来阻拦,娘娘必会动怒。”

    陈月娘哑然。

    她在顾莞宁身边多年,顾莞宁对她颇为敬重,视她如长辈一般。而且,贴身伺候的事也无需她动手。

    说来,她对顾莞宁的脾气性情确实不特别熟悉。

    既是拦不住,不拦也罢。

    陈月娘很快调整好心态,点点头道:“多谢你们提醒。那我们就一起陪娘娘回府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下午,顾莞宁便回了定北侯府。

    她此次回府,只知会了萧诩和闵太后。连三个孩子也没来得及叮嘱一声。随行的数十个禁军侍卫看似轻松,实则暗中提防戒备。

    宫中马车在定北侯府的大门外停下,门房管事被吓了一跳,正欲领着门房众小厮跪下,马车里已传来熟悉的声音:“立刻去正和堂通传一声,就说我回来看望祖母。”

    门房管事战战兢兢地领命,亲自跑去正和堂通传。

    顾莞宁片刻未耽搁,在琉璃璎珞的搀扶下下了马车,一路去往正和堂。

    方氏婆媳一脸震惊地前来相迎。

    顾莞宁无心多说,略一点头,迈步进了寝室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大赢家高手心水论坛 黑龙江时时彩20选8 浙江快乐12走势 好彩一今晚 极速快乐十分是啥意思
东方6加1开奖查询 特区七星彩论坛 排列三试机号今天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天津时时彩号码走势图表
删除历史记录快捷键 分分彩技巧 四川金7乐app下载 打麻将 广东26选5好彩2开奖结果查询
排列三豹子历史记录 虎扑足球 广西快3开奖结果 安徽快3形态走势图 七乐彩实战宝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