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零四十章 恶化
    时间一晃,又是一个月。

    边军瘟疫得到控制,边军士气大振,近来连打两场胜仗。捷报传到京城,顿时人心振奋。

    边关打了胜仗,便是京城百姓们也跟着欢欣鼓舞。

    一直未曾露面的萧诩,宣召一众重臣进福宁殿觐见。

    萧诩脸孔清瘦了不少,精神倒是颇为不错,先褒奖几位阁老,然后一一安抚六部尚书,最后,重点赞誉了不辞劳苦的魏王世子韩王世子。

    众人听的心里热腾腾暖洋洋的,一起拱手谢恩。

    萧诩又含笑道:“朕这些时日一直生病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你们见不到朕,只怕心中忧虑。今日朕特意召你们前来,便是为了安你们的心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哪里还站得住,忙躬身道不敢。

    王阁老身为首辅,自要第一个出列说话:“皇上龙体欠安,臣等无时无刻不牵挂。也盼着皇上龙体早日康复,尽早还朝。绝无觊觎宫廷之意。”

    萧诩和颜悦色地说道:“王阁老平身。众卿俱是肱骨之臣,对大秦忠心不二。又岂会生出猜疑觊觎之心。朕当然信得过你们!”

    此次面圣时间不算长,不过盏茶时间。

    不过,却极大地安抚了众臣。

    众臣走出椒房殿时,步伐都很轻快。

    无人知道,他们走了之后,萧诩连从龙椅上站立起来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贵子和穆韬一左一右搀扶着萧诩,进了寝室。

    顾莞宁神色未变,手却在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萧诩在床榻上躺下之后,还有闲情逸致冲顾莞宁挑眉轻笑:“不用担心,我睡会儿就有力气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抿紧嘴角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这一个月来,萧诩嗜睡的症状愈发严重。一天之内,清醒的时辰竟只有两个时辰左右。其余时间,都是昏睡状态。

    醒来的时候,神智倒是颇为清明,只是全身乏力。

    便是再不懂医术,也能看得出萧诩病症在恶化。

    “阿宁,别怕,我会没事的。”萧诩的手摸索过来,瘦长的手指握住顾莞宁的手:“徐沧已经赶回京城。他一定会治好我的病症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嗯了一声,轻声道:“你先睡吧!我守着你。”

    萧诩头脑已经有些昏沉,模糊不清地应了一声,很快便睡去。

    顾莞宁静静地凝视着沉睡中的萧诩,目中闪过一丝水光,很快又隐没在眼底。

    她没有时间软弱哭泣。

    萧诩病倒,她要替他撑起宫中内外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门口响起闵太后熟悉的声音:“皇上可醒了?”

    小贵子答道:“回太后娘娘的话,皇上刚才宣召阁老尚书们觐见,如今又睡下了。”

    闵太后嗯了一声,然后迈步进了寝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莞宁深呼吸口气,若无其事地起身转身,正要行礼,闵太后立刻说道:“你身子不便,可别行礼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肚子高高隆起,行礼确实多有不便,闻言微微一笑:“多谢母后体恤。”

    闵太后忧心忡忡地看着床榻上的儿子:“阿诩怎么又睡了?一日睡这么久,对身子也不好吧!”

    顾莞宁微笑着说道:“皇上亏了元气,多睡才能慢慢恢复。母后若是还不放心,将尹院使叫来问上一问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闵太后果然不放心,特意叫了尹院使来。

    尹院使早已被顾莞宁收拾得服服帖帖,哪里敢说实话,一味说些好听话哄闵太后高兴:“……太后娘娘不用担心。皇上龙体绝无大碍,很快就能痊愈。”

    闵太后也不是那么好骗的,满脸不快地瞪了过来:“这两个月来,这话你可说了不止一回。皇上的病症却未见好转。你若是胆敢欺骗哀家,哀家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尹院使吓得立刻下跪告罪:“微臣岂敢哄骗太后娘娘。一个月之内,皇上病症必会好转。”

    徐沧已经日夜兼程赶路回京。只要徐沧回来,一定能治好皇上的病症。

    一个月之内有好转,这话没毛病。

    闵太后不知就里,见尹院使说得斩钉截铁,总算略略放了心,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顾莞宁这才张口道:“尹院使先退下吧!”

    尹院使恭敬地应了一声,退出寝宫。此时,后背已是冷汗涔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过了片刻,阿娇姐弟也来了。

    阿淳扁扁嘴:“我每次来,父皇都在睡觉。父皇已经几日没和阿淳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闵太后一听,心里颇不是滋味,搂着阿淳哄道:“阿淳乖,你父皇生病,要多休息。以后身体好了,再和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阿淳很好哄,一会儿就不闹了。

    阿娇阿奕却没那么好骗。

    当着闵太后的面,姐弟两个没有多问。待闵太后走了之后,阿娇阿奕才一起看向顾莞宁。

    “母后,”阿娇拧着眉头低声问道:“父皇到底得了什么病?”

    “已经两个月了,为何父皇一直没好?反而病情愈发严重?”阿奕面色同样凝重,俊秀的脸孔已褪去孩童的稚嫩,有了少年的棱角。

    顾莞宁神色如常地应道:“你们两个别胡思乱想,你们父皇的病已经快好了。”

    好强又倔强的阿娇目中泛起水光:“母后,这些话哄哄皇祖母和阿淳也就罢了。我和阿奕都已长大了。这么显然易见的谎话,岂能骗得过我们。”

    萧诩在福宁殿里养病,不见外人。孩子们却是每日都来,自然清楚地知道萧诩的病情。

    阿奕的声音也有些哽咽:“母后,我们两个不是不解世事的孩童。你总这样瞒着我们,便以为是对我们好吗?”

    顾莞宁张了张嘴,却什么也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一双儿女都已九岁。两人个头比同龄人高了一些,尤其是阿娇,聪慧早熟,看着已如十二三岁的少女一般。

    阿奕已开始学习政事,远比同龄的孩子懂事。

    两人都已目中含泪,却强忍着没掉落,就这么执拗地等着她的回应。

    顾莞宁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,晦涩而低沉:“你们父皇得了怪病,太医们束手无策。因为战事之故,不宜宣扬。所以,我便瞒了下来。连你们皇祖母也不知内情。你们两个也要保密。”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上海时时乐计划 广东快乐十分购买 吉林十一选五手机版 北京快3手机版 平特肖公式规律算法
8k彩票app下载 100个热点演讲题目 排列五走势图和值 点球大战刮刮乐 奇迹赌场国际
重庆时时彩和历史记录 辽宁快乐12直播 湖南直播 澳洲幸运5合法吗 北京pk10计划免费软件
加拿大高等教育计划 腾讯彩票app叫什么 重庆十分钟一开奖 一码中特是真的吗 澳客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