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分忧(一)
    这些话,证实了阿娇阿奕的猜测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倒是都很坚强,并未哭泣抹泪,各自擦了眼角,一起郑重地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阿奕看了肚皮高高隆起的顾莞宁一眼,满脸忧色:“母后,你孕期已有八个月。不能再这般操劳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奕说的对。”阿娇迅速接过话茬:“母后整日陪在父皇身边,哪里能安心养胎。从今日起,我和阿奕在这儿陪着父皇。母后就回椒房殿里好好养着。”

    阿奕深以为然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孩子果然长大了,已经懂得体恤照顾她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头俱是暖意,口中却道:“你们两个若留在福宁殿,朝中众臣定会猜到你们父皇病重。所以,你们还是像往常一样,每日去上书房读书便可。我在这里待着,也安心踏实。”

    阿娇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阿奕却忍不住了:“母后,太傅说过,朝中所有臣子都忠于大秦。为何父皇病重之事,不能让他们知晓?”

    顾莞宁凝视着阿奕,缓缓问道:“阿奕,你可知道,什么是君?什么是臣?”

    阿奕被问得懵住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很快说道:“以宫殿为喻。君为殿顶,臣子们便是这宫殿里的梁柱。支撑起整个大秦的朝堂。”

    “臣子忠于大秦,忠于龙椅上的天子。”顾莞宁淡淡说了下去:“若他们知道你父皇病重,不免要心生猜疑惶恐。便如梁柱受损不稳,宫殿也会随之震动歪斜,殿顶又会如何?若他们觉得换一个更高更结实的殿顶更好,到时候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这个比喻既浅显又直白。

    阿奕听懂了,俊秀的小脸上露出一丝震惊:“母后的意思是,若这群臣子知道父皇生了怪病,便会生出异心?”

    何止于此!

    顾莞宁嘴角浮起一丝冷凝的弧度:“人心难测。皇权诱人,谁能不动心。魏王世子韩王世子俱是优秀出众之辈,这些年一直被你父皇弹压,不敢有异动罢了。他们若确定你们父皇病重,是否安分就不好说了。”

    阿奕依旧一脸惊愕。

    阿娇若有所悟,自言自语道:“所以母后才会让瑜堂妹朗堂弟在宫里住下,还有两位婶娘,也一直住在宫中。”

    这分明是以他们为质,牵制魏王世子韩王世子。

    顾莞宁赞许地看了阿娇一眼:“此事你们心中有数就好。”

    阿娇郑重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顾莞宁又看向阿奕,神色冷肃:“阿奕,你父皇这一病,不知什么时候能痊愈。你身为长子,此时绝不能慌乱,务必要稳住。绝不能让任何人看出异样来。”

    阿奕深呼吸一口气,将心里的惊惶按捺下去:“儿臣谨遵母后教诲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姐弟三人像往常异样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在福宁殿里用了晚膳后,便一起回了椒房殿。

    按宫中规矩,皇子公主到了十岁,便要独居。两人舍不得搬出椒房殿离开顾莞宁,打定主意满了十岁再搬。

    姐弟两个将阿淳送至寝室后,然后一起到了阿奕的寝室里。

    “阿娇,我有点怕。”若无其事的阿奕,到了私下无人之际终于绷不住了,目中闪出水光:“父皇已经病了两个月,若是一直这样下去,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更坏的结果,阿奕甚至没勇气说出口。

    阿娇也是满心沉重晦涩,不过,她并未落泪,而是坚定地说道:“阿奕,不要怕。父皇不会有事的。徐沧很快就会回来,他一定能只好父皇的病症。”

    阿奕用袖子擦了眼泪,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阿娇又正色说道:“不过,我们也得做好最坏的打算。阿奕,我们两人都已长大了,要为父皇母后分忧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病重,母后又即将临盆。我们姐弟两个,也该学着独当一面了。”

    阿奕定定神道:“你说的有理。皇祖母年龄大了,精力不济。再者,皇祖母仁厚心软,你便帮着皇祖母打理宫务,先保证宫中安稳。我从今日起,便去内阁听政。虽然我年龄小,不能替代父皇。不过,有我在,几位阁老总该多几分警醒。”

    “好!就这么定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隔日起,阿娇阿奕便各自行动起来。姐弟两个先向太傅告假,然后一个去了慈宁宫,一个去了内阁议事的文华殿。

    闵太后惊讶之余,更多的是欢喜。想着阿娇聪慧能干,年龄也不算小,便点头应允。

    几位阁老却是惊多过喜。

    朝堂大事又不是儿戏,岂能任由皇子胡闹!

    便是要听政,也该是几年后的事情。天子尚未登基之前,一直在上书房里读书。直到十五岁之后才有资格听政。

    九岁的毛孩子,来凑什么热闹添什么乱!

    王阁老人老成精,不肯开罪未来的储君,恭敬地请示魏王世子韩王世子两人:“两位世子,大皇子殿下前来听政,不知此事是否合适?不如劳烦两位世子去一趟福宁殿,问一问皇上和娘娘的心意?”

    老奸巨猾!得罪人的事情自己不肯做,便推给他们两个!

    谁不知道顾莞宁最是护短?

    去福宁殿“告状”,能有什么好果子吃?以顾莞宁的性子,少不得要吃一顿排头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皮笑肉不笑地说道:“此事我们不便多问,还是由王阁老派人去问吧!”

    魏王世子神色淡然地附和:“烈堂弟所言极是。”

    王阁老脸皮微微一抽。

    阿奕的声音不疾不徐地响起:“我已经向父皇母后请示过了,父皇母后都已点头首肯。王阁老不必多虑。”

    “我前来听政,是想熟悉朝政,并无他意。诸位议事,一如往常即可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奕板着小脸说得有模有样,众臣倒是找不出理由推脱了。

    顾海目中闪过一丝笑意,第一个张口应道:“臣领命。”

    罗尚书立刻跟上:“臣领命。”

    崔阁老略一思量,也张口领命。

    王阁老一看这架势,得了,什么也别说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同意,他一个人反对个什么劲!大皇子想听政,让他听就是了。反正众臣商榷国事,也没什么需要避讳的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内蒙古11选5 宣传 pk10 贵州11选5任三 幸运飞艇皇家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开奖视频
甘肃11选5任3技巧 pk10计划定位软件下载 安徽11选5玩法 贵州十一选五推荐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爱乐彩
贵州11选5开奖结果 陕西11选5号码查询 陕西11选5视频 甘肃十一选五彩票 pk10开奖记录
bet365体育在线投注 安徽快三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解 试机号3d 足球大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