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病症(一)
    “父皇,”阿娇阿奕略略俯身低头,满脸急切。

    性急的阿淳,从阿娇阿奕的中间钻了进来,只露出一个小小的头颅:“父皇,你终于醒了。听说父皇今日在金銮殿上昏倒,我和哥哥姐姐都很着急。”

    阿娇阿奕一脸忧色。

    萧诩头脑还有些昏沉,却反射性地挤出一个镇定的笑容:“你们三个不用担心,我是这些日子太过疲累,一时体力不支,才会昏迷过去。睡了半日功夫,已经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阿娇一脸的忧心忡忡:“可是,父皇的脸色很是苍白难看。”

    阿奕也皱了眉头:“国事要紧,父皇的身体也一样要紧。如此下去,父皇的身体哪里能熬得住?”

    阿淳眨巴着乌溜溜的大眼,连连点头附和:“姐姐哥哥说的对,父皇以后还是别去上朝了。”

    萧诩哑然失笑,目光在三张关切的脸孔上一一滑过,然后轻声应道:“父皇答应你们,以后一定好好保重身体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看向床榻边的顾莞宁。

    逆着光,顾莞宁的脸庞不甚明朗,眼眸如深不见底的潭水。看不出情绪如何。

    萧诩心弦又是一颤,低声唤道:“阿宁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没有回应,转头吩咐阿娇姐弟三人:“你们父皇需要静养休息,你们三个先回椒房殿。”

    阿娇姐弟三个都舍不得走,一起抬头央求道:“母后,让我们留下吧!”

    阿淳更是攥着顾莞宁的衣襟不肯松手:“阿淳保证乖乖地听话,母后,阿淳不想走。”

    便是铁石心肠,在儿女们的软声细语前,也会变成绕指柔。

    萧诩也跟着一起用期盼的眼神看过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瞪了厚颜的萧诩一眼,然后才道:“你们想留就留下。不过,不得大声说话。”

    孩子们立刻高兴地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萧诩一醒,候在外面的一众太医立刻被召了进来。

    平日有徐沧在,萧诩几乎从不召太医来看诊问脉。现在徐沧去了边关,众太医们顿觉有了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尤其是尹院使,扬着一张殷勤的脸上前来:“容微臣为皇上请脉。”

    萧诩略一点头。

    尹院使能做到太医院之首的位置,除了善钻营之外,医术也颇为不弱。此时正色敛容,凝神诊脉,颇为架势。

    尹院使诊脉之后,略略皱眉,却未说话,起身退下。

    另外几位太医也一一上前诊脉。

    待诊完脉之后,众太医才凑到一起,低声商议会诊。

    这才是给天子诊脉治病应有的样子。天子龙体何等尊贵,不容有半点疏忽闪失。必须由一众太医会诊后才能开药方。

    也因此,独自给天子看诊开药方的徐沧,才会如此遭太医们嫉恨。

    顾莞宁静静地坐在床榻边。

    萧诩悄然伸出手,握住顾莞宁的手。

    天气还有几分燥热,顾莞宁的手却没什么温度,透着令人心疼的凉意。顾莞宁有孕之后,便很容易燥热冒汗。

    这样的凉意,都是因为他。

    萧诩默默地想着,心里溢满了酸涩的温柔。他手下微微用力,将她的手握紧:“阿宁,我没事,你不用怕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终于肯低头看他一眼:“萧诩,当日我生阿淳难产,差点撑不住熬不过来。你当时怕不怕?后来我替你和孩子挡下齐王的剑,胸膛血流如注。你那时候怕不怕?”

    萧诩:“……”

    怕!

    他当然怕!

    怕得全身发抖,四肢冰凉。怕得难以控制自己。怕得不敢离开半步,不敢眨眼。唯恐她真的会离他而去。

    顾莞宁定定地看着他,缓缓说道:“我的心情,和你当日并无区别。”

    当众落泪太损帝王威严,萧诩用尽了所有的自制力,才将呼啸而来的酸楚和柔情都按捺下去。

    他低声又坚定地说道:“我向你保证,我一定好好静养,将身体养好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嗯了一声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夫妻两人双手交握,再未分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快,闵太后也来了。

    见萧诩安然醒来,闵太后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松懈下来。召来尹院使问话:“尹院使,皇上今日上午在金銮殿里陡然昏厥,到底是何缘故?”

    尹院使不敢犹豫怠慢,忙拱手答道:“回禀太后娘娘,微臣和一众太医俱为皇上请了脉,刚才也会诊过了。微臣等皆以为皇上是疲累过度心力过度消耗之故。接下来一定要静养一段时日,不宜再操心劳神。再喝一些安神清心的汤药调养龙体,理应会有起色。”

    尹院使这番话听着诚恳,仔细一品味,便知他将责任推到了所有太医头上。堪称油滑之极。

    闵太后没往心里去,急急问道:“到底多少时日能好?”

    尹院使诚恳答道:“微臣自当竭尽全力,让皇上龙体在最快的时间里痊愈。”

    ……说了和没说一样。

    和有一说一颇为实在的徐沧一比,这个尹院使简直就是一个滑不溜丢的老油条!

    闵太后现在才念起徐沧的好处,瞪了尹院使一眼:“在哀家面前,你也敢这般吞吞吐吐。给哀家说一句实话,皇上到底要静养多久?”

    尹院使苦着脸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一脸为难:“太后娘娘这么问,微臣实在是难以回答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能回答,便换一个能答的人来做院使。”一个冷冽的女子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顾莞宁不知何时走了过来,正冷冷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尹院使全身打了个激灵,不假思索地跪了下来:“皇后娘娘息怒,微臣不敢隐瞒。皇上龙体颇为疲弱,若不安心静养,必会留下病根。微臣和众太医适才商议,都以为皇上最少也得静养两个月以上。”

    两个月……

    闵太后一惊,霍然看向顾莞宁。

    国事繁重,有几位阁老担着,还有魏王世子韩王世子出力,能撑一段时日。边关战事,却耽搁延误不得。尤其是此时军中还有瘟疫,正是忧急关头。

    萧诩哪有时间静养两个月?

    顾莞宁神色未变,略一点头:“有劳尹院使费心,将众太医分做两部,轮流在福宁殿里值守。”

    尹院使忙叩首应下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云南十一选五助手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广东11选5历史数据 北京赛车pk10软件幸运飞艇开奖记录 体彩11选5
3d试机号今天 辽宁35选7 体彩大乐透走势图 爱彩乐江苏11选5 北京pk10软件群发计划
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 体彩排列5开奖结果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下载 足球推荐 新疆十一选五任选七
极速赛车fi赛车那种 安徽11选5怎么玩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信息 北京pk10免费软件 极速赛车ra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