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殒命(一)
    丹阳公主想佯装镇定,想若无其事地反驳,可巨大的寒意充斥全身,全身上下一片冰凉,连指尖也没了温度。

    她甚至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,全身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萧启被奸佞阴险之人利用,你又被萧启驱使,酿出此等滔天之祸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的声音如被寒冰冻结,字字句句冻透人心:“如今,边关战事不绝,死伤无数将士百姓。你皇兄又一病不起,若有闪失,便可能是亡国之祸。”

    “而这一切,都是你们兄妹之错!”

    “丹阳,到了地下,你可有颜面见萧家的列祖列宗!”

    到了地下……

    丹阳公主全身巨震,所有的惊恐都化成了愤怒和不甘。

    她霍然抬头看着顾莞宁,目中喷射出怒焰:“顾莞宁!你无凭无据,凭什么说我陷害皇兄?我是堂堂公主,难道你敢平白无故杀我不成?”

    顾莞宁神色冰冷,嘴角扯出一抹讥讽的冷笑:“丹阳,原来你这般天真可笑!想要你的性命,对我来说易如反掌。有没有证据,根本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宫中悄无声息地死去,根本没人会多管多问。我今日宣你来椒房殿,只是让你死个清楚明白而已。”

    丹阳公主瞳孔倏忽睁大,极度的惊恐慌乱害怕,使得她有些精神错乱,不但没跪地求饶,反而豁出去一般朗声狂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活着本来也没什么趣味,死了也无妨!只可惜,我没能亲眼看到皇兄和你共赴黄泉的那一天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的话语,都被永远地封在了丹阳公主的口中。

    珊瑚如鬼魅一般冒了出来,迅疾点了丹阳公主的哑穴,然后将一颗药丸迅疾塞进丹阳公主的嘴里。

    辛辣苦涩的滋味,在喉咙处迅速蔓延开来,然后一路延伸至胃中。然后,如火烧炙烤一般,痛不可当。

    丹阳公主瘫软倒地,瞳孔涣散,定格在目中的是顾莞宁冷漠的脸孔。

    “你永远也看不到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点地滑过。

    安平王看似冷静镇定地等候着,实则心中焦灼忧急不已。

    空荡宽敞的屋子里,只有他一个人。

    于氏已经被带走许久了,一直未曾回来。他平日对这个懦弱无用的妻子十分厌恶,此时却又觉得,有个人在身边总比孤零零一个人强的多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地竖长耳朵。

    一片沉寂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什么也听不到。

    被死死压着的恐慌,悄然从心底蔓延。浓厚得化不开的阴云在心头笼罩。

    不会有事的。

    安平王深深呼出一口气,竭力暗安慰自己。肯定不会有事的。当日之事,做得十分隐蔽。就算顾莞宁生出疑心,也找不到半点证据。

    他是堂堂正正的安平王,再不受宠也是萧家子孙。顾莞宁绝不敢对他下毒手。至于萧诩,半死不活地在床榻上躺着,根本无暇顾及他……

    门外忽地有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安平王心中陡然漏跳数拍,戒备地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门很快开了。

    走进来的,是顾莞宁。

    陈月娘珊瑚等人,跟在顾莞宁身后。

    安平王迅速看向顾莞宁身后,却未发现于氏的身影,心里陡然一沉。故作不快地问道:“皇嫂为何这么晚宣召我进宫?于氏还怀着身孕,皇嫂有什么话要问,只管来问我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冷冷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目光冰冷,满是憎恶。

    安平王心直直往下沉,耐不住死寂一般的安静,又张口道:“皇嫂为何这般看着我?莫非是我近来犯了什么错?”

    顾莞宁根本不愿和他浪费口舌,看了陈月娘一眼。

    陈月娘点点头,上前一步,将手中的包袱打开,上面赫然放了一只鞋。

    这只鞋上绣着一只展翅高飞的雄鹰,只可惜,鹰眼的部分被剪去,只留了一个小小的洞。

    只看一眼,安平王便浑身僵直,犹如被冻住一般。

    “萧睿是怎么联系到你的?”顾莞宁一字一字地问出口:“说出一切,我留你全尸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阵天旋地转。

    眼前的世界骤然变得黑暗冰冷。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一切都完了!

    他暗中做过的事,顾莞宁已经知道了!

    安平王听到自己血液汩汩流动的声音,听到自己牙齿打颤的声音,甚至听到自己不甘的嘶吼声:“顾莞宁,你胆敢杀我?你凭什么杀我?就算要杀,也该是皇兄来取我性命!”

    “我这就去见皇兄!我自会向他坦诚一切,跪求他的原谅!你给我滚开!”

    嚷到后来,他已经不知自己在喊什么。

    眼前没有镜子,他看不到此时自己的模样。

    面色惨白,双目通红,绝望而又疯狂,犹如丧家之犬。

    “一个人,总要为自己做过的事付出代价!”顾莞宁声音冷凝如冰:“萧启,当日你兄长不忍杀你,留你一条性命。这些年来,你非但不知感恩,竟然心生怨怼愤恨,意图致你皇兄于死地。”

    “此时在打仗,不宜宣扬此事。否则,此事若传开,我便是将你千刀万剐,也无人会说一个不字。”

    “萧启,我只给你一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将一切都说出来,我会留你全尸。再留下于氏肚中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全尸,孩子。

    这几个字在萧启的脑海中不停地回旋。

    萧启惨白着脸孔,完全凭着本能问了一句:“丹阳会如何?”

    顾莞宁面无表情地看着萧启。

    萧启犹如被尖锐地利刃狠狠地刺中胸膛,瞬间迸发的痛楚,痛彻心扉:“顾莞宁,你这个心肠恶毒的妇人!你竟害了丹阳!她还是个没成年的孩子,还未成亲出嫁,你竟杀了她!”

    “不,是你杀了她!”顾莞宁冷冷道:“若没有你的死心不息,若没有你的暗中怂恿,丹阳本可以安然无恙地活下去,招一个性情温顺的驸马,生几个可爱的孩子,安然地活一辈子。是你将她拖入万劫不复的泥沼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动手之前,就该知道这是一条不归路。成者为王,失败了便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的野心贪婪,害了丹阳!”

    “到了地下,你们兄妹团聚的一刻,你自己去向丹阳忏悔吧!”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互联网购彩 三肖中特 中后付款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今天 陕西体彩11选五 众彩彩票真的假的
网球公开赛 上海时时乐玩法 十一选五8号开奖 黑龙江省11选五走势图 吉林时时彩票开奖结果
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 福来宝app 快3走势图今天 广东11选5开奖号码 南粤风采好彩1预测
999彩票登陆 博乐彩票犯法吗 吉祥彩娱乐平台登入 11选5杀2个100%技巧 福彩网