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立功
    萧诩竟半点都不惊讶,略一点头道: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一闪,略略蹙眉:“莫非阿言已经写信给你,提过此事了?”不然,为何萧诩的反应这般镇定?

    萧诩失笑:“什么都瞒不过你。阿言确实给我写过信提起过此事。我见你未提,便也没提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胳膊肘往外拐!

    顾莞宁想绷着脸,目中却已露出笑意。

    沈谨言肯将真正的心意告诉萧诩,自然是因为信任他。便如信任她一般!

    萧诩笑着叹道:“我还记得阿言当日到太子府的时候,不过是个身形单薄动辄哭泣的孩子。现在,却已是顶天立定的男子了。”

    时光荏苒,令人唏嘘啊!

    顾莞宁的目光柔和起来,低声笑道:“一转眼,我们已经成亲十年了。时间过的真快!”

    萧诩故作讶然:“已经十年了吗?为何我觉得和你几日前才相逢,总是看不够你?”

    论甜言蜜语哄人的功夫,真是无人能及萧诩。

    顾莞宁抿唇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过数日,边关再传来好消息。

    徐沧已经领着一众太医到了边关。师徒两人一个德行,徐沧几乎是迫不及待地也住进军营里,和沈谨言一起研究药方。

    有医术高妙的徐沧在,治疗瘟疫的药方很快被完善。不出几日,军营里支起大锅,熬制汤药。被传染上瘟疫的士兵喝了汤药,已经有了起色。没被染上瘟疫的,也是人人都喝,有预防之效。

    军营里的瘟疫被控制住了。

    好消息传来之后,连着熬了多日未曾好眠的阁老尚书们,俱是一阵欣喜雀跃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韩王世子也一起长长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瘟疫总算没真正传开。”提起瘟疫,魏王世子仍然心有余悸:“此次瘟疫,军中死了近两千人。若是瘟疫在所有军营中爆发传染,还不知要死多少人。”

    两千士兵的性命,听着也令人心痛。却未到伤筋动骨的地步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也叹了口气:“可不是吗?没想到,沈谨言那小子竟有如此胆量和勇气,立下大功。”

    魏王世子扫了韩王世子一眼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立刻改口笑道:“沈公子为研制药方,将生死置之度外,委实令人钦佩。”

    此次最大的功臣,不是徐沧和一众太医,而是率先住进军营研制药方的沈谨言。

    若不是沈谨言做了诸多先期的事情,就算是徐沧到了边关,也要耗时多日才能研制出药方。而每多耗费一天,便意味着要死很多人。

    边军战报里,有特意为沈谨言请功的奏折。

    这份奏折,是顾谨行亲自写的。

    奏折先被送到内阁,然后六部尚书传阅。顾海也在其中,当然也看到了这份奏折。众人有意无意地都在看顾海。

    顾海会是何等反应?

    沈谨言是沈氏不贞偷人生下的儿子,顶着定北侯嫡子的名头长大,身世曝露后,便成了顾家所有人的耻辱。顾海对沈谨言深恶痛绝,众人心中都清楚。

    现在,沈谨言偏偏跟去边关,立了大功。顾海心里一定不是滋味吧!

    顾海的反应却大大出乎众人意料。只见他神色坦然地说道:“这封奏折,应该送至圣前,由皇上定夺。”

    崔阁老目光一闪,咳嗽一声:“顾尚书所言甚是。”

    罗尚书孟尚书等人也出言附和。

    连顾海都不介意了,其余人自不会多嘴讨嫌。更何况,这也是讨好帝后之举。当下,人人附议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韩王世子理所当然地跑腿送奏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秋日余威犹在,从金銮殿走至福宁殿的一段路,晒得人直冒汗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不动声色地靠近几步,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皇兄养病也有一段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魏王世子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从昏倒的那一日算起,已经快有一个月了。

    闵太后曾亲自出面,宣称天子并无大碍,只是太过疲累需要休息静养。众人未曾生疑。可这都一个月过来了,就是再累,也该养得差不多了吧……

    偏偏天子毫无上朝的意思,依旧每日在福宁殿里躺着。倒是累得他们两个时常捧着奏折去福宁殿。

    “你说,皇兄还要休息多久?”韩王世子故作不经意地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目光一闪,淡淡说道:“去问问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说的轻巧。谁敢多嘴去问?

    若是被多心多疑的帝后知道了,岂不成了窥伺天子病症,意图不轨?

    韩王世子撇撇嘴,心中暗暗腹诽。这个萧凛,自小到大就是这副德性。明明心中也在起疑,偏偏假作正经,不肯吭声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只当没看见韩王世子眼底的嘲弄,稳稳地迈步进了福宁殿。

    照例又是小贵子出来相迎。

    “奴才见过魏王世子,见过韩王世子。”小贵子恭敬地行礼,并接过奏折:“奴才这就送奏折给皇上,还请两位世子稍候片刻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魏王世子忽地叫住了正欲离开的小贵子:“贵公公,本世子和韩王世子想求见皇上一面,烦请通传一声。”

    韩王世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要去你去,干嘛拖上我?

    韩王世子瞪了过去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视若不见,微笑着塞了一个厚实的荷包过去。

    小贵子哪里敢收,连连推辞:“世子真是折煞奴才了。奴才这就进去通传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贵子进去通传,魏王世子韩王世子在外间等候。

    福宁殿里到处都是内侍,两人说话不便,并不多言。只偶尔用眼神示意交流。

    皇兄到底病得重不重?

    肯见我们,便不算重。若连见都不见,想来定有蹊跷。

    之前送进去的奏折,应该都是皇兄批阅定夺的吧!

    这可未必。

    不是皇兄,总不会是皇嫂吧!后宫干政可是大忌,皇兄岂敢让妇人干政。

    皇兄早就被迷昏了头,做出这等事也不稀奇。

    两人眉~来~眼~去,韩王世子眼中惊愕难掩。魏王世子倒是显得颇为冷静,显然早已有所猜疑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小贵子回来了,恭敬地说道:“皇上请两位世子进去。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一起应下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快三走势图河南 重庆幸运农场规律公式 快乐12出号规律 贵州11选5走势 江苏快三是否合法
澳洲幸运10计划软件 快乐彩开奖记录 福彩双色球走势图 七星体育直播 安徽11选五开奖结果
彩票公式 云南十一选五计划 pc28倍投死了多少人 新疆十一选五软件 时时彩软件
秒速赛车开奖记录平台 北京赛车龙虎最长 澳洲幸运10走势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pk10辅助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